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水灾

2月前
4月前
印象中的老家总是天气明朗,每个午后的热浪不断袭来,闷热得令人窒息。这使我根本没想过被雨之国度层层包围的情况,以及如被囚禁的野兽困在暴雨囚笼中的窘迫。 那狂暴绵密的雨点断断续续地敲打着腐蚀的老旧瓦檐,清脆的高频音符接二连三叮当作响,再从那不知何时被雨水渗透的屋顶点滴进来,落在我脚边的红色水桶里,大有些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意。这暮年的茶室怕是不堪重负,我隐约担心连房檐都会被吹散,再者这斑驳的地板会积水成灾,或许也能成为那浑浊的威尼斯水城。 我本该知晓这场暴雨将如期而至。每天出门前我都会从手机自带的天气预报软件中查询当天将风和日丽,亦或狂风暴雨;再决定该身穿清凉短袖,亦或身披厚重外套。偏偏这些天气预报不甚准确,我总会在艳阳高挂时被异常保暖的长袖毛绒衣闷出一身汗,不然就是被雨天刺骨的冷风从两侧敞开的袖口钻进轻薄的衣衫而瑟瑟发抖。 但今早出门时能够明显地觉察到远处连亘的山脉挂着几层朦胧的白雾而若隐若现;灰暗的天空盘桓着厚重又绵密的阴云,只有几缕暗淡且冰凉的晨光成功照射到地上。伴随着成群低飞的麻雀和呼啸而过的晨风,潮湿的空气带着水气氤氲扑面而来,叫人不自觉地打了几个寒颤,即便是瞎子也能知道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节奏。 于是我聪明地选了套毛衫,还披了件特别厚的外套,自信出门。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此时此刻的我只能无奈地呆坐在座位上,瞄了眼自己这身看起来有些夸张的装扮,才晓得即便算尽天机准备充足,依然无法避开生活自带的劫难,该来的风雨绝不绕道而行。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出门前因嫌雨伞有些沉重而故意不带在身上的决定,很多时候生活就是如此措不及防。 我暗暗下定决心再也不看天气预报了。 但转念一想,即使带了伞,彻底淋湿的概率也极高,毕竟从天而降的雨不是笔直地落下,而是随着大风乱中无序地从各个刁钻又意想不到的角度刮来,让人防不甚防。尤其这种狂风作响,猛烈异常的暴雨,只能保护头顶的雨伞怕是作用微乎其微。我只能如此想着,以达到一种精神胜利,再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所幸留给我的时间还算充裕。但这也不免让人懊恼,我应当在刚才雨点细碎时就离开的,若不是一心想等到雨停时再走,我现在本可安然无恙地在课室里舒服地坐着看书。 无奈叹气间,店里的老板忽地给我端来一杯升腾着白气的咖啡,在我讶然时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靓仔,喝杯咖啡热热身子吧。”我对这位大叔投以感激的目光,来自同乡的缘故,我在这座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承蒙了他太多的照顾。“这暴雨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下的。这里总下雨,和我们那儿太不一样了。”大叔有些感叹道,而我默默地点点头,心想所言甚是。 遥记儿时总会被炎热又干燥的中午折磨得汗流浃背,一日里总需要沐浴几次;口中嚷嚷着快热得融化了,却又坚持不肯洗冷水澡,实在矛盾。上小学时最令人欢喜的莫过于清晨的沥沥细雨,虽说这是小概率事件,但只要那天是由冰凉的雨点开启的,整日都不会有烦躁的热带风来袭。若周末午睡下起滂沱大雨,躺在单人床上看着窗外婆娑作响的树叶和瓦檐滴答落下的雨滴伴随土地湿润的气味弥漫至鼻端耳旁,那将会是最好的摇篮曲。睡醒时在火红的夕阳下踩在露水重重的草地,和小伙伴们无忧无虑地顺着凉爽的晚风奔跑,运气好时也能看见天边色彩略暗淡,半透明的五色彩虹,是童年最美好的篇章。 当年下雨时总有父亲的伞。虽然多半还是会被雨淋湿,但不知为何竟会有些因刺激感的悸动,大概是因为风和日丽久了也会期待一场阵雨的洗涤。我从来不需要带伞,因为我知道总会有人替我遮风挡雨。撑伞的人总会把伞往我的方向倾斜,我看着雨珠汇集,串成一条连贯的水流沿着伞的尾端绕开我后流畅落下,暖烘烘的心在阴冷的天里能够捂热所有冻僵的掌心。我喜欢将手伸出伞外感受那冰凉的雨滴,那时的自己拥有着的是一种单纯的快乐。反之若没带伞,那将是我最快活的时刻。那时我总喜欢大力踩踏那坑洼里的污水,水花四溅之时也会被父亲恶狠狠地怒瞪,却又对我无可奈何。更有试过在无伞时傻乎乎地把头颅藏在父亲宽大的衣摆下,然后被他气急败坏地把我抬进车里。 这场粗暴的大雨仍在持续,且有愈演愈烈的节奏。那冷冽的罡风和潮湿的水雾不断从开放的窗户刮进来渗透我骨髓,将那杂乱不堪的思绪吹回正轨。人群卯足了劲扯开嗓子沟通,与那狂啸的风和自天空倾泻而下的汪洋混成一体,嘈杂无比。这场暴雨貌似没有停下来的征兆,仿佛要把所有人吹走,仿佛要彻彻底底地将这座城所有的污秽冲洗干净。我鲜少目睹一场如此狂乱的暴雨,倾泻而下的洪流白花花一片,雨点千军万马似地疯扫而过;两岸草木皆被摧残得不堪入目,更别提那一簇簇柔弱的黄花,凌散的花瓣随纷沓的落叶与川流一起汇集成水渠里的浑浊。外头的世界早已被浓雾遮掩而一片白蒙,所有景物都已模糊不清,就像那看不清前路的人一样迷茫。 茶室老板吆喝着店里的打工仔拉下窗幕,却是徒劳——不出一会儿那斑驳的海军蓝遮雨布就被烈风气流高高抬起,在空中翩翩起舞。途中还殃及几桌客户,使原本就喧杂的氛围更加混乱。不同人的声线自四面八方传来,开始交织,再消沉在风雨中。我轻嘬一口咖啡,甜腻中带点酸涩的咖啡香在舌尖如花绽放。期间也多次端详钟表,只能眼睁睁看着时间快速流逝,成吨的雨水却依然没有流尽,而时间只剩下20分钟了。再等一等吧,我只能在心里如此默念,期望雨势逐渐变小。外头也有不少人抱着和我相同的忧虑,频频在屋檐下来回踱步,都在苦苦思考着对策。其实也无非是在原地等待亦或勇敢往前冲两种选择,但这些西装革履的成年人显然都不具备什么冒险精神;尤其在看到某个撑伞的行人因塑料伞被强风卷走而尽数湿透的狼狈模样,更是倍加坚定地杵立在原地,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觉到原来在困境前,人类的悲欢是相通的。因为都是一群束手无策的人,哪有别的思绪,都是无助罢了。 发愣间忽地发现路中央正有几人身穿白色校服,众目睽睽下在风雨中飘摇。看着这些无畏风雨的中学生嬉笑打闹着奔跑,一阵复杂的情绪莫名兜上心头,回想起当时我好似也曾这般莽撞地往雨里冲。 那几年的中学生活依然酷热难耐,只是黄昏放学会不时下起太阳雨;虽多是温柔的牛毛细雨,但老人家常说的在太阳雨下淋湿容易生病,我深信不疑。于是在太阳雨下徒步到补习中心的日子,就是伤风感冒风湿头疼的日子。几乎从那个时候我便开始厌倦起这些潮湿粘腻的雨。每回生病总伴随着湿透的身体,实在是个糟透了的体验。(9月29日续) 相关文章: 戴晓珊/秘密清零 黎紫书/我懂 杰阳/去意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在我国各处乡区,有着星罗棋布的小型住宅区,鲜少为人所知,村民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而马口通往淡边路的甲啤士12里村,就是一个典型只有数十户人家的小住宅区,过去以来寂寂无名,但是在2020年11月19日当天早上发生的严重水患,导致甲啤士12里村对外交通一度完全中断,也让这个小新村的名字,开始进入大家的眼帘。 报道/摄影:黄家强 在我国各处乡区,有着星罗棋布的小型住宅区,鲜少为人所知,村民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而马口通往淡边路的甲啤士12里村,就是一个典型只有数十户人家的小住宅区,过去以来寂寂无名,但是在2020年11月19日当天早上发生的严重水患,导致甲啤士12里村对外交通一度完全中断,也让这个小新村的名字,开始进入大家的眼帘。 甲啤士12里村顾名思义,就是位于马口通往淡边路12英里(大约19.2公里)的一个小住宅区,其地理位置相当特殊,即位于仁保与庇朥县的交界,并以公路线为分界,一侧华人住宅区是属于仁保县,另一则园坵宿舍则是属于庇朥管辖。 虽然甲啤士12里村是属于遮兰巴当州选区,但村民却有些是庇朥柔河州选区的选民,因此形成特殊性。 《花城》记者这次访问希盟甲啤士12里的管委会主席罗子伟,让他对这个小乡村的种种事迹娓娓道来。 陈旧水管频破裂断水罗子伟盼一劳永逸解决 在甲啤士12里村成长,如今在甲啤士10里村路边经营茶室的罗子伟(47岁),是于2018年之后,获委任为家乡甲啤士12里村的管委会主席。 仅40余户华印居民 他指出,甲啤士12里村只有约40余户,并非传统华人新村,而是属于重组村性质,目前有30余家华人,10余家印裔居民。 数十年来,村民都是小园主,平时以割胶、种植农作物为主,大家过着朴素无华的生活。村里小孩一般都是被送到外面的小学接受教育,在完成中小学课业之后,就会到大城市,如新山、新加坡或吉隆坡工作,因此村里是典型的老人村,只有过年过节,外地工作的游子返乡时,村里才有一些热闹气氛。 该村的基设在过去没有太大发展,但在2018年之后迄今5年,除了罗子伟之外,也经历两任联邦村长,基设分阶段获得提升。 续申请拨款提升基设 但是基本设备提升永远都做不完,因此随着希盟再度执政森州之后,罗子伟计划再申请拨款,陆续提升村民的篮球场、道路、民众会堂等。 此外,甲啤士12里村近年来因为地下水管陈旧,时常破裂,以致断水,让居民的生活作息受影响,因此罗子伟希望当局重视,最好能够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2020年大水灾 沦为泽国 2020年11月19日的凌晨2时开始,下起连绵倾盆大雨,导致森州东部仁保、庇朥及淡边三县交界多个地区传出水灾灾情,包括庇朥柔河区甲啤10里村、甘榜马兰、甘榜阿逸达令、甘榜冷甲原住民村落、仁保区甲啤士12里村及淡边县武吉罗甘发生严重水患,低洼地区沦为泽国。 此外,由于路边河水高涨,导致马口通往淡边路,靠近甲啤士一带多处路段在当天凌晨4时许被水淹没而交通中断,最深之处水位达五六尺。虽然水位在早上雨停后慢慢消退,但是直到中午12时许才开始通车。 一度无法通车如“孤岛” 至于四周被河流包围的甲啤士12里村,自当天凌晨4时许开始,对外交通完全断绝,无论是南下通往冷宜及淡边方向道路,或北上通往马口方向的道路,全部都被水淹没,一度无法通车,以致犹如孤岛。 居住甲啤士10里的罗子伟接获通知后,连夜赶返村里了解灾情,却被阻拦在距离新村约一公里外,无法进入,忍不住心急如焚。 所幸雨势停止后,直到中午12时许,道路水位消退,消拯局人员才顺利进入其中了解情况。 罗子伟回忆,当时村里共有10余间住家被淹没,水位深约数尺不等,由村里通往民众会堂的道路也一度被河水淹没。 水位过高消拯罗里难入村 在当天早上,多辆消拯罗里到场准备进入甲啤士12里村,但是水位过高而无法通行,唯有在路边等候水位消退,直到中午12时许,消拯人员成功进入甲啤12里村。 罗子伟说,消拯局人员巡视后告诉他,民众会堂后方围墙被河水冲倒坍塌,大量黄泥水涌进民众会堂四周范围,消拯局人员在会堂现场拉喉清洗黄泥。 截至当天中午12时许,当局统计的数据,甲啤士12里村共有16间住家受灾,水淹2至5尺。 据了解,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在当天早上接获罗子伟通知后,于早上7时许赶到甲啤士10里村慰问灾黎,原本接着拟闯水路进入甲啤士12里村,但是因道路被河水淹没,而且水位过高湍急而放弃。 当时一些长辈告诉张聒翔,当地鲜少发生水灾,上次水灾是发生在70年代。据当局给予森州政府的报告是,当天凌晨降雨量110毫米,算是相当高。 事发后,很多善心团体纷纷带着物资到甲啤士12里村及10里村接济受影响的村民, 事隔3年,因为水患留下的很多痕迹都已被岁月抹平,原本甲啤士12里村通往10里村,直达马口的河畔路段,也被湍急河水冲毁河堤,一边道路出现龟裂。 由于受到疫情及行管令影响,在经过数年等待之后,有关河堤道路已获得公共工程局建竣。 近年才有网络与世界接轨 在过去,甲啤士12里曾经是手机网络空白区,居民完全无法使用手机网络,只有凭着住家固定电话对外联系,一旦通讯故障,等于对外联系隔绝。 罗子伟说,近年来,当局有在12里村对面兴建了一座电讯塔,使到村民可以用手机连接网络,跟着时代脚步与世界接轨。 罗子建:返乡生活网售农作物 现年55岁的村民罗子建,年轻时候就离开家乡到外面闯世界,年轻时期曾从事树桐行业,过后在吉隆坡担任二手车销售经理,以及经营面包店等,但是于2018年,毅然离开工作岗位,返回老家,除了照顾老人家,也过上悠闲的退休生活。 他说,年轻人肯定都会想到外面工作看世界,但是与家乡互相比较,吉隆坡的工作压力比较大,每个月都需要达到销售目标,因此每日工作十多个小时是正常现象,但是收入会比家乡高。 由于家中长辈已老迈,因此罗子建于2018年就返回离开数十年的家乡居住,如今靠着贩卖自家土地出产的农作物,赚取生活费。 善用手机科技推销量 由于村里可用手机上网,因此罗子建时常通过手机群组,在各区的群内发布销售农作物的消息,往往也有很多人,包括友族同胞直接下单购买,因此销售管道方面也算跟得上时代脚步,也证明乡区村民只要善用手机科技,亦可达到销售的效果。 虽然回归老家,但是罗子建并没有断绝与外界的联系,时间比较自由的他,偶而还会与家人到外地走走。 他的感想是,居住在乡下,或许收入比较少,但只要洁身自爱,不赌博少喝酒,最重要是不负债,即使仅靠出售农作物,也可以维持生活。 陈秋娟:基设仍需提升 57岁的陈秋娟于30余年前嫁到甲啤12里村,如今已成道地的村民,对村里的变化非常清楚。 她说,过去的甲啤12里村的环境相当落后,大部分新村路还是黄泥路,直到八十年代,村里才接驳了电流。她说,最近数年来,村里的基本设备都获得很大的提升,尤其是增设了多盏路灯,使到新村环境更显明亮。 但是她认为,新村里仍有很多需要提昇升的地方,希望当局能够重视,继续拨款。
5月前
8月前
8月前
9月前
(笨珍18日讯)柔佛州中华总商会总会长拿督谢华隆表示,工商界原本以为今年将迎来曙光,但人算不如天算,柔佛州近期发生了大水灾,导致州内多个县属的经济区成重灾区,许多工商业、养殖业、农民及老百姓蒙受巨大损失,心血都毁于一旦。 他说,直到如今,州内仍有地区的大水还未消退,工商活动陷入停滞。 “因此我们希望柔佛州政府能够提供灾后的援助配套,让灾区的经济能够尽快复苏,人民生活早日恢复正常。” 笨珍中华总商会于昨晚在笨珍一家酒楼举行该会第49届理事会及第5届青商团联合就职礼联欢晚会,谢华隆在晚会上致开幕词时,如是表示。 谢华隆也说,国内多家银行宣布为灾民提供援助,该会对此措施表示欢迎和感谢。 他说,该会希望看到联邦政府和柔佛州政府及时推出舒缓民困的配套,同时政府也应借助这次教训,能够大力发展防洪计划,解决水患问题。 他希望在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精明带领下,我国的政治趋向稳定,经济发展更加繁荣。 笨珍中华总商会会长锺立鹏在致欢迎词表示,该会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笨珍的繁荣也是由先贤们建立的坚实基础奠定的。除了凝聚商家力量,创造商业机会,该会还为会员们提供了一个沟通和协商的平台,共同促进笨珍的发展。 “我深感责任重大,并继续担任会长一职。我希望三机构能够继续支持我们的工作,扩大会务,并为华商寻找更多的机会。” 锺立鹏还是柔佛州中华总商会副会长。他表示,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和防疫措施的放宽,笨珍的市场经济重新焕发活力。该会也将全力配合州政府的经济发展计划。 他指出,耗资逾6亿令吉的埔来和大桥已经通车。这座大桥连接了笨珍龟咯和依斯干达经济特区两地,将有助于增强投资者对笨珍的信心。 “许多人对笨珍未来20年的发展充满信心。丹绒宾和龟咯一带有多达2000英亩的土地可供开发为工业区。” 他强调,商家们期望当局能提升物流和基础建设,缩短运输时间和成本,并创造良好的经商环境。因此,该会呼吁笨珍县内的国州议员一起监督区内的基础建设和交通系统。 此外,他还呼吁当局重新审视提高营业执照费100%的措施。商家已经感叹生意难做,许多有意创业的年轻人也因此望而却步。 较早前,大会监誓嘉宾及该会名誉顾问丹绒比艾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日昇的代表,北干那那区州议员陈勇鸣在致词时表示,柔佛州于2022年吸引了总值706亿令吉的外来直接投资(FDI)为全国最高,显示在政治稳定下,将能吸引更多外资来柔佛州投资。 他说,埔来河大桥于今年1月19日通车,有助吸引外资到笨珍尤其是丹绒比艾区投资。 “最近,北干那那双溪勿隆地区获得来自中国投资者购地并注资3亿令吉,预料可带来2000个就业机会。” 他说,笨珍中华总商会的企业家们也应做好准备,一起坐上经济列车,同时也盼望该会在会长带领下,一起提升笨珍的经济。 最后,黄日升宣布拨款5000令吉给该会作为活动经费。 该会署理会长拿督陈振福在致谢词时表示,庆幸的是,笨珍的水灾灾情比较轻微,这是归功于水利灌溉局早期在柔佛西部进行开沟计划,让笨珍有了许多条沟渠。 陈振福也是笨珍华人社团联合会会长,他也说:“基于笨珍不担心大水灾的到来,我们欢迎更多工商业者来到笨珍投资。” 出席者嘉宾还包括:笨珍中华总商会会务顾问巫顺怀、笨珍关爱慈善基金会会长拿督黄世务、哥打丁宜中华总商会会长拿督陈有坚、古来中华总商会会长陈世发、峇株巴辖中华总商会会长傅庆隆、士乃中华总商会会长陈贵友、林氏总商会柔佛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林保名、笨珍篮球总会会长徐会兴等人。
11月前
(新山12日讯)柔佛州农业、农基工业及乡村发展委员会主席拿督扎哈里沙礼指出,由于柔佛州大水灾破坏大批农作物,造成蔬菜和水果等农产品品短缺,政府预计在开斋佳节期间,人民可能将面对另一轮的物价上涨。 他说,政府已着手安排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柔佛州分局,在全柔35个地点推动“人民农业市集”(Bazaar Rakyat Agro Johor),由FAMA属下的农民为带来折扣的果菜,减缓通货膨胀的冲击。 一项由技术驱动的农产品生态系统FarmByte粮食中心(Food Hub)于今天启动,扎哈里沙礼代表柔佛州务大臣拿督翁哈菲兹为此活动主持推介礼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示。 “许多农民种植的蔬菜和水果,原本是准备应付斋戒月和开斋节,不料在大水中冲毁。” 他表示,当局预计大水灾可能导致新一轮的物价上涨,然而,人民不应该感到惊慌,因为政府正在努力克服。 另外,他也对FarmByte粮食中心计划的启动表示赞许,并呼吁更多企业加入行列,确保柔佛州的粮食安全。 他表示,地方政府将配合FarmByte粮食中心计划的推展,包括在全柔各县鼓励更多农民加入该计划。 “政府正在推动‘昔加末农业谷’(Lembah Pertanian Segamat),这项计划涵盖3000英亩土地;当局或许可以将一部分的土地纳入FarmByte粮食中心计划。” 他说,大马的人口预计在2050年达到4000万人口,届时对粮食的需求量将翻倍。为了克服未来可能发生的粮食短缺危机,政府必须确保柔佛州继续成为国内主要的粮食生产地,生产足够的蔬菜和水果应付需求。 另外,询及大水灾对柔佛州农民所带来的损失,扎哈里沙礼回应,由于峇都巴辖县和麻坡县仍未摆脱灾情,柔佛州的水灾还未结束。 他表示,不过根据初步的评估,这一次大水灾,柔州面对大约6800万令吉的经济损失,包括农业领域面对3552万令吉的损失,而乡区面对3313万令吉的损失。 较早前,柔佛机构(JCorp)主席兼首席执行员,也是FarmByte主席的拿督赛莫哈末赛依布拉欣在致辞时说,该FarmByte粮食中心将进一步加强柔佛州的食品供应链,创建一个可持续的农产品生态系统推进国家和州层面的粮食安全议程。 “FarmByte粮食中心将为高质量与高价值农产品的可持续生产提供保障。通过数字化技 术和创新,该中心还将助力改善小农户的生计与生活水平,并鼓励年轻一代参与到农产品行业中。 FarmByte有限公司(FarmByte)作为居林(马来西亚)公司的子公司之一,将通过数字技术优先的策略,推动柔佛州农产品行业的变革,这项努力也属于柔佛机构在州和国家层面粮食安全愿景。 “国家战略的关键之一在于创建一个可持续的农产品行业,使其能够在生产、产品效率和 品质方面都具备国际竞争力。” 他说,FarmByte粮食中新的核心是一个由农户、加工商、分销商、零售商和批发商组成的生态系统。该系统通过线下和数字中心混合模式实现全面连接,其目的在于整合价值链上的所有活动——从生产到分销同时创造效率、透明度和信任, 他说,为了满足预期的产量增长,FarmByte将新建一个收集加工包装中心(Collection Processing Packaging Centre)和两个新的收集配送中心(Collection Distribution Centres)。 “FarmByte将依托创新技术赋能农户,为他们提供易于操作的数字化工具、市场信息,以及实时生产计划,确保他们能够很好地应对当前分散的农产品行业,加速发展。 出席者还包括FarmByte首席执行员赛艾曼。 另一方面,参与计划的农民尤沙尼阿里受访时表示,当前农产品行业复杂程度高,对于小农户的经营来说挑战不小。 现年51岁的尤沙尼阿里原本是一名新闻从业员,然而经历疫情打击,于3年前转换跑道从事农业。 “许多像我一样的小农户依靠经验及有限的市场知识来判断应该种植什么、何时能够提供给市场。” 他说,加入FarmByte粮食中心生态系统后,让农民对种植的产品、市场需求的高峰有了确切的信息,因此也能够以最优的价格销售产品。 另一名年轻农民陈福豪(35岁)也加入了这项计划。他表示,加入FarmByte粮食中心生态系统后,能够协助他减少对人力的依赖,同时提升设备及进行行销,做到一站式的经营。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1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