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星星之言
4:57pm 14/01/2023
周新才 | 王小二过年!

有一句话这么说: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我就是其中一个王小二,总觉得自己过的年,比过去的一年差,就比如现在,右手腕痛风,好像被蜈蚣咬般的疼痛,还须忍痛码这篇文章。

ADVERTISEMENT

那说好的惬意退休生活哪里去了?讲是退而不休,自由自在退而不休的一甲子岁月之后的日子,偏偏是责任在身,要还稿债。

回想起来,昨天的我还生龙活虎的驾摩托从槟岛跑到威南,意气风发,回程在才能园吃晚餐,以自己在这个年龄,仍然能够冲能够跑洋洋得意,岂知半夜被痛醒,发现自己已自废武功。

过去痛在脚板,后来疼痛上到手指关节,现在来到手腕,才知道生活上失去一只手的痛苦,穿衣很不方便,好处是在与疼痛战斗时,家务都交给老婆,痛得很清闲,这种清闲不就是许多人追求的采菊东篱下的无所事事日子吗?

当年我在两年记者的浅显资历时,被“敌对报”挖角到槟岛西南区当办事处助理主任。我本来是要跳槽当记者吧了,可是报馆硬是要我当主管,谈到最后便给我一个助理主任的名堂,却包山包海的采访写新闻、行政、广告、报份都要管,还莫名其妙的被卷入劳资对抗,与工会对着干。

那时的我年少气盛不愿意服输,完全不给自已休假,每天坚持一定要到丹绒武雅见今天的老婆一次,下一刻可能匆匆的赶回西南区,可能还须处理家里养兔场的市场销售。

我晚上采访不拿超时工作费,刊登的新闻也不拿照片钱。跳槽之后增加一倍有余的基薪,以及加上招徕广告所得的五倍有余的收入,已经叫我感到很满足。30年前我看不上每张两令吉的照片费的“大气”,是这时候养成的有钱不拿坏习惯,即使家里很需要钱。

后来我常向报界朋友说:“如果不是报馆关闭,我会很有钱!”

我没有说出来的是:“如果报馆不是在两年之后关闭,我早已经变成疯子!”

报馆要关闭之前,我一个人驾摩托跑夜路,经常心里会浮起些许焦虑和恐惧。每当这时刻,我会求上帝帮助我,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

于是,我跑去找前报馆顾问医生,熟悉的医生骂我这个廿岁出头的记者:“你这么年轻,有甚么看不开?”

奇怪得很,我在寂静时感到的焦虑和恐惧便消失了。可能是上帝的安排也说不定。

今天的我跟老婆“打免费工”,效率还算不错吧!可是,若是还长篇大论的稿债,就是喜欢拖到最后时限才过瘾。

不知道这是比往年好,还是不好?

(作者为本报特约作者)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