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脚车

2月前
一般年事高的人常常因失肌孱弱而步履蹒跚,并且比较容易失衡而导致跌倒骨折等等的意外,因而他们对于体能之活动产生恐惧心态——姑且谓之惧老症,进而舍弃诸多牵涉体力的运动。实际上,诸多医学研究报告显示适当的运动有益于老年人缓减失肌,增强体格的柔韧性,而降低摔跤的几率。 我曾是穷乡僻壤癖好东奔西窜的小精灵,似乎一匹脱缰的野马。自从上学后,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异国,脚踏车即与我形影相随,未曾间断过,臻至耄耋之年。近来,缘由自己年迈,老伴与儿女们的劝告声四起,祈我将它置之高阁,以免招惹不测。 然而,我执着地没放弃自己的爱好,却坚决地将惧老心态抛到九霄云外,坚信舒畅的内心与健朗的体格与骑脚踏车肯定有息息相关的存在,何能罔顾它的赐予呢?失却自己的钟爱与自由,是何等的叫人沮丧心寒阿! 与此同时,我左思右想,为了平缓亲人沉重的焦虑,今年借着生日为借口,买了一辆三轮脚踏车。三轮车四平八稳,翻车的概率极为低微,好让家人舒了一口气,如释重担,皆大欢欣。 这架三轮车虽属电动式,但它是以脚划辅助电力驱动的,不甚费劲即可悠然攀越高度斜坡。可是,驾驭三轮车与骑两轮脚踏车有所不同,开头需要经过一段磨合。首先,转弯时必须尽量放缓速度,不可如骑两轮车那么轻松宛如鸟儿飞行般,不然会因失控侧倾而导致翻车事故。此外,侧倾度大的路面也容易翻车,应尽可能退避三舍。特别在快速行驶时刹车务必先刹后轮,绝不得猛然先刹前轮,否则会使车子左右摇摆,下斜坡时尤应该留意。 我社区山丘起伏,马路两侧枫树绿荫葱茏,绿草如茵,畅游于树荫间,凉风拂面,心旷神怡,宁静中沐浴着阳光吸取氧分子,那是多么逍遥潇洒啊!每当骑着铁马飞驰之际我脑海却不期然浮现小时候跨着成人的单车与玩伴在园丘追逐的情景,不禁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胸怀童心是我所珍惜的人生态度,亦是内心畅然的泉源。 值得一提的是,暮年之辈往往不甚用脑力,任由它在岁月长河里流逝,漠然过着云淡风轻的日子。都说,如果你不使用它,你就会失去它。同理,脑力犹如铁具,久之不用则锈。顺带提一下,我高中后离乡背井在异国求学谋生,便与华文脱了节长达半世纪有余,因而它留在我脑际的印象宛若残垣断壁,斑驳不堪。这给爱好涂鸦往事的我带来莫大的困惑而纷扰不安。那时我已身处古稀之年,然而,为了解困,我却立志摒弃惧老心态,竭尽脑力重新起步翻书寻字串句子成文。说实在的,我使用键盘敲打方块字已有五、六年光景。几经不懈地动用脑筋,如今,终于能略见一丝半缕的曙光,深感幸甚至哉! 不说年岁,凡人都得体动脑动,方可拥有灵活的心灵。谨此却告高龄人士,扬弃惧老症的阴影吧,尽其所能昂首挺胸,勇往直前,实践心仪的目标,前方将有一幅悦目的风景画。
2月前
念小学一年级的1960年代,我身子矮小骑不上爸妈的笨重老脚车,每天清晨都得徒步提着那外婆以细铁线加固底部的藤篮书包上学。近两英里的路程,沿着乡村的黄泥路,听见在后方的班上同学喊着“快快跳上阿叔公牛车”,便以习惯了前三后一的马步,一蹴上了牛车后木斗,阿叔公也很乐意地把我们顺路送到校园门口。 靠着机灵盘算的便利,我等总估计好阿叔公的牛车那天会经过这条村路,便等着那顺风牛斗车。站在车后斗,一路上是两边树梢婆娑,群飞的鸟儿啁啾,清风吹拂着脸庞。我们坐在倾斜的枕板木上,阿叔公则鞭策着慢条斯理的老牛,在摇幌车斗的尾端坐着,伸长脚便能接触黄泥地的校鞋搓磨踹着泥地耍乐,经过村里时那鸡飞狗逐的激景,更是让我们嘻嘻哈哈得不亦乐乎! 我以在班上拼得好成绩作为奖赏,央求了妈妈好些日子,小学三年级终得偿心愿,让妈妈带着我到脚车店。我识货地指定要英国进口的鲁冰逊牌子脚车,要价128 dollars——比起让人倾慕、排在第一位踩踏时能发出“嘀嘀塔塔”声响的昂贵英国名牌“礼里”牌脚车,它还算脚车界排行榜里的老二。妈妈把积蓄掏出说:“这脚车是一般人好几个月的工资呀。” 乡民的护身良伴 那大不列颠帝国的殖民时代,一英亩的优渥农地市价约500 dollars。我踩踏着脚车上学,每天抹拭脚车,脚车电池附靠前轮转动发电,亮起前面的照明灯及后车架的闪烁灯泡。依着少年的活力与野劲,我在乡间园地与同伴一起踩踏着脚车,练就不捉手把的转弯工夫,及单脚踩踏凳的“特技”,也在夜间测试着奔驰的速度,与越快就越强的脚车灯光较劲。 校园里,除了分当两华小校长的夫妻拥有部英国迈纳(MINOR)黑色娇车,老师们都以脚车代步。务农为主的小乡民众则多以重型横杠骨架大脚车奔驰园地劳作,在清晨幕色黑暗下骑着脚车拼一日之计,汗流浃背。大家以脚车后座的大竹篮运载农作物批给收购商,不畏风雨地劳累,磨练出硬朗的体质。 脚车,阳光、风雨是乡民的护身良伴。小乡生活作息平淡,平日偶有从一镇往另一镇的巴士载客,或是英输罗里及军士卡车队经过。坚实的大脚车配搭的盖蓬三轮车,则成了小乡间载客的短程交通工具。当年漏夜待产妈妈,及迎回家园的小宝宝,都得助力于三轮车夫的熬夜待候。 时光荏苒,如今再也不见小学生徒步上学了,小镇的牛车及三轮车也成了历史。议员为争取乡民支持,让县政府耗资在园地间筑起坚实的道路,方便农民的皮卡车及甘榜内的民众安全川行。从事种植业的新一代更是为了方便,省时,省力,更让踩着脚车来回园地的一幕成了古早追忆的画面。 10年前,我在脚车行看见一部日本进口二手脚车,想再次体验久违的踩脚车乐。眼见脚车架钢质与脚车部件极有品味,老板说:“这是限量进口,150令吉一部”,我毫不犹豫地赶紧买下。它的加减速轻重设计,不锈钢铁身架,在小镇间随意川行经年,没有消耗汽油的负担,没有泊车位的烦恼,没有单程道的限制,更没有被交警开违规罚单的威胁,短程川行,方便无比。 近年奥林匹克脚车赛掀起热潮,逢周假的清晨时分,前后方追随着护驾车辆的脚车赛选手头戴安全帽,在乡间园丘路及甘榜锻炼体能与速度。我在甘榜巧遇小歇的男女脚车选手,手臂及脚肌坚实,个个虎背熊腰。据悉,一台工艺精良的极轻脚车要价近4万令吉。心里不禁盘算:“脚车近乎与汽车等价,而眼前的彼等却偏爱脚车。”
2月前
(古来23日讯)为鼓励脚车骑行活动,古来市议会近期在太子城城市森林公园的行人跑道加设了脚车道,也在优美城筑建一座骑行公园,让脚车道与跑步者及车子“抢道”的课题再次掀起热议。 古来市议会是于2019年开始,为响应减碳城市的号召及鼓励脚车骑行活动,逐步将优美城及太子城多条主干公路最左边的车道,规划出一条宽窄不一的脚车道,希望让脚车骑士在相对安全的情况下行驶。 不少民众认为,骑行公园是非常好的建设,可以让爱好骑行的脚车骑士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在骑行公园自由及安全地骑行。 他们表示,脚车道理应设在适宜及安全的地点,而非对他人构成危险的路段或公园。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依据民众的反映,到太子城城市森林公园观察,发现当局虽然在公园跑道旁划上了宽度不一的脚车道,但到公园骑脚车的民众,大多数都没有骑在脚车道上。 经常到城市森林公园晨运的受访民众周美成表示,脚车道应该设立在适当的地点或场所,而不是森林公园所有的跑道,以免为步行或运动的民众,特别是小孩及老人的安全构成威胁及意外风险。 他说:“除非是骑行公园,当局在公园设脚车道时,应将脚车道规划在特定的区域,而不是在所有的跑道上,都划上脚车道。” “现有的跑道已相当狭窄,将跑道的一半规划成脚车道,相当不恰当及浪费资源,更何况脚车道只标明图案,却没有脚车骑行方面的指引,很容易让骑士出现混乱及意外。” 他表示,为推动骑行运动,将部份道路规划为脚车道原无可厚非,毕竟车子和摩托车的速度相当快,增设脚车道,可以提醒其他交通工具放缓车速,有助于保护骑行者的安全。 爱好骑行的黄振友坦言,在公园划脚车道并不适合,因为脚车道的存在,可能防碍跑步者。 他说:“我比较多的时候是自由行,偶而也会在优美城工业区的脚车道骑行。对我而言,就算有脚车道,仍不适合在交通繁忙的路段骑行,因为脚车道相当窄狭,一不小心便会骑出跑道,特别是直行道路,往往容易被身旁路过的车子吓到,非常危险。” 另一名爱好骑行者张育生则表示,他选择的骑行路线,是很少人潮的路段,如公主城夜市集的商业区。 他坦言,脚车道的设立,应该是在推广及鼓励脚车运动,但古来现有的脚车道,却是将原本的车道变小,抢去其他交通工具的车道,对其他公路使用者构成压力。 “很多人大白天在路上行驶时,不敢将车子驾入脚车道,导致在另一条车道行驶的我们,因为两辆车非常靠近而产生压力。” 他说:“如今他们在森林公园与跑步者抢跑道,甚至听说会在埔来山设脚车道,这是非常不适合的,毕竟脚车的车速,对跑步者是一大压力和威胁。” 他表示,如果因为脚车与人,或与车子争道而发生意外非常得不偿失。随著骑行公园的建设,希望当局在公园启用后,能取消道路及公园的脚车道,以避免意外发生。 马华古来区会主席曾繁翀表示,将原有的道路规划出一条脚车道是有欠理想的方式,特别是车辆多的繁忙道路,随时会为骑士带来意外风险。 他指出,如果道路够宽敞,比如拥有3条车道,在最左边的车道规划脚车道,还勉强可以接受;反之,在只有两条车道的道路划脚车道,只会让道路变窄,非常不恰当。 他说,一般脚车运动爱好者都会避免在车辆拥挤的地方骑行,他们会规划好最佳及安全的道路进行活动。因此,从繁忙道路增设出来的脚车道路线,不会是他们的首选活动地点。 他说,如果政府要鼓励民众骑脚踏车,可以设立如优美城的骑行公园,或者加宽道路另辟脚车道。 他强调,在原有繁忙的车道硬加一条脚车道,只会让脚车骑士误以为“很安全”,但实际上可能会导致一些司机在开车时产生混淆,间接带来意外的风险。 古来警区主任陈胜利受访时表示,所有交通工具都能在路上行驶,但按照条规,脚车不能在大道及快速公路骑行。 他说:“如果马路设有脚车道,脚车就被限制只能使用脚车道,否则意外发生时,脚车骑士将是错的一方。” 他表示,由于古来的脚车道设在原有的道路,导致原有的道路变窄,当该路段没有脚车出现时,车辆可以在脚车道行驶,唯当发现有脚车出现时,车辆必须放缓车速,让道给脚车,否则当意外发生时,错的一方将是车辆。 他说:“我们的看法是马路必须扩大才能建脚车道,而不是在现有的车道筑脚车道。” 他表示,在公园建特定脚车道的情况也一样,脚车必须骑行在脚车道内,民众在跑步时,若发现有脚车出现在脚车道,他们也必须让道脚车。
2月前
(新加坡8日讯)新加坡有公众申诉,多年来脚车停放在当地地铁站外,上星期却看到“禁止停放脚车”告示,结果日前脚车就被拖走,如今要付30元(新币,下同;约103令吉)才能取回。 公众王女士(50岁,清洁工人)向《新明日报》申诉,自己超过10年来都在新加坡海军部地铁站外、靠近巴士站附近的走道停放脚车。 “平时那里停放了很多辆脚车,我每次会从家里骑脚车去地铁站,然后转搭地铁。” 她指上星期曾看到停放脚车的附近栏杆贴了告示,指禁止公众把脚车停在那里,不然将会被拖走。 “我11月1日要取脚车骑回家时,却发现脚车不见了,之后看到一张小告示,叫我去找地铁站职员领取脚踏车。他们要我还30元才可拿回我的脚车,但我始终不肯。” 她解释,很多老人其实不知情,隔天还是有公众在那里停车。 《新明日报》记者过后走访地铁站外,发现那个区域有专门给脚车停放的黄格,但黄格左右两侧之前原本停放不少脚车,如今都已经被拉起警戒线。 附近栏杆则贴了很多“禁止停放脚车”的告示,否则会被罚款30元。 公众西蒂(36岁)受访说,这里经常停着很多脚车,婴儿车经过时会有一点挤。 “我上星期一才发现有这样的告示,之前没印象有看过。” 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公众受访时说,她觉得如果这里停放太多脚车会有潜在风险,那么就应该罚款,毕竟安全第一。 公众:应给一次警告才罚款 有公众指,应该多给一次机会才罚款。 附近居民陈女士(60岁)受访说,很多老人看不懂告示,因告示没附上华文翻译。 “我觉得罚贵一点,那些人才会记得,然后不会再那么做。但是,我觉得在开出罚款之前,应该先发信警告,多给他们一次机会,之后才罚款处理。” SMRT:常收到反馈 骑士乱停脚踏车阻道 新加坡SMRT地铁有限公司总裁蓝晓开受询时说,经常收到通勤者的反馈,称有骑士乱停放脚车,阻碍地铁站外的人行道、轮椅和个人行动辅助工具(PMA) 使用者进出地铁站的斜坡道。 “为保障乘客及斜坡道使用者的安全,我们自今年9月起已在非许可脚车停放处,在个别脚车上贴告示,通知骑士把脚车停放在指定处。” 他指在移走任何脚车前已提前通知骑士,为了便于理解,告示还附有简单的图片和不同语言的翻译。 根据新加坡轨道交通系统 法令,对于此事,当局可罚款高达5000元(约1万7223令吉)。
4月前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躲在被窝里,像是空心树木里的害虫,被迫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震荡。可树外的啄木鸟早已锁定我的位置,孜孜不倦地敲击树干。士可杀不可辱,与其遭受极刑至死不如主动献身。我视死如归地打开房门,我的爷爷站在外头。这一幕像极了冒险游戏的开头。他在电子游戏里充当接待玩家的角色,现在逼迫我接受不可跳过的新手任务。 “来!现在带我去巴刹买一点东西!”我无从选择,只好带着匆匆梳洗的脸和他一起去完成任务。 院子里停着一辆脚踏车,一辆国产四轮驱动车。如果我还小,我会选择脚踏车,然后模仿台湾偶像剧里的女主侧坐在后座上,让我的爷爷成为我的驾驶员带我到巴刹。可我的年龄已经老大不小,体重也不减反增,唯一还“小”的大概只有我的思想。所以我选择了四轮驱动车,邀请我的爷爷成为我的副驾驶。我在驾驶途中瞧了眼时间,约是九时一刻,对年轻人而言为时尚早。时间尚早,但天上的太阳已经迫不及待展现它傲人的光辉。路程不长,但我的爷爷反反复复地走过,于是头发被晒得褪去了青丝。我走得少,就保留了一头黑发。 一到巴刹,扑面而来的是鱼腥夹带地上污水的味道。路两旁彩色遮阳伞林立,伞下是吆喝叫卖的小贩。现实与记忆中的画面相叠,恍如隔世。我跟在爷爷身后,脑袋昏昏沉沉。分不清是昨晚熬夜的后遗症,抑或是海马体因为挖掘过于深层的回忆而感到生疼。我们的第一站是鱼摊,折叠桌上摆着一盒盒已分类的鱼。我站着看鱼,死去的鱼眼睛都带着微微的污浊。我分不清鱼的种类,我只清楚它们经过烹饪后都会变成好吃的鱼类。但我的爷爷熟门熟路地挑起了鱼,还可以说出鱼类的名字。可惜,说错了。 那个年轻的马来鱼贩笑着纠正他,我的目光也从鱼类投向我纵横巴刹数十载的爷爷。可即便记错了名字,也不妨碍他买下那几条鱼。然后走向下一个摊子。许是太阳迷了眼,我在爷爷的眼睛里也看到了岁月沉淀的浑浊。 我把爷爷困在了过去 我的爷爷走得慢,我几步上前就追上了他。他在鸡蛋摊前和老板聊天。马来老板看到我,很快便认出了我,说我是以前坐在爷爷脚踏车后的那个小女孩。我惊讶于他良好的记忆力,因为我对他全然没有印象。我只记得他隔壁的报纸摊上有我小时候每每必买的小博士杂志,一本两块二。我的爷爷买了一托鸡蛋后,还不忘和鸡蛋小贩话家常。我受不了炎热的天气急急忙忙走向车子。当我已经把今天的战利品安置在后座时,我的爷爷还在路的对岸。 我的爷爷走得慢,我短短几步的距离,他要花上好一段时间才能跟上。他越过那窄窄的马路时,我又生怕路上的车子不肯让让他。我的爷爷好像老了,不像从前能走在我的前面了。也许他在我的人生路上未曾走在我前面,只是儿时他用脚踏车载我的背影让我生出了错觉。当我不再坐上爷爷的脚踏车,当我朝前方的未来用力奔跑时,我不知道我的爷爷没有追上我。我要是一直不回头,就不知道我的爷爷走得慢。慕然回首,我看见我把爷爷丢在了过去的那个巴刹。我把他困在了过去,追逐没有他的未来,而他只是奢望和我的现在。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新山18日讯)新山市区有一道非常独特的风景线──从新柔长堤边上的富力广场连接至新山关卡的行人天桥,周一至周五凌晨5时至6时是行人天桥上“人车共行”的高峰时段,桥头和桥尾也停满各类脚车和电动滑板车。 这座长达650公尺,全市最长的行人天桥上,展现了另类“新新关系”(新加坡与新山)的故事。 周一至周五,天还未亮时,许多越堤族已起早摸黑来到这里,一些人选择快步行走,另一些人则选择骑乘脚车或电动滑板车,从桥头“赶路”至桥尾,试图以最快速度进入新山关卡。 因此,天桥的两头,变成了许多脚车或电动滑板车的停放处,它们被主人从一头解锁了又被锁在另一头;在天桥上穿梭,就是它们的使命。 从桥头至桥尾,每天约停放数百辆脚车和电动滑板车。它们为何会被停放此处?它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故事?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记者为您直击报道。 行动管制令期间,在新加坡任职仓库主管的黄嘉轩(23岁),被迫在新加坡租房间居住,每月租金高达500新元(折合逾1700令吉)。 马新边境开放后,他和许多人一样,结束新加坡的租约,搬回新山。如今,新加坡一间房间租金已飙涨至1000新元(逾3400令吉)。 黄嘉轩的家人住在马西,为节省路程,换取更多时间休息,他和朋友以2700令吉的月租合租下新山关卡附近的公寓单位。每日清晨五六时,他从公寓单位徒步至这座行人天桥,再进入新山关卡,以求早上8时许抵达新加坡的公司。 他说,行人天桥周一至周五凌晨5时至6时许,是“人车共行”的高峰时段。若以脚程计算,从桥头走到桥尾,需耗时8至10分钟。 他认为,部份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人士,或可能从事需要长时间站立的工作,例如售货员、餐饮业员工、厂工等,回到新山已疲累不堪,因此,返抵新山取道行人天桥时,就使用脚车和电动滑板车代步。 更重要的是,一些人从新加坡下班返抵新山,已是午夜,需独自过桥,这时桥上行人稀少,使用骑行工具,不仅省时也安全。 不过,大批骑行工具的停放,也引来了窃贼。 他提到,去年年中,朋友购入小米电动滑板车,岂料一星期后被人偷走,令朋友心痛不已。 他认为,桥上靠近桥头和桥尾处虽装有监控系统,惟仍不足,需添加监控装置。 此外,他透露,数月前,他途经行人天桥转弯处,或因视觉死角关系,差点被高速行驶的电动滑板车撞上,所幸及时闪避,未有大碍。 他提议当局,把行人天桥的桥面一分为二,即一个是行人专用,另一个是脚车和电动车的专用道,不仅能让行人和骑乘者共享行人天桥的便利,又能提升安全。 除了一些住在附近公寓的住客之外,不少居住在其他地区的人士,也会把车开到天桥附近停放,然后取道行人天桥,在桥上骑脚车或电动滑板车,以求用最快速度去到桥尾的新山关卡。 来自淡杯、在新加坡快餐店打工的拉兹(29岁),就是其中一人。 拉兹骑的是折垒式脚车,在受访这天恰巧值午班,他上午10时许从淡杯住家出发,在桥头取脚车,骑行到桥尾,已是上午11时。 他说,这个时间来到行人天桥,桥尾已停满脚车和电动滑板车,有时找不到地方停放和扣锁脚车。 询及为何选择在行人天桥上骑脚车,拉兹解释,桥身很长,骑脚车可省时,而更重要的是,午夜12时下班回到新山,行人稀少,独自在行人天桥上步行较危险,骑乘脚车不只快也安全。 关于新山市长宣布将另觅脚车和电动滑板车停放处,拉兹希望当局能在靠近桥头和桥尾的地方,架设双层脚车免费停放区,以容纳更多脚车停放。 另一方面,洋名文生的越南游客和两名同籍好友到大马旅游,看到行人天桥上井然有序地停满脚车和电动滑板车,感到很特别,于是和好友拍照留念。 他们继吉隆坡的行程之后,入住新山市区酒店,徒步走过行人天桥到广场逛街,准备次日启程前往新加坡。 他受访时说,越南人主要以摩托车和脚车代步,新山的行人天桥上脚车和电动滑板车排放整齐,风景独特。 这座从富力广场连接至新柔长堤新山关卡的行人天桥,多年前已移交新山市政厅管辖。 新山市长拿督莫哈末诺阿占日前接受媒体记者询问时表示,民众在离开新山边境之前,将脚车和电动滑板车停放在行人天桥上,并不合适,市政厅正拟长远解决方案,寻觅合适地点,让民众停放脚车和电动滑板。 莫哈末诺阿占透露,有关地点或靠近苏丹依斯干达大厦(BSI,新柔长堤新山关卡所在)的巴士等候区一带,可停放较多脚车和电动滑板车。 另一方面,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受访时表示,随时代改变,未来使用脚车进入新山市区的人士将越来越多,因此,市政厅为市区规划脚车专用道,鼓励民众骑乘脚车游市区,以达至节能减碳目标。 他提醒酒店与购物中心业者,应高瞻远瞩,为酒店和购物中心增设脚车停放区。 关于民众建议把行人天桥的桥面交通规划一分为二,即行人使用的步道,另一则为脚车和电动滑板的专用道,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表示赞同。 曾笳恩希望市政厅朝此方向规划,提高桥面交通安全,达至双赢。 此外,曾笳恩觉得,脚车使用者将越来越多,当局应优先展开短期方案,即在桥头与桥尾原区增设双层脚车停放架。 他分析,双层脚车停放架未来将随著使用者的增加,而达到饱和。当局应拟定长远方案,尽速在行人天桥附近觅适合地点作为脚车停放区。
8月前
(新加坡3日讯)六旬阿叔骑脚踏车,疑不满旅游巴士太贴近,上车捣乱还打伤人,最终被警方逮捕。 《新明日报》报道,这起事件于6月29日下午5时30分左右发生,地点是余东旋街,珍珠大厦前的路段。 根据社交媒体流传的视频,当时一辆旅游巴士停在珍珠大厦前,附近还有数辆警车,路旁也有数名警员在场调查。一名身穿白色上衣以及深色短裤的阿叔,被警员上手铐,并带上警车。 记者昨午走访事发地点,几名店家受访时都表示,当天确实看到警员到场,也看到一名穿着短裤的阿叔被警方问话,但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店家说,当时并没有看见任何争执,一直到有警察到场,他们才察觉事态严重。 “据悉一个穿短裤的阿叔被警察叫住问话,然后我们也发现巴士的出口处,楼梯那里都是东西,丢到很乱。另外,巴士的挡风玻璃也裂成蜘蛛网状。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巴士才刚刚放乘客下车不久。” 据记者了解,当时身穿短裤的阿叔骑着脚踏车经过该处,相信是不满旅游巴士太贴近自己,才会与司机对质。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通报,一名64岁男子因公共滋扰被捕,一名73岁男子则在意识清醒下送院,调查仍在进行中。 挡风镜裂 疑似被砸 记者联络上旅游巴士的公司,公司负责人受询时指出,目前案件已交由警方处理,因此不便透露更多详情。 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旅游巴士停在该处时,挡风玻璃已经破裂,感觉是被硬物砸中导致,至于是否与阿叔有关,目前则不得而知。 阿叔被捕 2男女助查 根据视频画面,阿叔被带上警车后,现场还有一男一女提供信息,似乎在讲述案发经过。 当时,旅游巴士占据着最左边的车道,前后方都停放着警车,但并未造成交通阻塞。
8月前
8月前
(新山10日讯)20余岁巫裔男子骑乘脚车,手持巴冷刀在新山班兰华小前方道路抢劫一名妇女,妇女在混乱摔倒,伤及手肘,被抢走手机和现金,损失数百令吉,警方刻在追捕男子。 这起劫案于昨日傍晚6时许在新山班兰新村的巴拉斯1路发生。案发后,该名独行匪的一把巴冷刀掉落在地上。 新山南区警区主任拉勿今日受询时证实上述劫案,并强调警方正在追捕案中男子。 拉勿透露,警方于昨晚8时52分接获上述劫案投报,被抢劫的是一名年约40岁的妇女。 他说,案发时间为昨日傍晚6时40分,干案的匪徒相信是一名巫裔男子,年约20岁。匪徒干案时骑乘脚车前来,干案后骑脚车逃离,并在现场留下一把巴冷刀。 他列出匪徒的特征,促民众协助提供线索,以便警方能迅速破案,逮捕匪徒。 他指出,匪徒蓄短发,身材瘦削,身高165公分,干案时身穿黑色汗杉和暗色长裤,皮肤比较白,脸上未留胡须。 警方援引刑事法典394(抢劫致伤)条文查案。罪成者可被判处监禁最高20年,以及罚款或鞭笞。 他强调,警方正在追捕男子,民众若有线索,可联络新山南警区总部热线(07-218 2323),或查案官莫哈末法兹尔(011-406 78218)。 另一方面,据了解,案发时,附近居民曾听到妇女的叫喊声,并外出协助。 女子到警局报警后,警方曾携女子回到现场调查。 当地居民表示,他们对此事深感忧虑,希望警方尽速逮捕案中男子;居民也相互提醒外出时,需小心提防。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