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鹦鹉

2月前
(新加坡14日讯)私召车司机把宠物鸟带上车载客,一手抓住方向盘,一手安抚不停鸣叫的鹦鹉。女乘客认为司机罔顾安全向私召车公司投诉,司机事后被停职7天,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在调查此事。 坐到“鹦鹉车”的萧姓公务员(42岁)告诉《联合早报》,她在11月22日早上7时许电召了一辆Gojek私召车,上车时却发现车内有一只红蓝色鹦鹉,站在司机肩膀上盯着她看。 她当时感到非常惊讶,但由于赶着上班,加上私召车抵达的时间比预期来得迟,所以只好硬着头皮上车。 或许因为看到陌生人,鹦鹉在她上车后不断大声啼叫,非常刺耳。 她说,司机当时一边开车,一边用手轻拍鹦鹉,不时还得出言安抚它。 据她指出,在时长大约22分钟的车程中,鹦鹉一直啼叫,司机可能受到影响,车子在行经一段弯路时一度晃动了一下,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不管司机出于什么理由把鹦鹉带上车,鹦鹉确实很容易让人分心,在这样的情况下开车相当危险。” 司机未事先通知有鹦鹉同行 司机在接单时,并未发短信事先通知有鹦鹉同行。即使在萧姓公务员上车后,司机也没有解释为何把鹦鹉带在身旁,她事后向Gojek反映了情况。 “尽管鹦鹉全程没有飞动,但谁敢保证它不会攻击人?司机显然罔顾安全,这样的行为可能影响到其他公路使用者。” 根据萧姓公务员提供的照片,这只红蓝色的鹦鹉相信是雌性折衷鹦鹉(Eclectus Parrot)。这是一种濒临绝种的鹦鹉,有很强的学舌能力,可学会多达60句不同的语句。它的价格不便宜,每只叫价介于600至2000多新元(约2106至7019多令吉)。 Gojek答复询问时说,公司得知此事后立即展开调查,与涉事的司机和乘客沟通,并已采取必要行动解决问题。 发言人强调,公司向来关心乘客福利,并致力于为平台上的所有用户提供良好的体验。“其中一个关键是为乘客创造一个安全和愉快的环境,并确保司机的服务和行为符合公司的高标准。” 司机事后被停职7天 据了解,涉事司机事后被停职7天,陆路交通管理局正调查这起事件。 任何人若没有谨慎驾驶,将抵触公路交通法令第65条文。一旦罪名成立,将面对最高1500新元(约5264令吉)罚款,或坐牢最长半年,或两者兼施。 重犯者则将面对最高3000新元(约1万0528令吉)罚款,或坐牢最长一年,或两者兼施。 在相同条文下,没有谨慎驾驶导致他人受伤、重伤或死亡,将面对不同程度的刑罚。
2月前
3月前
(昔加末16日讯)一群喜欢饲养鹦鹉的爱好者,自行美化一座荒乱树林后,准备在昔加末市议会协助下,辟为一座可以近距离接触鹦鹉的公园,以吸引游客促进昔加末旅游业。 昔加末市议会主席恩姑莫哈末达希尔表示,这座建议中的鹦鹉公园,位于丽峰镇第二期比斯达利5/19路的空地,目前是昔加末市议会的一项试点项目。 他今早巡视该地时对媒体表示,市议会将用三个月的时间,来鉴定开辟鹦鹉公园的可行性后,才展开申请拨款、提昇基设的程序。 他说,该段约1依格的昔加末市议会空地,在昔加末鹦鹉迷们自行清理美化下,已见雏形。 他表示,一般的飞禽公园设计,不容易接触飞禽,而建议中的昔加末鹦鹉公园,则可近距离接触、饲喂鹦鹉等。 他说,若能成功设立昔加末鹦鹉公园,希望它能成为昔加末一个新景点,吸引游客们前来欣赏鹦鹉与它同乐,以促进昔加末旅游业。 昔加末市议员桑苏里(62岁)表示,昔加末鹦鹉迷是在市议会批准下,在3个月前开始清理和美化,这座原本堆积垃圾的荒地。 也是昔加末鹦鹉迷的他表示,他们先清理荒地上的垃圾和保留数棵大树,再进行美化如设立高台、鹦鹉走道等。 他表示,为避免公众在建议中的鹦鹉公园扔垃圾,他们也自费在入口处安装闭路电视镜头,并取得良好的效果,没人前来丢垃圾。 他说,鹦鹉迷们也在其中一树上设立“鹦鹉榜”,即把饲养鹦鹉的名字和品种,写在一个个小板上,而去世的鹦鹉则另加“R.I.P”(安息吧)以资纪念。 他表示,国内特别是中南马缺少鹦鹉医生,因此他们的鹦鹉若受伤或生病,得带去吉打或泰南医治。 他欢迎对饲养鹦鹉有兴趣或心得者,可以前来与他们交流。昔加末鹦鹉迷准备向社团注册局︳申请为一个合法的注册团体,以推广饲养鹦鹉运动。 努菲诺(40岁,餐饮业者)表示,昔加末鹦鹉迷们在今年7月开始,开始不定期在鹦鹉公园活动,并吸引一些人士前来欣赏同乐。 他说,目前他们每星期五和星期六下午4时至7时在鹦鹉公园活动,其他日子则不定时活动。欣赏鹦鹉的活动获得良好反应,一些路过者前来后,带家人前来同乐。 他表示,他之前是单独在昔加末广场、巫罗加什警局旁等地野放鹦鹉自娱,后来才在丽峰镇第二期的足球场活动,最终则清理美化隔邻荒地,准备辟为鹦鹉公园。 从小喜欢饲养鸟类的他表示,他在冠疫行管令期间开始饲养鹦鹉,目前拥有60多只各类鹦鹉。 他说,除了购买鹦鹉之外,昔加末鹦鹉迷也向他州同好,借来鹦鹉前来配种,而每只鹦鹉都需获得野生保护局的准证。 他表示,鹦鹉天性喜欢啄咬,因此看到人们手表、戒指等都爱使力啄咬。 
4月前
6月前
  (怡保24日讯)鹦鹉从何处而来,飞入寻常百姓家?   一只鹦鹉于日前晚上8时许不知从何处而来,飞入巴占百实得花园一间民宅,挥手驱赶不走,结果屋主召来巴占义务消防队捕捉,等待失主认领。     这只鹦鹉色彩艳丽,形状可爱,唯脚上绑著脚环,因此相信有人饲养,只是不知道鹦鹉从何处飞来,也不知道失主是谁。 巴占义务消防队主席吴浚杰受到《大霹雳》社区报询问时指出,根据华裔女屋主说,这只鹦鹉当时飞到这间住屋外面的停车位,女屋主与家人无心捕捉饲养,尝试挥手驱赶。   “这只鹦鹉非但不飞走,甚至飞入屋内客厅,女屋主与家人不忍心伤害,因此致电给我们求助。”     “我们到达这间住屋时,发现这只鹦鹉正在客厅的桌子上,伸手捕捉时,这只鹦鹉飞跃起来反抗,当队员的手捕捉到它时,它甚至咬著队员的手套。”     吴浚杰表示,他们暂时将这只鹦鹉带回会所,没有放生这只鹦鹉,因为这只有人饲养的鸟类或宠物等,平时有人喂养食物,一旦放生飞出去,恐怕缺乏求生本能,不懂得得觅食,而具有生存的风险。   他说,他们目前正在等待失主认领这只鹦鹉,认领者须尽量出示证据,以证明本身为失主,万一超过一人认领,则交由他们本身讨论。     “如果无人认领,我们将送给有意饲养的人士来饲养,我们并不能长期留住这只鹦鹉,唯当我们送给有意者时,必须达致协议,一旦失主出现时,须交回给失主。”     “目前已经有人致电,要饲养这只鹦鹉,我们须等待一段时间,让失主致电到来,过后才决定。”      
7月前
8月前
(新加坡11日讯)一家四口趁学校假期到新加坡飞禽公园游玩,讵料进入园区才大约15分钟,一只白色鹦鹉突然飞到13岁女生肩膀上,张嘴猛啄女生左耳,导致鲜血直流。在一旁的母亲见状伸手阻挡,结果也被鹦鹉连啄5下受伤。 母亲陈玲丽(42岁,家庭主妇)告诉《联合早报》,她和丈夫趁学校假期,在前天(9日)带着13岁女儿和11岁儿子到飞禽公园游玩。 一家四口上午9时进入园区,参观企鹅馆之后,走到神秘巴布亚区。“女儿当时在拍照,一只白色鹦鹉突然飞到女儿的肩膀上,接着攻击她的左耳轮。” 陈玲丽说,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担心鹦鹉进一步攻击女儿,她因此嘱咐女儿不要乱动。 护女心切的她,后来看到女儿左耳鲜血直流,情急之下伸手尝试阻挡鹦鹉,结果自己的手指也被啄了5下,丈夫这时介入赶走鹦鹉。“看到女儿血流不断,我难过得快哭了,很心疼她。” 根据陈玲丽提供的照片,女儿的左耳轮上方被啄出好几个伤口。她说,由于耳朵软骨多,女儿当下没有感觉特别疼痛,全程表现相当冷静,因此没有引起骚动。 陈玲丽说,他们当时距离入口处有一段距离,附近不见管理员,也没有任何告示牌注明求助方式,他们一家后来在一名清洁工的帮忙下联系上管理员。 “管理员约15分钟后赶到园区,并指引我们到德士站。我们后来带女儿到邱德拔医院看诊,医生为女儿涂抹药膏后,就帮她把伤口包扎起来。” 陈玲丽说,由于手指被啄伤,她事后也打了一支预防针,以防引发感染。由于女儿在小学时注射过预防针,因此无须额外打针。 陈玲丽说,一家四口高高兴兴出游,结果却败兴而归,女儿过后还得回医院复诊。 “这个园区是开放式的,鸟儿可以自由飞来飞去,前来协助我们的管理员也称,这已不是园区第一次发生鹦鹉攻击人的事件,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其他家长多加留意。” 万态保育集团答复媒体时说,事件发生后,职员已为受伤的访客进行急救和清理伤口,集团将继续与伤者家人保持联系。 发言人说,之前有其他访客也在社交媒体上提及手机和鞋子被咬的经历。“我们的动物保护小组正在训练鹦鹉不得在人们身上栖息。这只葵花凤头鹦鹉已被转移到后院的鸟舍,继续接受训练。” 飞禽公园的大型鸟舍模拟了自然栖息地,鸟类可以在里头自由飞翔和探索环境。“动物就像人一样,喜欢有自己的安全空间,因此我们应该与鸟类保持安全距离。” 发言人提醒访客留意园区的标志,比如不要触摸、喂食或伸出手去抓鸟儿。它们的喙和爪子相当锋利,可能会意外造成受伤。鸟儿也会被闪亮反光的物品吸引,比如珠宝、钥匙和硬币,应避免将这些物品暴露在鸟类可能接触到的地方,或无人看管的地方。  
9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