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毁谤

3星期前
3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年前
(新加坡19日讯)狮城两名道士入禀法庭起诉新加坡道教总会,指该总会会长曾在管委会选举上损害两人名声,包括影射两人不诚实,事后登报通告天下取消他们的会员资格,导致两人遭受其他道友的排挤,因此他们要求道教总会公开道歉和赔偿。 《联合早报》报导,新加坡道教总会否认会长陈添来曾发表诽谤起诉人刘爱芳与高荣骏的言论,而且道总取消的是道教青松观(新加坡)和灵宝皇坛的会员资格,并非针对代表这两个道教组织的刘爱芳与高荣骏。 该国道总登报指两人不可代表该会参与任何宗教活动 根据《联合早报》查阅的法庭文件,刘爱芳与高荣骏是在2021年4月9日,起诉新加坡道教总会并索偿,案件目前在审前会议阶段,料今年3月开审。 引发官司的纠纷,涉及新加坡道教总会于2020年11月在《联合早报》、《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刊登的启事。 启事指出,由于道教青松观(新加坡)和灵宝皇坛已分别在2016年9月22日和2017年7月6日解散理事会,以及取消它们的社团注册,道总决定取消两个组织在总会的会员资格。 启事也指来自这两个组织的刘爱芳与高荣骏,“均不能代表新加坡道教总会参与任何宗教活动,其在外所有的宗教活动都与本会无关”。 刘爱芳当时是道教青松观(新加坡)的主席,高荣骏则是灵宝皇坛总务。 诉方律师在索偿书中指出,新加坡道总曾有旗下会员取消社团注册,但他们没有因此被道总取消会员资格。 诉方认为,两名起诉人被取消会员资格的真正原因并非报章启事所称,而是陈添来在2020年9月20日的第16届理事会选举上,即报章启事刊登约两个月前,对两名起诉人所提出的各种指控。刘爱芳与高荣骏当时没有出席理事选举。 诉方称,陈添来向其他出席者发表诋毁两人名声的言论,包括影射两人涉及不诚实与不当的行为。一名理事后来把陈添来所说的话,转达给两名起诉人。 诉方的立场是,道总的做法影响了刘爱芳与高荣骏的名声,甚至导致两人被其他道友歧视与排挤。不少人问他们到底“做错什么事”,也有人以为,高荣骏不再是道士或觉得他已失去资格,不允许他执行宗教仪式。 两名起诉人要求道总对他们蒙受的伤害与损失做出赔偿,并完全撤销早前所发表的言论,以及登报向两人道歉。诉方没有在索偿书中列明具体的索偿额。 道总否认每项指控称陈添来从未发表诽谤言论 不过,道教总会反驳诉方的每项指控,包括否认会长陈添来曾发表影射两人不诚实或构成诽谤的言论。 道总在答辩书中指出,两名起诉人没有代表道教青松观(新加坡)和灵宝皇坛出席理事选举,也没事先通知为何不出席,或对选举一事表明立场,理事会因此才一致同意将两个组织除名。 对此,诉方称已提早通知无法出席会议,并称当时有其他会员没出席,却没有被道总除名。 辩方也解释,既然两个组织确实已取消注册,根据道总章程,它们就不再是旗下会员。 两名起诉人也没通知道总关于组织取消注册的事情,这也违反了章程,道总有权取消组织和其代表人的会员资格。由于道总有义务就此事通知会员和公众,因此才在报章刊登启事,启事内容也不构成诽谤。 灵宝皇坛已于2021年6月28日重新注册,道教青松观(新加坡)则因为会员人数不够,没有重新注册。 目前,刘爱芳除了担任道教青松观(新加坡)的代表,也受委为灵宝皇坛理事会主席。高荣骏则担任灵宝皇坛的行政秘书。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