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气球

8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来缅甸旅游的照片发帖上网,很多人看见会问:“不危险吗?安全吗?”移开电话屏幕,友人正在Bagan庙宇外,阴暗的纪念品小摊选购竹品用具。阿姨对我说一口听不明白的缅语,手中操弄着细长钢铁柱,在黑色的盖子上随手弄画。我转过头跟大家说她可是画曼陀罗的神手,密集的曼陀罗,线与线毫米之隔,笔头一下就能画出均称。这种独有的才华让人欣赏,而她没放弃这份行业更是让人起敬。 夜幕低垂,我们上车离开时友人说,这是她们今天摆摊开的第一张单。难怪阿姨的女儿一直在我们逛庙宇时紧随在后许久,原来是希望我们过去摊位看一下。车子转入Bagan美食街,友人说最旺的餐厅都不必排队了,以前这条路晚餐时间可堵了,现在空荡荡。我们叫菜吃饭,老缅菜或华人菜太合我胃口了,太好下饭!对我而言几乎没有翻车的味道,味觉八字很合。心里开始思考这种“今非昔比”在靠旅游吃饭的缅甸大小民众心中是什么滋味。我在Bagan整个旅程只看到三四位老外脸孔,还有我们这几位外地人。早上Balloons Over Bagan的热气球体验,除了我们也只看到还有另一个起飞而已。友人说以前有十多个在空中飘,景色可蓬勃。淡淡的语气反映他这趟来也为支持当地旅游。 如果不是弟弟要结束在缅甸8年的工作了,我也没任何动机来一趟缅甸。缅甸完全不在我主动想去的地点里。身为姐姐的我总觉得没有参与到弟弟人在异乡的生活,但跑尼泊尔却跑成精,不来探望弟弟一次很说不过去。 终于我来了缅甸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也约好来坐拥5000个庙宇佛塔的古城Bagan,见识南传佛教的宏伟建筑,带颂钵来跟古迹拍拍照。 我们从曼德勒开往Bagan的3小时长途车,遇过3个军人站岗的路检站。友人开车窗讲几句,军人阅过每个人的脸孔便说可以走了。这是我此趟旅程看过的军人。 弟弟说班机抵达时的文件检测如以往一样,大家一下机就要出示打印出来的疫苗证书、缅甸旅游保险单以及在飞机填写的入境表格。他说强制买旅游保险为后疫情的保障。网上申请缅甸签证部分,会自动引入保险签购,需要上载来回机票、酒店订单、疫苗证书、保险单,3工作天里自有批核回复。 全世界迎来后疫情时代,中国终于也开放了。中国人可飞入缅甸了,但缅中陆面边界未开,缅甸怕中国疫情的影响。而缅甸人民因为他们热爱的政治人物被关,团结起来抗争、示威又罢工,也正式搁浅两年了。而缅甸当今还是被列国际旅游的“危险国家”名单。这“危险国家”标签是我急着申请签证时没有察觉的说法。 但是我来这里就是吃喝玩乐得一路无障碍,旅客稀少正好横行。由于他们的国情,反而对这些11到13世纪的寺庙群,更生“成住异灭”的感慨。   更多文章: May子/隔机观火 May子/大扫除寻宝 May子/过年孝敬谁? May子/给27岁的一封信
12月前
1年前
我们叫菜吃饭,老缅菜或华人菜太合我胃口了,太好下饭!对我而言几乎没有翻车的味道,味觉八字很合。 来缅甸旅游的照片发帖上网,很多人看见会问:“不危险吗?安全吗?”移开电话屏幕,友人正在Bagan庙宇外,阴暗的纪念品小摊选购竹品用具。阿姨对我说一口听不明白的缅语,手中操弄着细长钢铁柱,在黑色的盖子上随手弄画。我转过头跟大家说她可是画曼陀罗的神手,密集的曼陀罗,线与线毫米之隔,笔头一下就能画出均称。这种独有的才华让人欣赏,而她没放弃这份行业更是让人起敬。 夜幕低垂,我们上车离开时友人说,这是她们今天摆摊开的第一张单。难怪阿姨的女儿一直在我们逛庙宇时紧随在后许久,原来是希望我们过去摊位看一下。车子转入Bagan美食街,友人说最旺的餐厅都不必排队了,以前这条路晚餐时间可堵了,现在空荡荡。我们叫菜吃饭,老缅菜或华人菜太合我胃口了,太好下饭!对我而言几乎没有翻车的味道,味觉八字很合。心里开始思考这种“今非昔比”在靠旅游吃饭的缅甸大小民众心中是什么滋味。我在Bagan整个旅程只看到老外脸孔,还有我们这几位外地人。早上Balloons Over Bagan的热气球体验,除了我们也只看到还有另一个起飞而已。友人说以前有十多个在空中飘,景色可蓬勃。淡淡的语气反映他这趟来也为支持当地旅游。 [nonvip_content_start] 如果不是弟弟要结束在缅甸8年的工作了,我也没任何动机来一趟缅甸。缅甸完全不在我主动想去的地点里。身为姐姐的我总觉没有参与到弟弟人在异乡的生活,但跑尼泊尔却跑成精,不来探望弟弟一次很说不过去。 终于我来了缅甸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也约好来坐拥5000个庙宇佛塔的古城Bagan,见识南传佛教的宏伟建筑,带颂钵来跟古迹拍拍照。 我们从曼德勒开往Bagan的3小时长途车,遇过3个军人站岗的路检站。友人开车窗讲几句,军人阅过每个人的脸孔便说可以走了。这是我此趟旅程看过的军人。 弟弟说班机抵达时的文件检测如以往一样,大家一下机就要出示打印出来的疫苗证书、缅甸旅游保险单以及在飞机填写的入境表格。他说强制买旅游保险为后疫情的保障。网上申请缅甸签证部分,会自动引入保险签购,需要上载来回机票、酒店订单、疫苗证书、保险单,3工作天里自有批核回复。 全世界迎来后疫情时代,中国终于也开放了。中国人可飞入缅甸了,但缅中陆面边界未开,缅甸怕中国疫情的影响。而缅甸人民因为他们热爱的政治人物被关,团结起来抗争、示威又罢工,也正式搁浅两年了。而缅甸当今还是被列国际旅游的“危险国家”名单。这“危险国家”标签是我急着申请签证时没有察觉的说法。 但是我来这里就是吃喝玩乐得一路无障碍,旅客稀少正好横行。由于他们的国情,反而对这些11到13世纪的寺庙群,更生“成住异灭”的感慨。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