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邻居

2星期前
(新加坡14日讯)两居民因走廊摆盆栽结下梁子,双方7年来关系紧张,妇女指女邻居屋外摆烘衣机,排气管故意吹向她家,灰尘、热气都飞进屋内。女邻居喊冤,反指对方擅自在家门前放木板、贴纸张。 《新明日报》报道,这起邻里纠纷发生在裕廊西52街第518座组屋,这两户邻居的恩怨已持续7年之久,其中一方多年来也透过在对方门外贴字条,给予警告。 被警告的潘太太(72岁)向记者申诉,指她住在此处约28年,隔壁邻居则是在2016年才搬来。她绘述,对方初来乍到就叫她移除走廊的盆栽,甚至向当局投诉,双方自此交恶。 她称自己移走了七八盆后,只在门前留下一盆,但对方依然不满,并把字条贴到她门口写到:“请不要让你肮脏的盆栽和土壤弄脏我的走廊!” 她指后来对方越来越过分,买了一台烘衣机摆在门口,但排气管却故意从铁门的洞口露出,吹向她家,导致灰尘、热气都飞入她屋内。 “我的盆栽全是灰尘,热风也吹进来,坐在客厅都受不了,一定要关门,我跟当局投诉,之后也放木板、贴纸张阻挡。” “可是她多次撕掉贴纸,还拆走我的木板,这些全都被我的监控器拍下,我实在受不了。” 记者走访时,也看到对方贴在潘太太门口的纸条写道:“请不要把你的笨纸张/东西粘在我门口,那是我的财产。” 隔壁屋主黄女士(47岁,采购经理)则向记者申诉,指潘太太在她家门前粘纸张、放木板,影响美观外,也影响女佣打扫。 “这是我的家,她粘成这样,好看吗?她之前骂过我们,我们怎么可能跟她谈,才会写字条给她看。” 她也解释,烘衣机管子或是用久了往下掉,不小心垂向对方门前,而非她刻意为之,如今丈夫已绑好固定,认为潘女士小题大做。 “当时搬来,她在走廊种了许多盆栽,有的植物叶子是尖刺的,那时我的小孩还小,怕她走过被刺伤,才会请她清除,走廊本来就不能放东西。” 她还说:“他们现在不住这里,却留下几个盆栽,无人打理,可能会滋生伊蚊,到时中招的是我们。” 妇女:无奈搬走 房子3年没人住 妇女称,邻居纠纷导致她与丈夫被迫搬走,房子空了3年没人住。 潘太太说,由于长期与邻居交恶导致她压力不已,丈夫也患上焦虑症,两人自2018起,就搬去和女儿同住。 “我不敢说丈夫的焦虑症是不是他们造成,但他说邻居搞到这样,他不愿意回来。之前严重时,他之前一整天不说话。” 潘太太透露,她搬走后,房子空置了3年,然而每两三个星期,她都会回来打扫。 “其他老邻居也常问我几时要搬回来,但我有家归不得,很无奈。” 走廊晾衣架也引纠纷 妇女还指,对方要求她清走走廊盆栽,自己却摆放晾衣架挡道。女邻居解释,晾衣架是借给其他邻居使用的。 潘太太申诉:“他们自己这样放就可以吗?我的丈夫中风,难以通行。” 邻居黄女士解释,自从买了烘衣机后,她鲜少使用晾衣架,并指晾衣架都摆在角落。 “晾衣架现在大多数是另一户邻居使用,他们家人多,我借他们,自己只是偶尔2个月晒一次枕头。”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新加坡12日讯)替入狱的友人打理房子,六旬妇却在单位逝世多日变成腐尸,邻居难忍恶臭报警,警方大年初一上门,才揭发惨剧。  这起案件于大年初一(10日)中午12时许被揭发,地点是惹兰红山第3座组屋11楼的一个租赁单位。 《新明日报》记者到场时,有3名警员仍在单位外驻守,并在现场拉起封锁线,期间多名警员不断进出单位搜证。 邻居苏先生(62岁,退休人士)透露,他在9日就闻到阵阵恶臭,因此报警。 “当时我觉得很臭,像腐烂的肉味,难以忍受,就报警。” 单位对面住户拉曼(18岁,学生)则透露,死者应该是一名大约60岁的妇女。 “死者并不住在这间单位,她好像住在楼9,这间单位是她朋友的。那位朋友相信是在监狱里,她可能帮忙照看着单位,所以偶尔会过来住。” 拉曼说,最后一次见到妇女是一个星期前,之后就没有再见到。“她一般住一两天就会离开,我们也是最近才注意到腐臭味,没想到是她在单位里去世。” 居民叶先生(74岁,退休人士)说,自己与死者不认识,看到警察上门才得知惨案。 “我们这里有许多独居老人,我也是独居人士,有时候也会担心。” 警方证实接获一起非自然死亡通报,一名女性被发现倒卧在单位内,已经死亡。根据初步调查,警方排除他杀的可能,案件还在调查中。
3星期前
(新加坡29日讯)男子网购约400新元(约1400令吉)表带,岂料送货员竟送错到邻居家门前,邻居没收货,货物最终不翼而飞,双方报警。 《新明日报》报道,这起事件于前天(27日)早上10时许发生,地点是淡滨尼32街第303座组屋。 事主戴先生(40岁)称上个星期网购了两个表带,价值约400新元,前天早上10时21分收到电邮,指货已送抵家门。 “我当时在忙,大概半个小时后才看到消息,去查看时,门外没有货品,我只好打给送货公司问一问。” 送货员随后联系戴先生,说已将货送到门外,并再次赶回来查看。原来,送货员送错到隔壁邻居门外,但货品已不见。 大约12时许,邻居回家获悉情况,说明没有收到任何物品,就返回家中。 戴先生说:“我的货不见,邻居也没拿,实在没办法,送货公司也建议我报警。若不报警,商家也不会给新表带。” 戴先生透露,送货员当时很慌张,相信是赔不起损失数额,还当场哭泣。“我很同情他,他估计是新手,也不是故意的,所以我决定报警。” 警察后来上门,花了大约30分钟询问,并且到邻居家查。戴先生说:“我没说是邻居偷的,我只需要证据来证明物品不见。” 记者找上隔壁邻居黄先生(67岁,送货员),他证实警察入屋查,也澄清了没有货品,自己感觉很冤枉。“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报警,我也没做错事。我觉得很不合理,所以也报警了。” 警方受询时证实,已接获两起通报。 邻居:出门两小时 没看到货品 住在那里超过30年的黄先生表示,他当天早上10时许出门,中午12时许才回家,没有看到戴先生的货。 “我没理由偷东西,我也开门给他看了。我以为事情已经解决,没想到有警察随后上门,还进屋查。” 他解释,自己很无奈,毕竟自己是送货员,能够理解送货员的心情,若是送错,真的不见,送货员也应该承担责任。 一度对质    气氛紧张 事主和邻居一度对质,气氛紧张。 当记者与黄先生在走廊谈话时,戴先生刚好在屋外,结果被黄先生质问。 黄先生得知是戴先生报警后,显得有些激动,一直质问为何要报警。对此,戴先生冷静地解释说,自己只能报警,这样商家才会再送来新表带。 在记者的劝解下,黄先生才冷静地回屋。 送货员:返回才知送错单位 记者联系上送货员赛(24岁),他受访时表示,返回时才知道自己送错单位,因此曾经在黄先生门外大喊超过10分钟。 “他过了10分钟才出来和我谈话。所幸我不需要还任何钱。” 他解释,他确实将货品塞进大门与铁门的缝隙间,并拍了一张照片留证。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新加坡22日讯)40年老邻居闹不和,七旬妇女不仅抢走正在扫地邻居的扫把打人,还在一次吵架后端出一碗温水泼向邻居,造成后者被烫伤。 《8视界新闻网》报道,妇女如此极端的行为最终将自己送上法庭,今天(22日)被判罚款3000新元(约1万0500令吉)。 根据法庭文件,打伤邻居的妇女是家住马林百列一组屋单位的杨厚玉(译音,71岁)。她共面对4项控状,分别指她打伤、泼伤邻居吴栋梁(译音),她也涉嫌对邻居爆粗口和把消毒药水泼在邻居的脚上。 控方以两项伤人罪提控,另外两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抢扫把打邻居 案情显示,两人住隔壁单位,是约40年的老邻居,但两人关系不和睦,2021年开始更闹得不可开交。 2022年7月12日早上,邻居在打扫住家门前的走廊,被告走出单位,两人瞬间开始叫骂,期间,被告用粗话问候邻居,之后抢了他的扫把,打了邻居一下。 邻居也不甘示弱,对被告比了中指,也对她爆粗口。 门口相骂后泼温水伤人 2022年12月10日晚上,邻居回家时发现被告将几支香丢在他家门口,于是敲被告住家的门兴师问罪,被告开门站在铁门后和邻居对峙,两人再次起争执。 期间,被告走进自家厨房端出一碗温水,直接泼向邻居,一些温水落在邻居的脸颊和颈项上。 邻居生气之下拿出自己的铲子站被告家门前叫嚣,之后报警。
1月前
(新加坡22日讯)跑马埔路组屋9户华裔和印裔邻居齐心合力迎新春,大家出钱又出力,16年来每逢春节都会在整层楼挂起灯笼、贴上春联和布置装饰,即使花费近千新元也在所不惜。 腊月十五还没到,跑马埔路第681座组屋的7楼就已洋溢着浓厚的农历新年气氛。住在这层的9户邻居已经在走廊张贴春联、挂起红灯笼,还吊起了8只象征吉祥的龙形装饰。 发起人之一卓秀妹(57岁,面包店员工)告诉《新明日报》,这里的左邻右舍相处融洽、感情深厚,多年来已情同兄弟姐妹,农历新年大家一起装饰布置让过节更有气氛。 她说,布置整层楼只用了周末两天的时间,不过之前的采买、设计和筹备要花费至少一个月。 同是发起人的陈水明(61岁,工程师)说,由于是邻里自费,他们在购置装饰时会花时间货比三家。同时,他也负责从每户家中拉出电线挂上彩灯。 陈水明表示,若彩灯耗损不严重,通常会回收连续使用两三年。不过今年的灯笼全部换新,再加上通胀,每家平摊的费用从去年的七八十新元,上涨到今年的上百新元。 尽管如此,左邻右舍依旧乐此不疲地装点布置,卓秀妹为此还特地请了两天假,一起把装饰挂好。 两人自豪地说,他们的组屋楼层在附近很是亮眼,也算小有名气,尤其是晚上亮灯后,成为附近一带居民的“打卡点”。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新加坡6日讯)武吉巴督组屋发生命案,一名女子在单位内丧命,男童则受伤送院。女死者生前发贴文申诉,曾跟邻居发生纠纷,也曾报警处理。 《新明日报》报道,这起案件于今早8时许发生,地点在武吉巴督西9道第460B座组屋的二楼单位。 记者抵达现场时,多名警员到场进行调查,电梯左侧的两条走廊分别遭警方封锁,一侧通往4间单位,另一侧有2间单位。 据悉,涉事单位是4间单位的其中2间,女死者陈瑜慧(译音)被发现卧倒在住家内,一名男童则送院。 三楼居民黄女士(50岁)受访时说,早上9时45分就看到两辆民防车辆、一辆救护车以及警车在场。 另一居民则说,他平日非常浅眠,今早8时许听见楼下传来巨大声响,疑似是砸重物的声响,因此被吵醒。 “声响持续了一段时间,大概有半小时,以前被吵醒是因为楼下有垃圾车,但我今天特地起来看,没有发现垃圾车,相信应该是楼下居民发出的声音。” 另一名同层邻居指事发单位住着一家三口,最初他们搬进来时,女子刚怀孕,如今儿子已经三四岁。 邻居透露,平常会看到女子带儿子上学,若他们碰到面也会打招呼寒暄,但已经有约半年时间没有看到女子丈夫。 男嫌犯穿防护服被带走 涉案男邻居穿防护服被带走。 警方在上午11时24分,从二楼单位带出一名疑涉及命案的男嫌犯离开现场。 据观察,当时这名男子身穿防护服,戴着口罩,他双手遭拷,被带上警车载走。 据悉,防护服是为了保存他身上留下的证据,等带回警局再进行分析。 案发前 男童疑屋内大喊 案发前,男童疑在屋内大喊,涉事单位有一把刀。 据悉,有一名男童在屋内大喊,而涉事单位除了玻璃碎片,还有一把刀,不排除是行凶的武器之一。 警大阵仗封锁 塑料布遮单位 警方大阵仗封锁武吉巴督西组屋的涉案单位,用塑料布帘遮盖事发地点。 据观察,警方封锁通往事发单位的走廊,并在走廊进行搜证和调查工作。 记者到场时,警方不仅封锁了走廊,还用塑料布帘盖着走廊的出入口以及楼梯口。 去年8月曾贴文称 遭隔壁邻居骚扰 女死者去年8月曾在脸书贴文,称遭隔壁男邻居骚扰。 死者去年8月12日在脸书贴文说,隔壁男邻居每次会挥着铁棍,疑似在观察她和孩子见面的时间,认为有些恐怖。 死者也贴出电话画面,有一名男子戴着帽子在门外徘徊,期间也走到她的家门前看了几眼。 不愿透露名字的同层邻居透露,女死者和隔壁邻居一年会吵架不下10多次,两人也曾为关门声音太大而吵,每次都有报警。 女死者前年曾在网上发文,感叹自己6年婚姻到头。 根据贴文,她称独自一人度过结婚纪念日,对方从未记得过一次。 “如今我也放弃了,心累了,个中滋味自己最了解。”
2月前
(新加坡30日讯)送货员投诉女邻居骚扰长达5年,报警和将事件放上网后,女邻居仍继续骚扰,甚至戴上帽子遮掩,避免被电眼拍下。 住在义顺22街组屋的居民赵先生(43岁,送货员)早前向《新明日报》申诉,指5年来不断遭受女邻居的骚扰,包括辱骂、涂鸦、制造噪音、倒水、扔垃圾等,而尽管他已报警20多次,但仍无法阻止女邻居猖狂的行为,于是决定安装电眼收集证据。 获悉赵先生的遭遇,其友人将收集到的证据视频发布在TikTok上,引起大批网民的关注。目前已经发布有关视频超过40个。 根据最新一段视频,一名妇女戴上白色的遮阳帽和口罩,手上拿着一个止痛药贴,低着头缓缓走到赵先生的家门前,然后将药贴黏在木门上。过程中,她不断拉低帽子遮掩,最后走回隔壁单位,并脱下帽子。 针对视频,大部分网友觉得女邻居的行为离谱,有人还留言说:“那么努力打扮,我们还是一眼看穿,下次还要再努力。” 记者再次联络上赵先生,他受访时说,自从将视频发到TikTok之后,女邻居曾说:“不要以为你放TikTok我不懂”,骂人的次数变少了,但却在深夜制造噪音,骚扰行径也不时发生。 女邻居被指在午夜大喊 另一位邻居哈惹(74岁,退休人士)受访时透露,最近女邻居制造的噪音更夸张,自己最近复诊时,健康状况欠佳,血压偏低。 “她最近常在午夜大声喊叫、大力关门或者制造很大声的声响,她一直这样干扰我,我的生活真的严重受影响。”
2月前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