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DNAA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很多人愿意给安华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事到如今,他们也已心冷。大家感觉到,安华宁可和扎希继续绑在一起,也不会兑现他的改革承诺。 作为朋友或师徒,安华可以说为扎希两肋插刀,赴汤蹈火,情至义尽。 几天前安华出席国会会议,为第12个大马计划中期检讨进行总结,然而,焦点不在于12计划,而是扎希的DNAA。 安华了解不能一直逃避国人的疑问,他准备借用国会这个平台,一举为扎希的“释放不等同无罪”划下句点。 但是,安华的说明没有新意,也没有说服力;他解释这是总检察长的权力,后者也提出了11个理由,然后,他重申没有干预…… 就在这个时候,场内有个怪异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反对声,而更像是嗤之以鼻的冷笑声。安华看向前方反对党的议员,相当确定是出自布城国会议员,国盟土团的拉兹基丁。 这种冷笑声,可以代表不相信,也是一种嘲笑和蔑视。安华见过大风大浪,一般情况下,再怎么大声反对和叫嚣,都不足以使他动怒;但是,今天贵为首相,岂容被当面嘲笑。 或许他真的动了怒气,指着拉兹说:布特拉再也,你之前也是这么做。 安华究竟是指前朝政府?还是指拉兹本人(布城国会议员),其实很模糊。只是,拉兹咬定安华指的是自己,刹那间情绪失控,不断高喊“收回,收回…”多达10余次。希盟和国盟的部分议员,也加入战圈,相互呛声,场面陷入混乱。 议长佐哈里要拉兹坐下,但遭到拒绝;最终,他将拉兹逐出会议厅,而国盟议员力挺拉兹,全体退席。 这是安华任相以来,朝野在国会冲突最激烈的一次。 老实说,长达40分钟的喧闹,双方都没有占上风。拉兹从政前是澳洲一所大学的讲师,是国盟群中比较专业的,曾在慕尤丁和依斯迈政府出任教育部长;虽然政绩平平,却也没有负面争议,而这一次几近歇斯底里的表现,失分不少。 [vip_content_start] 对国盟而言,它也浪费了一个追究扎希DNAA课题的机会,未能要求安华和政府负责,也没有向人民表述立场。 然而,安华和团结政府的表现也不遑多让。安华对DNAA的说明是老调重弹,重复之前的说法。他之前的解释并未获得反对党和人民的接受,这一次重复,更是让人失望。 而团结政府的其他领袖,或是爱莫难助,或是冷眼旁观,连当事人扎希也神龙见首不见尾,似乎刻意回避,剩下安华一人独撑场面,却也是独木难支。 很多人愿意给安华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事到如今,他们也已心冷。 大家感觉到,安华宁可和扎希继续绑在一起,也不会兑现他的改革承诺。 或许,安华和他的盟友以为,即使民众不满,但是,短期内不会动摇团结政府,而且人们也会随着时间而淡忘。 但是,这可能低估了人民的认知力和记忆力。人民包括希盟支持者,往往借由一个重要事件,来评估政党和领袖是否有能力,有诚意领导这个国家。特别是希盟自我标榜为改革政党,一旦违反改革承诺,就流失它的价值,后果会比想像中更为严重。 而扎希继续成为团结政府的领导人,可以一直延长人们对此课题的记忆。 扎希在选后的关头,帮了安华一把,扶着安华上位;尔后安华委任扎希为副揆,授予大权,于公于私,可说已经回报扎希之助。说起来,也算是政治上的利益交换,算是平常,也在接受之范围。 然而,来到DNAA课题,却超过了两人政治利益之范围,而是涉及安华的诚信,以及希盟的承诺;团结政府最终得付出重大代价。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