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才

苹果公司于2024年1月19日在美国启动预售Vision Pro头显(头戴式显示器),据悉已经妥妥出售超过20万台,以一台近4000美金的售价,预售收入已让苹果公司袋入近7亿美金。这一台堪称能把人类带入另一个世界体验的头显,意味着苹果公司正式加入元宇宙赛道。矽谷作为世界科技的中心,新的科技潮流带来了人才需求的变动。这两年目睹矽谷职场发生一波波科技潮流的变更、人才一波波地代谢。美国科技职场看似裁员不断,实质正进行快速的健康代谢,科技发展还是非常的生机蓬勃。  苹果CEO库克(Tim Cook) 在2023年的产品发布会上, 发言表示Vision Pro头显将带领世界进入“空间计算时代”。苹果所谓的“空间计算”,便是在拓展现实(XR, Extended Reality) ,让人类与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在扩增实境(AR)、混合实境(MR)以及虚拟实境(VR),进行高效虚实交互的技术。简言之,早两年脸书集团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力推的元宇宙概念(metaverse),随着苹果公司的Vision Pro加入后,让大数据科学得到更多同业的助力、迈入新的里程碑。 和VisionPro头显售罄新闻同一时间的新闻热点,便是矽谷公司的新一波裁员。尤其是谷歌持续不断的裁员,实在让矽谷人感到错愕。去年才大规模裁退一万多名员工,今年又在硬件、广告营销、网页搜索、地图及谷歌助手等团队继续辞退上千人。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谷歌公司去肥增瘦、希望借着消除一些中间管理,更快速地发展公司着重的项目和领域,这一类领域则普遍与AI相关。从谷歌和相关科技行业裁员的范围看来,公司未来想要的就是极力发展AI,人力则是可被取代和替换的。可见,矽谷科技大厂其实已在AI和人类之间做了残酷的选择。 不要抗拒新事物 矽谷作为科技潮流的领头羊,近期的裁员行动透露了重要的信息——科技公司为了发展新的科技,将不惜替换更符合需求的人才。根据美国裁员数据追踪网Layoffs.fyi的数据,美国科技业在2023年的裁员人数,较上一年增加160% 。2024年一个月都还没过完,便有数十家公司裁掉了近8000名员工。尤其在2024年的这波裁员中,我们发现科技公司为了大力发展人工智能赛道和产品,更不惜砍去一些部门团队,把人才成本转投AI相关项目。 在职场上的职业搬砖人,还真的无法一味埋头苦干而不洞察潮流时局。被裁员波及的人们,在快速的检讨和自我调整后(转换职场赛道、自我提升或增加别的职能专场),很多也快速重返职场,投入适合自己的行业。在美国,科技职场压力确实也比较大,无法墨守成规、一成不变,时局在变、我们也得随之灵活变通。希望在AI的虚实世界之中,我们不要抗拒新事物,并且可以了解新科技的同时,把握自己喜欢和擅长做的事,和科技一起成长、享受科技的成果。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就和我们在职场里常说的“中年危机”极为相似。当你是新晋员工时,你能够用低廉的价格和优秀能力来打败一群竞争者,你也随之获得擢升。但是,当你到了某个位置时往往就会卡住,高不成低不就的模样。 日前看到一则新闻,标题大意是大马毕业生的起薪40年未变,而我国有中等收入陷阱问题。从下标题的角度来说,这无疑是耸动的。但是里面的表达方式确实有很多漏洞,例如当论证40年起薪未变,他们是用土木工程师现在的起薪和80至90年代相差不远为比较点。但是,且不论现在的土木工程师的起薪是不是这么低,要知道80至90年代正是马来西亚经济起飞并大量城市化的黄金时期。 供需关系影响企业和大学生议价空间 当一门行业处于黄金时期,因为所有企业都对未来发展非常积极,也需要大量人才,在供需关系影响下,雇主自然很愿意付出更高的薪水招聘大学毕业生。时间快转,来到现在,马来西亚的城市化已经是近八成,1990年也只是近五成。也就是说,那时候的大学毕业生的薪水当然是有溢价。大家大可去问问,凡是在那个时期踏入建筑业的前辈们,也大多获得相当宽裕的生活 (当然,你不要赌钱输掉)。 另一方面,1990年,大学生数量不到40万,占全国人口的2%;如今,马来西亚有近600万大学生,占全国人口约莫20%。这两组数据摆在一起,任何略懂经济学的人都知道这样的供需关系一定影响企业和大学生的议价空间,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不久前有幸听到经济学家沈联涛的访问。有人询问如何看待我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沈具体怎么回答我已经忘了,但他认为“马来西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思维问题,核心就是我们用次等思维来处理问题。换言之,就是需要政府在教育和技术上的投资,以及其他因素配合。 据我一些观察,这些能够激起民愤的标题通常都非常吸睛,例如雇主欺压员工、令人瞠目结舌的新晋员工表现、男女择偶条件的冲突、有钱人“何不食肉糜”的言行举止等等……我不知道长期吸收这些资讯的人们,尤其是年轻用户,会让他们形成何种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很鼓励人们懂一点金融和经济方面的学问。 就好像我看到这则新闻时,我也还没找什么资料,但是就从经济学的一些基本逻辑就可以推断了。 诚如去年我所引用张五常先生的理论,经济学不外乎是竞争约束、成本概念,以及需求定律。 企业为何能长期打压员工薪水? 如果某个行业欣欣向荣,那么薪水一定是水涨船高的。你不愿付更高的薪水,对手就会把你的员工抢过去。一家企业有办法长期压着员工的薪水,不外乎几个原因,这个行业的经济蛋糕无法做大(已过高峰期或正在缩水)、员工不具备离职或者离开这行业的本钱(可以是技能或者语言问题)、这个行业有极高的遣散成本(可以是财务和法律上的成本)、这个行业的技术水平无法积累成优势(通常是重复的低技术活儿)、这个行业的人才库供过于求等等。 [vip_content_start] 你看,用这方法来思考,事件就变得简单了。 那么,我们能不能用这些方法来看中等收入陷阱呢? 中等收入陷阱类似于职场“中年危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就和我们在职场里常说的“中年危机”极为相似。当你是新晋员工时,你能够用低廉的价格和优秀能力来打败一群竞争者,你也随之获得擢升。但是,当你到了某个位置时往往就会卡住,高不成低不就的模样。你心里清楚,要继续攀升,你的管理技术还不到位;更低的岗位,你看不起那薪水。 当然,很多人都会想办法攀升,他们也会寻求门道,看看有什么方法。不过,这当中有很多吊诡之处。怎么说? 许多高管在评价其下属时,常会说谁谁谁的思维还没准备好,或者说谁谁谁的目光还是很短浅之类的话语,而偏偏这些思维和目光是必须靠那些下属们自行领悟的。如果是由高管们来“泄题”,那么你就会得到许多不及格的高管。而我说的吊诡之处,就是一旦这些下属们有办法晋升,他们好像开了天眼,视野直接今非昔比。 同理,当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后没有特定路线可循,因为国家需要寻找下一个新的增长点来跃升,而偏偏没有人能够知道下一个适合你的增长点是什么。所以讲的是一个“赌”字。而国家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人口。换言之,并不需要全部人都赌对,只要这个国家有少部分人赌对就可以了。而马来西亚,到底有没有做更多准备,把这场赌盘的胜率提升,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我家没有养宠物,因为妈妈不喜欢。 半年前,我家闯进一只猫,一只遍布大街的灰色条纹猫。很明显,它来讨吃的。那时,家里屋顶的老鼠很猖狂,每天半夜把屋顶当成它们的游乐场,把我搅得整夜不得安宁。 灰色条纹猫的闯入,正好可以灭掉那些老鼠。这个世界上,能打好关系的东西,莫过于食物。吃饭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顿不行,那就两顿!对此,我相信猫也一样。 于是,我妈妈开始喂它,希望它可以看在食物的份上,时不时来探访我家,然后发挥它的天性,抓老鼠,灭老鼠,到没老鼠。那时,我想,如果它真的能抓老鼠,是不可能留住它的,就像人才会外流,有才的猫更加留不住。 所以,才猫是留不住的。 但是,人活着就要有希望。我们将它取名为才猫,就是希望它真的有抓老鼠的才能。猫本身会抓老鼠没错,但不是每只猫都会,就像女生爱打扮没错,但不是每一个女生都爱打扮。 开始变懒了 没做工! 果真,它来的次数越来越多。而我们屋顶的老鼠也越来越少。看来,它对得起这个称号。到后来,我们开始买猫粮,才猫一天来3次,我们就喂它3次。才猫在这里尝到甜头后,就开始变懒了。为什么会知道呢?因为老鼠咬断了家里洗衣机的电线。没错,老鼠的出现,证明才猫没做工! 那时,本想着,不给才猫吃猫粮了,它没东西吃后,就会去抓老鼠。可是,它一天在我耳边喵个几十遍,我还是会给它。因为它饿,我不能忍受肚子饿的感觉,那猫也不能吧。有了猫粮,抓老鼠更加不当回事了。渐渐地,它越来越有才,它打破了妈妈的玻璃杯,睡歪了妈妈辛辛苦苦种的洋葱,自由穿梭客厅,留下满地的猫毛…… 妈妈气得咬牙切齿,但还是会给它吃猫粮,还是会摸它,还是会对它好。女人天性使然,就像妈妈对待孩子一样。其实,才猫最有才的地方,不是抓老鼠,而是它扫除了家里的那一份寂静。我们兄弟姐妹因在外求学,并不能常常在家陪着妈妈。所以,它能出现,真好。
8月前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