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讨钱

(新加坡25日讯)火爆男子被指常在小贩中心向食客讨钱,若被拒绝就破口大骂,至今已多次与人起争执,甚至还拿托盘砸食客。附近摊贩深感无奈,因顾忌男子年迈,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读者许先生(65岁,退休人士)联系《新明日报》,指有一名男子常在马西岭巷第20座小贩中心出没,还常与顾客起冲突。 许先生说,男子从去年开始,就频繁到小贩中心,每次都骚扰顾客,讨钱买饭。据悉,男子会直接坐在别人旁边或对面,开口要钱买饭吃,一般要求食客给他2新元(约7令吉)。 “去年,他也曾向我讨钱,我拒绝了他,并出言指责他不肯自力更生。他立即不悦,反而开始责怪我不给钱,我过后跟他吵了起来。” 记者走访小贩中心时,所有受访摊贩都说认得男子,指他经常来小贩中心打扰顾客。 面摊员工丽娜(30岁)告诉记者,男子住在附近,在那一带为人所熟悉,并常与人起争执。“他直接坐在别人的桌子讨钱,常惹得顾客不满,因此吵了起来。” 一名饮料摊主则说,部分食客虽然拒绝给钱,但会问男子需要什么食物。 小贩中心的常客唐先生(66岁,清洁工)说,男子脾气火爆,讨不到钱就骂人。 “你要是不给他钱,他会粗话问候,我们都被他骂过。有一次,顾客拒绝给钱,两人因此吵了起来,最后他还拿起托盘砸向对方,结果两人开始隔空丢盘子,互相攻击。” 其他受访的食客也说,曾见过男子,但一般上都会敬而远之。 曾惊动警方 摊贩感无奈 马西岭巷第20座小贩中心商联会秘书陈福明受访时表示无可奈何。 他告诉记者,男子确实会骚扰顾客,但不打扰摊贩做生意,顾客也不会因此不光顾。 “我们看他年纪大,虽然烦人,但没犯法,因此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据悉,男子与顾客的争执曾惊动警方到场,但最后也不了了之,如今摊贩都习以为常。
1月前
(新加坡15日讯)69岁妇女被指穿着时髦,却拖着行李箱称没钱搭车或吃饭,公然在乌节路讨钱,警员到场调查,妇女在沿街挨户募款法令下助查。 热心读者邓先生日前通知《新明日报》,指看到一名穿着时髦,拖着行李箱的妇女,每个星期天早上10时至11时左右,或下午3时至4时左右,到乌节路好运商业中心(Lucky Plaza)一带,以没钱搭车或吃饭为由,向路过的民众讨钱。 他说,从7月份开始他就注意到这名妇女,多次见到她乞讨后,担心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加上这样的行为有碍市容,于是在上个星期天报警。 记者今早10时走访时,看到妇女穿梭在人群中向不同的人讨钱,不过金额不大,多数是以硬币和2新元纸钞;警员到场后,不动声色观察妇女的行为一阵后,才上前查问。 警方受询时证实,一名69岁妇女因涉嫌抵触沿街挨户募款法令,正在协助调查警方的工作。调查在进行中。 任何人未申请准证在公共场合或沿街挨户筹款,将面对最高5000新元罚款,或最长两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专挑女佣伸手 专挑女佣下手,10分钟内两人给钱。 据观察,妇女乞讨的对象不包括新加坡人,她主要是向外籍女佣伸手讨钱,而短短10分钟内,就有两人掏腰包给钱,数额虽不大,但成功率颇高。 几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佣都说,经常能在好运商业中心遇到一些阿叔阿嫂自称没钱搭车或吃饭,而她们都会给对方几枚硬币。 其中一人说,对方或许是骗子,但见他们年龄大,可能无法工作,担心若是真的没钱回家或吃饭也是可怜,加上给的钱不多,所以不会放在心上。 记者沿着乌节路行走时,发现行乞者都是在较多女佣聚集的好运商业中心附近乞讨,其他商场如义安城、爱雍·乌节和百利宫等都没人行乞。 记者看到至少5名行乞者,但尝试沟通无果。  
5月前
5月前
(新加坡22日讯)被指到小贩中心的茶水档向老母亲讨钱,七旬父亲念叨儿子几句,怎知儿子当众向坐在轮椅的父亲甩巴掌,气得父亲当场报警。 这起事故发生在父亲节当天(6月18日)中午12时左右,地点在宏茂桥第409座巴刹与小贩中心。 目睹当时情况的热心读者告诉《新明日报》,当时一名40来岁的男子前来向母亲讨钱,父亲看不过眼骂了他,男子竟对自己的父亲动手,不久后就有警员到来。 记者走访现场了解情况。一名女摊贩告诉记者,男子的母亲在小贩中心的茶水档口工作。 “他没有工作,每天都会跟母亲讨钱。他爸爸看不过眼,那天才会骂他几句。” 不愿具名的女摊贩说,男子的父母亲都70多岁了,父亲更是行动不便,得以轮椅代步。 根据现场拍摄到的视频,父亲开口骂了儿子几句之后,穿着红衣的儿子站起来走向父亲,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当场一巴掌打在父亲脸上。 父拨电报警称被打 据《新明日报》了解,父亲过后自己拨电报警声称被打,警方和救护车都赶来现场。 女摊贩透露,事发后,已经好几天没看到那名父亲。 记者过后找到上述的茶水档,70来岁的女摊贩仅称丈夫已经出院,其余则表示不愿多谈。 新加坡民防部队答复询问时说,当天中午12时45分接到求救通知,之后将一人送往盛港综合医院。 警方答复询问时则说,当天上午11时55分接到求助通知,一名76岁的男子在意识清醒下送院。另一名48岁男子则在协助警方调查。调查仍在进行中。 儿气焰嚣张 还嚷:报警啊 儿子气焰嚣张,打了人还嚷嚷:“报警啊!” 根据视频画面,儿子块头不小,一巴掌打在父亲脸上,导致父亲的上半身摇晃了一下。 儿子打人之后,大摇大摆地走开,还不忘向父亲落下一句话:“报警啊!”,显然不怕父亲报警。 知情的摊贩透露,的确是父亲报警,当时其他人都吓傻了。 受访摊贩:儿不工作 每天向母要钱 受访的女摊贩指,那名儿子长年不工作,每天伸手跟老母亲要钱,母亲都逆来顺受。 “四十多岁的人了,每天都来咖啡店,听说他也没工作。” 据她形容,儿子打了父亲之后,母亲上前对丈夫说:“都叫你别惹他了!” 女摊贩称:“儿子会这样完全不尊重父母,都是母亲惯出来的。”
9月前
(新加坡23日讯)新加坡大巴窑出现一名“躺地叔”,两年来经常故意躺在地上等人扶,被指博同情,借机讨钱、求吃鸡饭、喝可乐。 《新明日报》报导,涉事的一名年近六旬阿叔,过去两年来经常出现在大巴窑中路第178座组屋的商业街。 街坊透露,阿叔总爱假装晕倒在地,博取路人的同情心,再乘机向好心人讨饭和讨钱。 附近服装店老板林女士(50岁)告诉《新明日报》记者,阿叔过去每个星期都会出现在走道上,尤其是傍晚时分。 “他几乎是定时、定点来‘演戏’,不是在垃圾桶旁,就是坐在街道中心的公共长椅上。” 林女士透露,阿叔的“剧本”千篇一律,都是在垃圾桶边上或从长椅上慢慢倒下,然后等待好心人出现;每当有路人好心上前扶起阿叔,阿叔就顺势使出苦肉计。 “他每次都申诉肚子饿,还很挑剔,有时指明说要吃鸡饭和可乐。” 一般上,阿叔会将好心人买的食物收起来,然后再躺下,继续等下一位路人,直到有人给钱,才甘心离去。 林女士说,她曾当场揭穿阿叔,结果遭后者怒瞪和挑衅。 “有一次,我提醒路人别上当,阿叔瞪着我,还竖起大拇指,说我好样的!” 不理摊贩劝阻 水果摊贩杜先生(23岁)则透露,阿叔已是该区的“名人”,没有摊贩不认识他。 “最初,大家都会同情他,但随着他每周重复出现,摊贩见怪不怪。虽然多次劝阻,阿叔不予理会,大家也无可奈何。” 不过,《新明日报》记者昨午走访时,并没有碰上“躺地叔”。 挑阴凉处躺 林女士说,阿叔对躺下的地点是讲究的,并不会随便乱躺,更不让自己“日晒雨淋”。 “他很挑剔的,有太阳时会躺在阴凉处,下雨时会躺在走道内,晚上才躺在街上。” 诊所员工:每月都得去“救”他 据悉,有路人看到阿叔“晕倒”,有时也会到诊所求助。 附近诊所员工迪卡(29岁)透露,她们每个月都得“救”晕倒的阿叔,让她们哭笑不得。 “到现在还是常有人来找我们帮忙,我们是医护人员,就算明知道阿叔的情况,却又不得不帮忙。有一次医生帮阿叔检查,阿叔不仅拒绝,还推了医生。” 惊动警方民防数十次 有摊贩申诉,“躺地叔”浪费公共资源,惊动警方和民防数十次。 附近多名摊贩指出,阿叔每个星期来“演戏”,不少路人为此报警和打电话叫救护车。 过去两年来,警员和医护人员常赶到现场,最后不了了之,严重浪费公共资源。 “每个月至少一两次,两年起码几十次了。”
10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