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乞丐

4小时前
5天前
5天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怡保19日讯)流浪者和乞丐寄栖在五角基成为怡保市中心的一个“常态”,而霹州政府以人性化的方式看待和处理此弱势群体的问题。   在怡保市中心,一些建筑物五角基成为流浪者的流连之地,尤其是张伯伦路、国民街和波士打律的一些建筑物。   这些寄栖者多数是老年人,包括各族群,他们在五角基打地铺留宿,也靠拾荒、领取免费盒饭或乞讨拮据过活。       掌管霹雳州房屋及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黄诗情接受《大霹雳》社区报访问时表示,一般上流浪者和乞丐的个案属于福利局的范畴,只是很多时候当局尝试联系当事人家属或协助重新安置,但无法获得配合。不少情况是处理后短期内重新发生或者很快有新的露宿者前来寄栖。   她指出,即使如此的占据公共场所行为明显违反规定,地方政府也有执法权,但州政府一直主张确保县市议会人性化执法,包括接获民众投报时,对流浪者和乞丐优先采取劝喻、警告和转介福利单位的作法。”   “城市中的流浪者和乞丐无形中也是反映社会底层人民窘境的一面镜子。我认为,在没有深究他们露宿街头的导因前,一味的执法并无助于真正解决问题,毕竟我们不能把他们当成有损市容的‘垃圾’扫走。一个社会的进步不只在于有多干净和繁荣,更是在于它如何对待弱势群体。”   她说,州政府也尝试在房屋政策、社会福利、除贫策略中加以提升,希望从根本改善和解决问题。当然也希望更多公民团体和热心人士可参与关注露宿者议题,一起结合力量落实更多行动。   她也说,国家福利基金会属下的怡保流浪者收容所(Anjung Singgah)是一个暂时性的收容中心,目的是希望露宿者不需要流落街头,安全和福利受到保障,然后接下来就是可以针对性地帮忙他们解决问题,包括找工,接受培训,申请援助等,让他们能够改变流落街头的命运。   她说,该收容所对流浪者肯定有帮助,只是很多时候在一些比较复杂的个案,包括面对家庭问题,年迈无依也没有工作能力、染上毒瘾等,或者当事人采取放弃态度不愿配合,就比较难给予协助。       克切拉香积厨怡保负责人王照贵指出,这些流离失所者选择寄宿在建筑物的走廊或银行门口,主要是因为比较阴凉和光亮,可减少蚊子的叮咬。   她透露,这些流浪者多数是没有家的老年人,很多是拾荒者,靠收取再循环物件为生,所以也会将收获的物件搁置在寄栖处。   她说,该组织每逢周六傍晚会在张伯伦路、波士打律和兵如港派发盒饭给流浪者,有者愿意和义工沟通,有些则不愿意沟通,只希望义工们放下食物和离开。   “这些流浪者寄宿在该处,也不一定是为了方便领取食物,因为义工有时候还要去寻找他们所在地。”   她建议政府将超过60岁的老年流浪者安顿在老人院,至少他们可以获得照顾,因为若是流浪在外,会面对各种问题,如生病、没食物、无法工作和行动不便等。   她透露,一些流浪者的精神有问题,所处的地点肮脏不堪,为此义工们只好将食物放在比较远的地方。   她也希望向流浪者灌输资讯,例如福利局会为有工作的贫苦人士和残疾者提供援助金,让他们可以获得应有的福利。   她也呼吁政府能够安置流浪者在一个是适合的地方,让有工作,但没地方居住的流浪者可以寄宿。     爱心饭堂负责人莫少荣表示,其实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流离失所的人数更多,当时占了一些地方五脚基的整个走廊,   “由于当时很多人无业,现在怡保市流浪者已减少了,有的地方只剩下4至5人,一些地方则剩下2至3人而已,他们逗留在该处,主要是因为除了有义工派发食物,还有人会给钱。”   他表示,流浪者主要是夜晚留宿者,而白天在该处逗留者,有些只是为了拿盒饭。   他说,流浪者寄栖在五脚基,的确不美观,但他相信政府已尽力。例如,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政府曾安顿流浪者在流浪者临时收容中心,包食包住,但还是有很多流浪者跑了出来。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11月前
11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