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还钱

20240206_145204_9  (新加坡6日讯)是贷款不是捐款! 新加坡南北斗母宫前主席林瑞钰借给庙宇逾101万元(新币,下同;约357万零972令吉),他日前入禀法院起诉追讨,庙宇反称这是一笔捐款。 《新明日报》报导,新加坡法官近日裁定,庙宇曾留下记录,清楚显示这是一笔借款,下令庙宇还钱。 这起诉讼案于去年5月开审,起诉人是新加坡南北斗母宫前主席林瑞钰,第一答辩人是南北斗母宫,第二答辩人则是吴如兴。 该报去年报道,起诉人林瑞钰在2016年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吴如兴。 根据索赔状,吴如兴于同年4月至5月间,在新加坡宏茂桥一带的咖啡店,向林瑞钰建议成立新庙宇,表示费用仅约10万元(约35万3561令吉),并指庙宇在筹办活动时会赚很多钱。 林瑞钰称,他在2016年至2018年间,多次借钱给南北斗母宫筹办活动等,累计款项高达101万1295元(约357万5550令吉)。 对此,南北斗母宫则反驳,称巨款是林瑞钰捐给庙宇的钱。 根据《新明日报》掌握的高庭判词,审理上述案件的法官裁定这笔钱是贷款,而非捐款。 法官在判词中解释,根据南北斗母宫2018年的常年大会,庙宇理事所签署的一份贷款声明书,不仅承认庙宇向林瑞钰借钱,甚至也记录下款项细节。 声明书上写着:“欠林瑞钰的总数”、“林瑞钰所借出的钱”等字眼。 另外,南北斗母宫于2021年呈交给新加坡国内税务局的财务报表,也注明了向林瑞钰借贷的款项。 法官认为,庙宇与林瑞钰都明白,这笔100多万元是林瑞钰所借出的钱,因此裁定庙宇得归还这笔钱。 答辩人称诉方为安抚妻 才改口称钱是借给庙宇 答辩人称,诉方是为了安抚太太,才改口称100多万元是借给庙宇的,也有证人可以证明。 不过,法官指证人口供前后不一,并不可靠。 法官也指出,若起诉人的太太不满这笔“捐款”,至少应该会向南北斗母宫提出异议。 不过,第二答辩人,即吴如兴却表示,起诉人的太太从来没有到过南北斗母宫。 法官:洽谈时未有南北斗母宫 根据早前报道,林瑞钰称与吴如兴有口头协议,南北斗母宫主办活动筹到善款后,会将钱归还给他。 不过,在判词中,法官指两人洽谈时,根本还没有南北斗母宫,因此从法律角度来看,无法与诉方达成协议,因此诉方若仅凭口头协议,恐怕是无法追回这笔款项。 打赢官司后,林瑞钰不仅能追回101万,法官也下令庙宇偿还5.33%的利息,并从2023年4月19日开始计算。 林瑞钰:终于讨回公道 对于赢下官司,林瑞钰昨天透过律师告诉《新明日报》,如果不是因为南北斗母宫拒绝归还贷款,他也不会对庙宇采取法律行动。 他坦言,官司对他的体力和精神都相当耗损,但最终还是为自己讨回了公道。 总策划:将开会商谈 还钱还是上诉 南北斗母宫总策划吴如兴今早受访时说,昨天接到律师通知,经过他们讨论,接下来若是选择上诉,需要再咨询律师,也需要再准备一笔庞大资金;若不上诉,遵从庭令的话,需要归还这一笔钱,但要筹出这笔钱,对他们来说也相当吃力。 “很大可能,庙宇的资产、神像会被拍卖。” 他说,接下来会安排理事会开会,征求众人的意见,再做出决定,不过,他已做了最坏打算的准备。 “当初,南北斗母宫成立也是前主席出的钱,成事也他,败事也他。” 来临的正月初一到十五,南北斗母宫会在新加坡芽笼19巷的会所举办庆祝新年的仪式。 “这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是很舍不得,不过我们传承九皇爷文化的心意不会变。”
3星期前
3月前
4月前
9月前
1年前
(新加坡13日讯)男子喝酒后到朋友家要对方还钱却扑空,竟气得要朋友的室友找人,还拿美工刀恐吓对方,结果惹祸被判监禁6个星期。 这起事件发生在今年3月31日凌晨1时42分,地点在芽笼路一带的一个组屋单位。 《新明日报》报道,被告是41岁的王双元(译音),他面对一项刑事恐吓的控状。 案情显示,被告在今年3月30日晚上8时,在芽笼4巷喝酒,凌晨1时则到事发单位找朋友“阿健”。 不过,“阿健”当时不在家,应门的是“阿健”的室友。 被告称“阿健”欠他钱,要室友联络“阿健”。室友尝试用微信找“阿健”,但后者一直没有接听电话。 被告为此不满,对这名室友说,如果找不到“阿健”,就不让他继续住在单位里。 室友的女友当时也在家,她见被告看似喝醉,就把室友拉进房间,让被告独自在客厅等人。 过了5分钟,被告在室友房外敲门,室友开门时,惊见被告拿着一把美工刀指着他的脖子。 室友对被告大喊,要他把美工刀放下。室友徒手抓着美工刀,尝试将它从被告手中抢走,并叫隔壁房的租户帮忙,2人最后将被告制伏。 被告头部受创,左脸淤青,该室友的左手则有2处割伤。 律师代被告求情时表示,被告是名司机兼送货员,有4名年幼孩子要照顾,他事后也有尝试给予受害者医药费,因此希望法官轻判。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