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之一、入夜 入夜前 回教堂祈祷声就已高高响起 带着夕阳被吞噬的野心 海洋底下涌动着暗流 绿色何时竟然离开淳朴的田野 堂堂正正地飞扑蓝天 一把火给天空烧出了一圈紫霞 未来的夜是进入黑暗的夜 是剩下的灰屑 是送走的新娘 可我们从前都在夜里举起 照明前路的火把 不畏前行。而此刻入夜 我们和你们谈着分裂 他们等着台上幕谢 灯亮时上场,灯暗时过场 明灭之间,这一出戏得演多久 我才能走出这堂皇的国家剧院 踏上人生孤独的归路 (2023.08.12 六州选开票夜) 之二、向暮 有没有一个可能 冬天不需要炉火的烟囱 依旧可以自由呼吸和讲话 比着手势,为冬天冷静思索 来年的改革能否落实 产出一地金黄的稻浪 充足的禾杆,堆在空地上燃烧 去解放烟囱的标准身裁规定 让烈焰冲天而起,像一纸诏书 有没有可能,冬天里不需要柴火 我们的时间不会错过 我们在向暮的霞光里 看见月亮反射太阳的粒子 无法辨认真假身分的光明 假意披着羊皮,向牧童招手 一起回归破烂的草屋 瑟缩在寒风中 为明天的面包勾勒一些模糊的轮廓 勉强在无欲无求的烛光里 忍受饥饿,干渴,和泪流 向暮时分,在广场上 光失去了造影功能 一切被黑暗吞没 如果可能,冬天的寒风 也将沉默 之三、夜已深 风凉露重,夜已深 我们的步伐没人敢问 月升星沉,夜已深 我们的想法没人敢问 走过灯火璀璨的首都街头 走进灯火阑珊的人生三楼 一介布衣忍受不了膻骚腥臭 满桌佳肴就引来抢食的苍蝇 夜已深,心事深沉的街灯 向麻雀喂食一些芝麻小事 至于家国大事,索性直接躺倒 在大马路中央任人践踏 毕竟是光与暗的交媾物 影子有深浅,无心的夜也有 一只扑错光源的飞蛾 看不见夜深里声音的形状 由呢喃到呻吟,由呻吟到哀嚎,哀嚎到咆哮 夜已深 深深深深地 在这里光明委身 在这里大地起震 我们的问题始终没人敢问 之四、对街的犬吠 距离很远,这片天空和那片天空 交接处,也许还竖着隐形的高墙 也许隔着重重山峦 以一湾海峡分开 用州际线缝合的 术后伤口,还流着脓 我明明白白的听见 沸腾的人声呼应着 是对街的犬吠 还记得那年的黄潮 还有更早前不止息的红焰 人群像丧家狗被一队恶犬驱逐追赶 在庙堂之高,江湖之远 扩音器的祈祷声从回教堂传来 从远处翻腾的稻浪传来 从憩伏在庭院一角的猫身后传来 溶入忐忑的暮色中 屋外的路人听得分明 电视播报的新闻里群山喧哗 不停息的山头纷争 是对街的犬吠 狺狺狂吠 动摇的屋梁掩护不了鸟巢将倾 回声荡漾在黑夜的心脏 掀起了风,搅浑了云 眼看一场暴雨将至 眼看一团浓烟拢聚 对街的咒骂依旧,辩论激烈 暗黑透过阳光照射产生了阴影 谎言透过乌云满布来密谋闪电 我双手掩耳而大雪将至 大雪将至而民主的冬夜里 寒意凛凛,犬吠狺狺  
5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