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拉玛沙米

1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3月前
Urimai的诞生,是拉玛沙米所创,然而,也反映印裔社会失望之下的一次尝试。拉玛沙米个人的声望和领导魅力,加上印裔社会一旦掀起反风,就可能凝聚成为印裔政治力量的一环。 前槟州副首长拉玛沙米成立新的印裔政党──Urimai(民权共识党),多数人不看好,也有很多人嘲笑说,Urimai会像街边许多新开的印度档口一样,很快就执笠。 这种说法有部分根据。印裔政党来来去去,印象中已经不下10几个,比较知名的如MIC,IPF, PPP, Makal Sakti,更多陌生的如DMIC, MIUP, MAP, MIRA……读者无须记住这些名字,因为除了苟延残喘的MIC,印裔本身也不清楚还有几个印裔政党还实际存在。 或许Urimai展望并不乐观。大马政党太多,竞争非常激烈,而印裔人口比率不断下跌,更加难以支撑印裔单元种族政党。印裔只占人口约7%,而大马国会没有一个议席是印裔选民超过30%,单独竞选,何来胜望! 印度人国大党(MIC)辉煌时代已经过去,这个政党也被多数印裔所遗弃。2008年之后,印裔社会把期望寄托于多元种族政党,特别是公正党和行动党,许多印裔从政者借由两党晋身议会和政府。 不过,如今很多印裔对如此选择,产生了怀疑。他们认为,多元政党取得执政权之后,同样的背弃了印裔。 拉玛沙米的感受最深,自身也有深刻的体验。他表示多元种族政党并没有照顾印裔,而是侧重于本身的族群;只要党内印裔领袖表达诉求和不满,他们就会被边缘化。 他声称,大马印裔已经对多元种族政党如公正党和行动党,不再存有希望。这也是他成立Urimai的依据。 持平而言,拉玛沙米是大马印裔淡米尔群体具有代表性的政治人物,也比较高调为印裔问题发言。如果和其它印裔领袖比较,他的认可度相对更高。 拉玛沙米另组新党,一部分或是因自己的权力旁落而不满(副首长任期届满,加上追随者遭行动党排除),另一方面,也是印裔对希盟和团结政府失望之下的反应。 默迪卡发表的最新民调,安华和团结政府满意度下滑,其中以印裔更加显著,只有34%印裔认为政府方向正确,而61%认为错误(华裔分别是42%和54%)。 印裔主流社会认为,希盟并没有回馈印裔给予的选票支持。团结政府执政之后,极力讨好马来穆斯林社会,而冷落更加弱势的印裔社会。 印裔大学生纳文和预科班女生,不约而同提出固打制对少数族群的不公,反映印裔新生代的心声。不公政策继续下去,贫穷的印裔很难期望通过教育来改变他们的命运。 上星期,更发生歧视淡米尔文化,激怒印裔社会的事件。话说在槟州举行的全国淡米尔嘉年华会,是大马淡米尔社会推动传统文化的盛事,然而,当局禁止演唱代表淡米尔传统的Kadaval Vazhthu和Tamil Thai Vazhthu歌曲,也禁止张挂淡米尔哲学家Thiruvalluvar的海报。 在印裔社会情绪高涨之下,教育部长法丽娜事后道歉。然而,没有人为此事负责,也没有解释为何发出禁令。 印裔社会认为这些不是个别事件。团结政府执政之后,印裔社会的待遇反而不如国阵时代,他们指出,至少在纳吉年代,曾经就印裔社会面对的问题,设立特别委员会处理,也提供特别拨款,以及增加大学学额和奖助学金予印裔学生。 Urimai的诞生,是拉玛沙米所创,然而,也反映印裔社会失望之下的一次尝试。拉玛沙米个人的声望和领导魅力,加上印裔社会一旦掀起反风,就可能凝聚成为印裔政治力量的一环。 Urimai单打独斗肯定不会有胜算,不过,在政治集团不断解组和重组之中,它有机会加入其中一个阵营,代表印裔社会力量。 如果团结政府依旧把少数族群视为理所当然的票源,忽略他们的需要,罔顾他们的情绪,未来可能就是一道缺口,流失印裔支持,为自己划下重大伤口。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槟城27日讯)槟州前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今日宣布成立新政党马来西亚民权共识党(Parti Bersepakat Hak Rakyat Malaysia,Urimai)。 他今日出席在吉隆坡举办的新政党理事宣誓就职礼后说,他对多元种族政党的概念彻底失望后,才作出成立新政党的决定。 早前退出行动党的拉玛沙米说,现今拥有多元种族的政党并不能代表印裔,如行动党和公正党,都有很多印裔党员。 “但是,看看这些印裔领袖有什么后果?他们没有发言权,他们需要服从领导层的指示。” 他认为,党领导层更关注各自的族群。 “如果有印裔领袖敢于发声,那么他们就会被边缘化,甚至被党开除。” 他相信大马的印裔不会对多元种族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再抱有任何希望。 他也说,新政党不一定充当“第三股力量”的角色,只要该党的要求,尤其是印裔的要求得到同意,该党准备与任何人合作。 “新党的目标是保护马来西亚人的权利,尤其是被边缘化的印裔社区。” 上述新政党宣誓就职礼的主题是“无声社区的政治力量”,有400多人出席,包括社会主义党(PSM)副主席阿鲁仄万、巴东色海区前国会议员哥巴拉克里斯南、峇眼达南区前州议员沙迪斯、彭亨沙拜(Sabai)区前州议员卡玛哲及非政府组织印裔之声主席大卫马赛尔等。 民权共识党开放予所有政党党员 该新党临时委员大卫马塞尔说,马来西亚民权共识党会开放予所有政党的党员,包括非印裔。 “我们将为所有大马人的权利而奋斗,特别是印裔。” 他说,该党已向社团注册局(ROS)登记。在获得注册局的批准前,他们会前往全国各地与当地印裔社区交流,以提高政治意识。 印裔支持非理所当然 沙迪斯促政府不要将印裔的支持当作理所当然。 他说,首相安华常在言论中提到印度古代文学作品《千句诗》(Thirukkural)中的诗句,但最近在甲抛峇底举办的淡米尔语嘉年华活动,印度哲学家Thiruvalluvar的照片不被允许出现在活动上,安华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或发出任何指示。 “更令人失望的是,希盟领导人也不敢就此事发声。” 他也引用淡米尔俗语“一个不受批评或训斥的国王,即使没有敌人来摧毁,他也会自己摧毁这个国家”,形容这是大马政府如今在发生的事情。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