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

大学校园好像总要有个角落有学生弹唱吉他、练团,唱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才叫“青春”。那是转大人的阶段,刚离家独立生活,敢于冲撞,又还没接受社会洗礼,创作有种“半生不熟”的美好。所谓美好在于没有包袱,有些想法却又有点纯净,是这个阶段专有的青涩。 或许每个年代都有人在校园唱歌,但马来西亚校园传唱自己的音乐,可追溯到三十多年前。1987年激荡工作坊唱自己的歌,1990年代另类音乐人开启海螺新韵奖,让少男少女有了展现平台。在这样的背景下,由北至南各大专院校纷纷成立校园音乐创社团,北方七点九、游子吟、摇篮手、音子、红砖、螺丝钉…… 大学生活只有四年,毕业生、新生一拨换一拨。不变的是,一代一代都有大学生在唱自己的歌。 2023年11月,槟城马来西亚理科大学游子吟刚刚举办第32届创作歌曲演绎会“UNLOCK”,点开脸书专页影片区还能回顾整场演出。演绎会是游子吟每年最盛大的活动,团员演唱、演奏、唱跳一年来创作的歌曲,就连现场直播、拍摄都是内部影视部成员包办。听来,就像一家学生组成的娱乐公司,从词曲创作、歌手演唱、舞者、舞台灯光、拍摄统统包办。 游子吟成立于1989年,现任主席林佳忆说,社团创立的初衷是鼓吹本地原创音乐,发掘、培养大学生的创作潜能。 其实,这个社团还比所有现任团员都年长十多岁呀!“遥想”1989年,还是音乐卡带时代,CD不普及,更没有后来的MP3和现在的数位串流,什么无线蓝牙麦克风、音响统统没有。 发展至今,游子吟也随着时代和科技演进,一直壮大。每个星期五下午1时至3时例常活动有不同主题,例如介绍乐器、歌唱分享;幕后舞台教学又包括灯光、音响、排麦、插电、MV拍摄等。 社团内部门众多,不能少了最核心的音乐创作。副主席邱翰铭说,每周例常活动都固定有团员发表创作歌曲,大家相互交流给意见。临近演绎会,他们会募集18首创作作品加以编曲,编排成舞台节目,在槟州大会堂表演给上千名观众。过往演绎会外包专业摄制公司来拍摄,现在他们全权包办,自己来。 选曲方面,他们会尽量涵盖各类型音乐,无论是摇滚、抒情、R&B或者轻快曲风,也会去尝试比较小众的Swing、Funk、Shuffle等。“因为我们不想演绎会都只有同一类型歌曲,听觉上可能疲累。” 专注学业之余 还可经营各种兴趣 大学有点像社会的预科班,专注学业之余还可以经营各种兴趣。那么主席林佳忆及两位副主席邱翰铭、谢芷薇加入游子吟,是想当然尔对音乐感兴趣吗? 林佳忆自认,虽然从小爱唱歌,却不怎么敢参加歌唱比赛。加入游子吟,每年有演绎会那么大型的舞台,她逐渐敢于展现自己。过去她唱的是比较抒情的歌曲,现在也尝试摇滚风,对她而言是很大的突破。“(性格)会变得比较外向,因为大家是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可以和他们一起交流。” 邱翰铭从小会玩一些乐器,倒没接触过音乐创作。他在游子吟学到一些基础的创作知识,跟着开始创作歌曲,乐器方面也有得发挥。“我觉得游子吟是很好的平台,让大学生去发掘自己的新的才能。” 与前面两位不同,谢芷薇的兴趣在于拍摄,她是因为游子吟要为创作歌曲拍摄MV(音乐影片)才入团。或许与音乐保持一点距离,她能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到团员投入。“我看他们写的新歌,真的是很纯粹地把想表达的东西写进歌词,是很当下的感受。”她相信这份纯粹只有在大学时期才有,出社会有不同经历后的创作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校园创作确实很神圣,也很值得保有。” 在音乐产业闯出名堂“烂游子”也很多 游子吟算是“老牌”校园音乐创作社团,经历三十多年至今仍非常活跃。一个学生社团如何做得又大又长久?到底有什么精神是一直持续传承的?三人认为是“原创精神”。 林佳忆说,遇到什么问题向“烂游子”学长姐开口,他们都会很快给予帮助。大家都很热爱游子吟大家庭,学长姐也很乐意分享过往经验,就是这样慢慢传承。邱翰铭在游子吟最难忘的经历,是很多“烂游子”的直球意见,有时太过直接得让人难以招架,“我也觉得也好,会让我更加记得这里。” 游子吟团员依照年级有不同称号,大一新生叫做“新游子”,大二是“中游子”,大三升级成“老游子”,大四“半老不烂游子”。那些毕业团友,不管离校多久一概称为“烂游子”。在音乐产业闯出名堂的“烂游子”也很多,例如偶像剧《恶作剧之吻》片尾曲〈遇到〉作曲人黄汇雯、音乐人王保为,作词人梁锦兴等…… 游子吟“出产”的知名音乐人很多,林佳忆、邱翰铭和谢芷薇等现任游子都视他们为榜样。不过时代也一直在变化,总说现代年轻人活在社交媒体,抖音有一对火红神曲,动辄破译收听率。 谢芷薇坦言,社交媒体的确会带给他们影响,有时设计海报、写文案,都要参考一下网络上流行什么新哏。例如前阵子到处听见“恐龙扛狼”,他们也会写进文案里先引起注意。 但是音乐创作方面,邱翰铭说游子吟团员还是比较忠于自己,不太去为了迎合大众。“我们还是会追求那些Likes(点赞),因为我们需要曝光嘛。”他说,“但我们会想要更加努力来创作好听的歌曲,用作品来让大家认识我们。” 除了是表演者也是创作者 听三位大学生聊音乐创作社团的生活,很大部分都与演绎会有关。例常音乐创作分享与交流固然重要,但为了在演绎会舞台上演出验收成果,他们投入了很多心血。 像是从事幕后的谢芷薇,常常为了拍摄和剪片,一班伙伴熬夜爆肝到清晨再一起去吃早餐,累得心甘情愿,还形容为“甜蜜的负担”。她喜欢这种氛围,一群原本不认识的人因为共同目标聚在一起,多了一份温暖。有时他们还会开玩笑要一起开一个制作公司,分配好岗位。 林佳忆是表演者,最大的成就感和收获当然是站在舞台上接受台下的掌声。“在舞台上听到下面的掌声时,真的是很不一样的心情,可以推动、鼓励我继续走下去。” 邱翰铭除了是表演者也是创作者。“最有成就感的事,演绎会后有人来跟你讲,你写的那首歌是最有记忆点的,还蛮好听的。”不管是作品还是表演被称赞,都让他感觉努力有被看见。 三位目前才大三,距离毕业离校还有一点时间,还会持续创作音乐吗?“嗯,有机会的话应该会吧。”三人“谦让”了一会邱翰铭首先发声。 “Why not?”林佳忆直言,如果有机会,有灵感,想做就去做。“我不认为它(创作)会随着我们踏入社会而有什么改变,因为我还是喜欢这个东西。” 相关报道: 01/马来西亚理科大学“遊子吟”:校园音乐逾30年原创精神不变 02/马来西亚工艺大学“螺丝钉音乐创作坊”:主修音乐社团 副修本科现在不玩何时玩? 03/独立音乐人汪荣木:激盪与新韵滋养的一代 回看那年青春 04/新纪元大学学院《起飞》系列专辑:校长带头收录青春可否再掀音乐浪潮?
3星期前
3月前
5月前
5月前
8月前
9月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