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汽油

17小时前
2星期前
1月前
3月前
5月前
5月前
(拉美士27日讯)约100年前,拉美士就已有一间汽油代理商,商号叫做“陈万青号”,英文名叫Chop Tan Ban Cheng。 当英殖民地政府约于1950年颁布实施紧急法令,把散居在园芭里的居民移至新村之前,拉美士的丁能路和巴刹路已有商店了。 1928年,一位叫陈后铢的商人,获得蚬壳标(Shell)公司授权成为汽油代理商后,就在今天的依布欣路敦拉萨路之间小区里,设立一个手摇式汽油桶做生意。 陈展采:祖父屋旁搭寮子卖汽油 陈后铢的孙子陈展采(67岁)对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表示,这个小区里有亚答屋、椰树、印度穆斯林“Bayi”茶档,以及后来的“椰树下食店”。 他说,祖父开设一间名叫“陈万青”的商号经营汽油生意。祖父于1939年去世后,父亲陈惟尊(1923-1999年)接手生意。 他说,据父亲生前透露,祖父售卖汽油的早期年代,联邦道路还没贯穿到拉美士,当年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是火车,而据称汽油是从昔加末等地,运载到拉美士下货。 地段遭征地让路发展 他表示,其父亲透露祖父在屋旁搭建一个简单寮子售卖汽油,当年的汽车和摩托车十分稀少,主要顾客群是罗里、军警车辆。 在他出世的1956年,蚬壳标公司在父亲卖油的隔邻,购地搭建一座油站交由父亲管理,父亲把“陈万青Tan Ban Cheng”老招牌,挂在油站办事处进口处,前来添油的顾客们都能看到这招牌。 他表示,2004年,政府展开金马士至亚依淡道路扩建计划,征用他们家族代理的油站地段后,自此陈万青蚬壳标油站走入历史。 目前经营煤气代理 他说,其父在1969年获得蚬壳标煤气代理权,后来蚬壳标煤气易名为Mira Gas。目前,他的弟弟陈展宜(65岁)和姐姐陈丽珍(70岁)使用陈万青商号,打理煤气代理生意。 他表示,目前拉美士镇里镇旁共有5间油站,在过去很长的一段岁月里,陈万青油站是拉美士镇里唯一的油站,是很多拉美士人的共同回忆。 9兄弟姐妹都曾到油站帮忙 陈展采表示,他们9位兄弟姐妹都曾在父亲经营的陈万青添油站帮忙。 他在拉美士念中学时,每天早上6时许和兄弟去油站发动引擎后才去念书。 他表示,一旦引擎故障无法发电,油站就无法做生意,因此父亲就会急着找技工前来维修。 他说,当年的油泵设有一个手摇添油方式,惟十分吃力,因此停电时只能给摩托车添油而已。 他表示,由于父亲经营的油站在很长一段岁月是镇里唯一油站,因此偶尔晩上收工后军警或消拯员上门,也得开店为他们的车辆添油。 他表示,油站没有电供就无法做生意,而家族曾经经营的油站,经历引擎、私人供电和目前国能供电的岁月。 李阿忠:光顾直至结业 拉美士村民李阿忠(82岁)早年住在丁能路芭园里,在紧急法令时迁至拉美士新村后,就开始骑脚车往返约10英里割胶。 当年,由于他还没有摩托车或车辆需添油,因此不曾与陈万青添油站交易。 在他的记忆中,拉美士早年除了陈万青宝号的蚬壳油站之外,在依布拉欣路和联邦大路交界处,还有另一间似是美孚品牌的油站。 上世纪70年代,他购买人生第一辆摩托车后,就与陈万青油站结缘,直至该油站在2004年结束营业为止。 他表示,当年他用700令吉储蓄购买一辆70CC的本田摩托车,取代原有的脚车去胶园割胶,每隔三几天就驾摩托车去陈万青油站添油,每次都是把油缸打满。 洪锦生:曾见过手摇式汽油桶 洪锦生(81岁)表示,他年幼时与家人的居所,距离陈万青油站约50米,因此曾看过手摇式汽油桶。 他表示,他约在1970年购买人生第一辆车子,用来送货做生意时,就开始到陈万青油站添油。 贺潘年:拉美士人牢记“陈万青” 贺潘年(84岁)表示,很多人都以为“陈万青”是一个人的名字,其实这是一个商店的宝号,被大家称为“陈万青”的油站东主,名字叫做陈惟尊。 他表示,拉美士人对陈万青这三字的印象根深蒂固,因此都把油站东主陈惟尊称为陈万青,而其子女则被称为陈万青的子女。 他说,谈起陈万青这三个字,他记得这是一个商号,惟要想了很久脑海才映现东主名字陈惟尊。 他表示,由于当年父亲不许他驾驶摩托车,因此他之前不曾去添油,直至他购买人生第一辆车子后,才有机会到陈万青油站添油。 在他的印象中,当年是陈惟尊、其子女或工人为顾客的车辆添油。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8月前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