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领养

3星期前
最近火红的本土中文电影《富都青年》在数个国家得到了备受肯定的奖项,深获各界的好评及震撼的回响。 这是一部看了令人心情沉重的电影,这类无国籍的人可能就在我们身边,他们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悲痛故事。 我曾经协助23岁的阿友申请身分证,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依旧申请不到这张蓝色身分证,很多时候有关当局负责人的回复就是要他一等再等。阿友的父母当年由于年岁较长,无法生育,通过中介获得了这个期盼多年的孩子。在偷龙转凤下,阿友的报生纸上,领养者成为他的亲生父母。阿友在孩童成长期间和其他孩子没两样,一起上学,一起玩乐,只是当他越长大,皮肤就越来越黝黑,轮廓像极了泰国人。求学期间,他是出色的飞毛腿,曾经看到他在操场上与其他健儿一较高低,他总是遥遥领先,速度快得惊人,让人感觉他不是一般的华裔孩子。 阿友12岁申请身分证的时候,有关当局怀疑他不属于这个华族家庭,要求医院的生产报告。医院却推托记录已被清除,有关医生也被迫要求上庭协助调查,最后证明了阿友非现在亲生父母的孩子。有关当局没收了他的报生纸,再发出非公民的文件,其中父母这一栏都填写上“没有资料”。 从此阿友以非公民身分上了中学,只是每一年开学前必须提出申请及付费,而且不能享有政府贷书福利,即使政府发放助学金,他也无权享有。18岁时,身边的朋友都去考了驾照,他也不能参与,平时就是冒险驾驶摩托,遇到警察就想办法逃脱。 阿友的父母十分内疚,谈起这孩子时总是泪眼汪汪,后悔把这孩子带到了他们的家庭。虽然他们十分疼爱这个孩子,但是一而再地申请不到身分证,心也寒了,他们感觉伤害了这孩子,他们年岁渐渐老去,却还看不到孩子的那张身分证,感觉孩子前途茫茫复茫茫,命运坎坷,寻找工作时都不容易。 除了阿友,村内18岁的阿龙虽然家中有了两个姐姐,但是由于传统思想的缘故,家里想要有个儿子延续香火,便通过中介找来了阿龙。12岁过后的阿龙皮肤黝黑、卷发,有着双眼皮的大眼、卷翘的睫毛……简直就是马来同胞,从此就一直在申请身分证的路上跌跌撞撞,这一条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看到尽头。 瞒过一时就一时 14岁的晓玲的父亲是本国的华裔公民,当年年少无知和印尼的外劳来往,在没有进行婚礼及注册结婚之下就生下了晓玲,过后意见不合而各走各的。晓玲交给婆婆照顾,同样的情况,晓玲长大后的样子像极了马来人,在申请身分证时同样被拒绝了,未来又是一条茫茫长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如愿获得身分。 看了《富都青年》,再想到身边的这3位孩子,不禁为他们感到痛惜。他们是无辜的,他们现在的父母当年没慎重考虑而把他们带到自个儿的家庭。他们若看了这部电影,心情肯定比一般人来得沉重,这对他们简直是二度伤害,身为父母的感到自责与无奈,是他们当年犯下了错而伤害了难以挽救的孩子。而孩子渐渐懂事后,想到了前路茫茫,也许会责怪父母,也许会因此而自卑或害怕接触外界。 我们身边肯定还会有这类无国籍的孩子,他们不会轻易让身边的人知道他们的窘境,能够瞒过一时就一时,因为身边的人知道后,多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希望今后想领养孩子或生育孩子的父母三思,别再犯下类似的错误。
1月前
1月前
小时候,新年前几天,父亲会吩咐大哥去搬木制的长梯,靠在高墙上,小心翼翼爬上去分别用湿布和干布,仔细拭抹挂在那里的镜框。相片里是位慈祥和蔼面带微笑的老人家,在我有记忆时就已挂那里了。 我悄悄的问父亲:她是谁? “是亚太!亚太!爸爸的婆婆。”父亲大声说,似乎要让旁边的兄弟姐妹都知道。但他很少向我们说起亚太的事。 后来我知道父亲是拿了亚太的小张相片,请小镇做玻璃镜框生意、会画画的亚九哥依样画一个大张的,方便镶起来卦在高处,每天可以看到望到。 我们没见过亚太,倒是大哥记得在他五六岁时,曾和当中医的祖父、叔叔一起生活过。后来他俩住不惯这里要回去中国乡下,大哥依依不舍,还哭着喊着要跟着去呢! 还好大哥没有一起回去,不然我们家里就少了一个领导弟妹的大家长。他小学六年级的同学,因当时超龄,上学比较迟,比现在的小六生大,也比较早熟,有多位向往中国,响应建设新中国的号召,偷偷瞒着父母回去。我记得的就有达明、礼涛几个。达明是我小学同学爱明的哥哥,是一位优秀的学生。事隔多年,老师还会提起他,夸奖他。巧得很,他的妹妹琼芳是我二姐的同学,后来移居新加坡成为歌手,擅长演唱民歌。礼涛是新村木匠的大儿子,后来辗转来到香港。(巧得很,香港有一位动作片大导演邱礼涛和他同名同姓,当然不会是大哥的那位老同学)我从他弟弟礼光那里知道消息并拿到电话号码转告哥哥,哥哥在一次去香港公干时约他见面。大时代的车轮颠簸转动,洪流澎湃冲击,岁月不饶人,再次见面,人事已非,两位老同学重逢,犹如隔世,不胜唏嘘感慨万分。 父亲一路来有气喘病,据对面的叔婆告诉我们,这都是亚太太过宠爱他造成的。她说父亲小时候时常咳嗽又喜欢吃煎炸的食物,有一次又要吃刚从油锅捞上来热腾腾的油条,身为中医的祖父极力反对,但阻止无效,亚太疼爱有加的让父亲吃了一条又一条,从此埋下了祸根。 叔婆还告诉我们另一个秘密:父亲其实是从邻村抱过来领养,不是祖父亲生的。也许是乖巧可爱又懂事,亚太特别疼爱父亲。 在我念初中时假期的某一天早上,父亲把圆餐桌搬到天井,吩咐高中生的大哥登上长木梯小心翼翼地取下亚太的相片,拭抹干净后端放竖立在桌上,摆了几盘水果饼干糕点,要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齐聚一堂,他只是简单地说几句话:昨天收到你们二叔从唐山寄来的信,告诉我,亚太已经去世了! 常梦到他和母亲话家常 他的眼眶红了,湿润了,声音哽咽沙哑。我们心情也很沉重,相对无言。父亲一整天很少说话,老是悲痛的望向蓝天,望向北方。 上世纪70年代初,五十多岁的父亲因哮喘病去世。对面的叔婆过后又来告诉我们一些以前我们不知道的往事。 父亲年轻时在乡下曾经是老师,亚太选了一位女孩许配给他,他却从家里逃了出来到汕头又辗转漂洋过海下南洋。曾经在中马的华都牙也和居銮附近的小镇加亨洋伙店打过工,最后才到柔南小镇定居下来,租店做洋伙的小生意。 虽然生活困苦拮据,生意周转不灵,时常要向街上开药材店的老叔公和对面街的叔婆短暂借钱渡过难关,又要养活9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他还是咬紧牙关,逢年过节给唐山的亚太,“妻子”和两个弟弟汇钱。 母亲在上世纪60年代末曾带着哑巴的三妹,乘船到广州医治(因当时文化革命大肆宣传:哑巴会说话,铁树会开花),期间曾和父亲的“妻子”见面拍照寄回家里。我们看到后好奇地追问相片里的老婆婆是谁,父亲只说是乡下的伯母。 亚太曾替“伯母”领养一个小男孩,他从小聪明伶俐,活泼灵敏可爱,长大后辗转来到香港这个花花世界,误入歧途,最后不知所终。他的名字开头是建,大哥是国,我是强,3个弟弟分别是人、安、乐:建国强人安乐。他排在最前面,领养他的日期或是比大哥出生还早些。相识的乡亲父老都戏说父亲有策划、有远见,很会安排孩子的名字:国强人安乐,却不知道前面还有一个“建”。 父亲的洋伙小生意所赚微薄,针头削铁,老鼠尾巴任锤都不肿,开销又大,周转捉襟见肘,只能苦水往肚子里咽,苦苦地支撑着这个家。当时我却年少气盛,响应时代号召,参加热火朝天的活动,曾被当局拘留刁难,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忤逆了他的心意和对我的期待,至今我还是感到深深的内疚。 虽然父亲去世已过50年,我心里还是很难受。午夜梦回,还是会时常梦到他老人家和母亲,如以一样话家常。 思念父母亲,就好像父亲以前思念亚太一样。 思念是一个沉重的担子,但我还是无法将它卸下。
2月前
主持人: 你好。 我今年39岁,老公45岁,结婚10年来都没有孩子。 由于身边有朋友领养孩子,看着也感觉蛮幸福的,我也起了领养孩子的念头。 我和老公商量说领养一个女宝宝,开始老公是反对,后来经过我不时的苦苦哀求就答应了。 开始照顾孩子,虽然不容易,但是看到可爱的宝宝一天天地长大,我们真的很开心,也为家里增添了不少欢乐。 近来我感觉孩子有点怪怪,有时候叫她,她并没有反应,好像没听见我叫她,但有些时候却是有反应。 我和老公请假带孩子到儿科看医生,医生说孩子的听觉有问题,要求我们把孩子带去另一家医院做更进一步仔细的检查。 害怕老公离开须自我承担一切 此时我和老公的心情跌倒谷底,我们都沉默了。心里难过的同时,更多自责。 如果没有领养孩子,今天就不需要承担这样的责任。是我害了自己,害了老公。 心里真的非常害怕,害怕老公跟我离婚。害怕老公离开我,我要一个人承担孩子的一切。 我就要崩溃疯了!还是我现在就去死?我该怎么办?求求你们救救我! 为人养母上   勿因特殊不爱她    及时咨询医疗专业或可治愈 你好, 从来信中可以感受到你对家庭和丈夫的爱,看到身边的朋友享受着孩子带来的幸福,因而也希望自己和先生也能同样拥有,这份爱和善意是值得被肯定的。同时,领养孩子是需要很大的责任与爱。 你愿意花时间与丈夫商量,在得到他的同意后领养孩子,这其实已经给孩子多一层次的爱。孩子也确实为家里带来欢乐,让你们夫妻二人能享受亲子之乐。 在后来的日子,因为你们的细心观察,发觉孩子的特殊情况,而你和先生也很负责任采取行动寻求儿科医生的诊断,让孩子有机会及时接受治疗,这是我们赞赏的。 一时间难接受诊断可理解 或许初步的诊断出乎你们的意料,所以让初为人父母的你们一时间难以接受,感到惊慌失措、害怕、无助,这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提前把恐惧加在自己身上,负面的情绪也被放大了, 导致你进一步担心丈夫会责怪并提出离婚。或许承受了许多的压力,再加上不断放大负面情绪,让人一时之间乱了步伐,甚至有想要以结束生命来逃避的念头。 这样的情况让人感到心疼,其实每个问题都有解决的办法,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或其他因素,最重要是别做出极端的行为,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把事情变得更复杂。 有道是:办法总比困难多,而自我限制是解决问题的的最大障碍。在处理事情之前,先处理自己的情绪,如果有需要欢迎你拨打我们的热线,让我们陪伴你渡过这艰难的时刻。 夫妻须互鼓励维系感情 来信中有提到,当获知孩子的听觉有问题时,先生和你一样心情跌入谷底。由此可见,先生的心里也不好受,他也是爱这个孩子的。此时双方不妨尝试进行坦诚的沟通,彼此分享内心的感受与想法并理解对方的立场。 只要你不放弃,相信丈夫最终会支持你的,要对自己有信心,拿出自信与勇气,在面对问题时,互相鼓励和支持才是维系感情的重要因素,不仅可以让彼此感到被理解和支持,也能够促进感情,让关系更加稳定。 提供6建议或有帮助 在此我们希望提供几个或许对你和先生有帮助的建议: (一)疲于自责,停止内耗 – 虽然是你提议要领养孩子,而孩子的健康问题并不是我们可以预料到的。况且,最终决定来自夫妻二人共同的决定。 同时,孩子是夫妻二人的,你们都有共同抚养、陪伴和教育孩子的责任。 (二)保持冷静与耐性–最好的解决方案来自冷静的头脑。无可否认,我们都会有情绪。当有情绪时,请尽量避免作出决定。 生活都会有变化,有些可能不符合期待,请给予自己和相关的人接纳、改变或作出调整。 (三)正视问题–医生已经诊断孩子的听觉并建议作进一步的检查。既然已经咨询医生,听从其建议也是可行的,这可以进一步了解孩子的实际情况,从而找出最适合的方案。 (四)把爱与善良昇华–在医生完成检查和诊断后,再来计划。 无论结果如何,请持续给孩子充分的爱,不因孩子的情况而减弱。相反的,把爱昇华,不单单爱孩子,也让孩子在父母释出的爱与善良中认识和接受自己的特殊情况,并可以自信的成长;夫妻之间也可以彼此扶持,共同承担,打造美好家庭。 (五)发掘孩子的长处–每位孩子都有自己的特质和长处。多关注,持续发掘和加强孩子的长处,让孩子自信的、快乐的成长。 (六)寻求资源–在目前的医疗体系里,早期发现听力受损或耳疾是有效治疗的关键。 孩子的情况或许需要及时咨询医疗专业,获取准确的信息和建议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家长如果对这方面有更多的知识及与学习与孩子互动的方式等等,对处理孩子的问题会有一定的帮助。 思考孩子来到身边缘由 最后,若是内心仍然存有疑虑,或许思考一下是什么缘由让这个孩子来到我们身边,她已经造就这个宝贵的机会来激发我们内心的爱。 目前孩子的情况纯粹只是一种和其他孩子比较不一样的情况,只要正面和积极的找到适合的调整方法,未来一家人在生活和相处等方面必当可以融洽欢乐。 祝福你们。 主持人 上   ■小启: 生活中,难免有不如意、不愉快;人生的道路上,偶尔会跌倒、甚至受伤。《让心亮起来》愿意听你的细诉,并安排辅导机构为你排忧解难。 读者无论在亲子、生活、学习、职场、家庭、爱情、友情、感情、人际关系等方面,遇到困扰或感到迷惑,都欢迎写信来交流,寻求心灵咨询。 不过,《让心亮起来》并不是一个来函必答,有求必应的专栏。主答机构有绝对权力拒绝答复不宜在报上讨论的议题,或是性质类似的问题。希望读者予以谅解。 来函请寄: 《让心亮起来》负责人 12,JALAN MAJU, TAMAN MAJU JAYA, 80400 J.B. JOHOR. 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新山佛光咨商室(佛光山新山禅净中心) 地址:48, Jalan Sutera Merah 2, Taman Sutera, 81200 Johor Bahru. 心灵专线: 1)017-289 0635 2)017-289 2134 3)017-289 3250 开放时间: 星期二至六 7.00pm──9.00pm 星期日 9.30am──11.30am
3月前
3月前
(新加坡23日讯)生到第4胎都是女儿,当年“重男轻女”的丈夫嫌女儿太多,不让妻子把刚出生的女儿带回家。如今3个姐姐想替已逝母亲完成遗愿,寻找被人领养的妹妹。 被领养走的黄秀凤(Judy Ong Siew Hong)出生于1964年1月18日,她在出生后4天,被一个姓白的家庭收养,后来改名为白秀凤(译音,Judy Pek Siew Hong)。养父是司机,养母则是戏院员工。养兄名为白添发,比白秀凤年长10岁。 她的亲生二姐黄英玉(64岁)受访时说,她们的父亲在1993年过世,母亲卢燕鑫也已在去年过世,享年87岁。 她说,妹妹白秀凤是第4个女儿,之后母亲又生了2个弟弟。 “当时父亲得知第4胎是女儿,不准母亲把妹妹带回家。母亲那时候在医院哭得很惨,有一名护士得知情况,就叫母亲考虑把妹妹送给她的表姐。” 她指后来母亲无计可施,只好把四妹送给了护士的表姐,母亲为此耿耿于怀,生前不时会提起想要找回女儿。 “由于妹妹在1968年之前出生,她的出生证号码与身份证号码不同,我们也无法通过身份证号码来寻找到她的下落。” 2个月前,她们曾委托议员写信给移民与关卡局帮忙,可是依然没有结果。 母患失智症多年 黄英玉说,母亲多年前患上失智症,有很多事情已无法记起。 “在母亲去世的前2年,她已经无法说话。我跟姐妹们每天帮忙照顾她,像照顾小孩子一样。” 她指后来母亲过世,她们在整理母亲的遗物时发现一叠文件,才知道母亲原来有四妹的出生与领养文件。 按领养文件 上门寻人不果 黄英玉说,领养文件上有妹妹领养家庭的地址,位于惹兰巴合宜亚第35座组屋的一个单位,但她几个月前上门寻找时,发现住户已不是华人。 “母亲的朋友之前住靠近妹妹领养家庭的住家,时不时会把四妹的情况汇报给母亲,直到1985年妹妹和领养家庭搬走后,就失去四妹的音讯。”
4月前
本地流浪猫狗收容所年年爆满,有些收容所甚至不得不选择“低调”,以防公众得知收容所地址后,又将宠物载到收容所弃养。其实,除了捐款资助或当义工救援流浪猫狗,“领养替代购买”也是帮助收留所减轻负担的出路之一。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本期《宠物萌萌哒》访问了领养2只菜狗的小兄弟,看看他们如何让两只身世可怜的小菜华丽变身。 菜狗寿命比名犬更长 在本地,人们常把叫不出品种的流浪狗统称杂种狗(mongrel)或菜狗,其实不少名犬像德国牧羊犬和黄金猎犬也是杂交而成,只是配种后外型漂亮、智商高、容易驯化而成名,也因此被炒高了价格。 菜狗虽然颜值比不上名犬,不过研究显示,菜狗的寿命比名犬更长,因为它们较不容易带有基因缺陷。 “菜菜”一只抑郁 一只失去母亲 苏逸韧(15岁)和苏逸旭(12岁)领养的April和Belle,都是曾经命悬一线的菜狗。 棕色的April还没有睁开眼,母狗就已经死去,当义工发现它们时,嗷嗷待哺的April和其他奶狗还匍匐在腐烂的母狗身上试图吮吸乳汁,其中一只奶狗被尸虫啃食眼球,April身上布满尸虫。黑棕色的Belle则是义工从沟渠捞起来的弃狗,从它的外观判断,相信它是一只配种失败的德牧,才被无良繁殖场丢弃。 回忆起第一次踏入麻坡爱心流浪狗协会收容所的情景,兄弟俩都不敢相信有那么多狗狗被弃养,这让他们震惊又难过,April和Belle与他们的缘分也从这个收容所开始。 “那时我蹲下来,April就围着我转,我觉得它很可爱就决定领养它”,苏逸韧说。弟弟苏逸旭则是从一张床底下奇迹般召唤出原本极度怕生的Belle,Belle还舔了舔他的手,就这样两只约两个月大的菜狗就一起住进了苏家,成为兄弟俩的玩伴。 收养前期不获父亲支持 两兄弟的母亲李婉勤(47岁)透露,起初她是因为行动管制令导致孩子无法外出活动,而想到领养动物让孩子有点事做。但是,她先生从小没有养过宠物,觉得宠物麻烦且花钱,并不支持领养。 尤其让先生难以接受的是,孩子领回家的2只小狗:一只皮肤溃烂需要照护,另一只极度怕生忧郁。“爸爸一直问为什么选这两只?你们不会觉得麻烦吗?养狗很贵的咧!我跟他说,我拿红包钱来养他们总可以吧?”苏逸旭俏皮地说。 母子三人同心,两只小菜总算安家。可是,渐渐放下戒心的它们却开始捣蛋,先是半夜对着车辆乱吠,再来是把草坪扒得坑坑洞洞,还钻到邻居家的花圃作乱,甚至连车牌都啃坏。李婉勤一度曾想把它们送回去收留所,想吓唬一下让它们收敛,收留所负责人却说,这样很可能会让它们再次陷入忧郁。 李婉勤说:“尤其是Belle,它刚来我们家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像困在沟渠的日子一样没有食物吃,所以它跑去花园挖沙石来吃,每次喂食时,它也是狼吞虎咽直到反胃呕吐还继续吃。” “一旦我们决定带它们回家,就没有任何理由再弃养它们,很难想象如果Belle再被人遗弃要怎么活下去?” 由于不想二度伤害它们,李婉勤和先生只好半夜下楼陪2只狗狗,教导它们不能对车辆乱吠,也在毗邻的篱笆装上细网,防止狗狗再钻去邻居家捣乱。两年下来,April的皮肤痊愈只剩下疤痕,Belle也从瘦小忧郁转为强壮活泼。 训练有素    警惕性强 采访当天记者才一下车,April和Belle已经警惕地发出吠声,但是当主人开门迎接时,它们却懂得退到一旁让客人进家门,即便是主人离开,而我靠近它们进行摄影时,它们也没有吠叫或攻击,看得出两兄弟将它们驯化得很好。 傍晚时分,April和Belle会跟着两兄弟出去溜达,附近的孩子都认得也不害怕这两只看起来像流浪狗的毛小孩。 购买名犬或助长非法繁殖场 曾经有朋友问苏逸韧,与其领养一只有问题的狗,何不直接购买一只健康的狗呢? “你现在购买一只狗,其实是在害着繁殖场里的无数只狗。当强行配种失败时,品相不好的狗会被丢弃或杀害,其实小时候长得可爱也不代表长大也很可爱,对我而言无论什么品种的狗,只能教导成听话的狗,就是好狗。”苏逸韧答。 李婉勤也同意儿子的看法:“不管名犬还是菜狗,其实都是一样的狗,难道菜狗就不算是狗吗?名犬可能比较聪明容易训练,但是当我们购买名犬时,会害到另一群狗不停地被交配和繁殖,对它们是残忍的事。” 李婉勤也认为,结扎是减少流浪猫狗最好的方法,所以她会确保朋友领养狗后会进行结扎,同时,她也将收留的流浪猫结扎后再让人领养。 领养人享终身退养保证 另一方面,为了鼓励更多人领养流浪狗,麻坡爱心流浪狗协会让领养人享有终身退养保证。只要领养后觉得不合适,协会保证将领回狗狗,唯独领养人需确保住宅有篱笆,让狗狗能自由活动,不能以笼子或铁链拴养狗狗,并让狗狗注射疫苗及结扎。 有意领养者可联系负责人美琪(Maggie,012-685 0022)。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