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特色专栏

|

星星之言

|
发布: 5:32pm 03/02/2024

周新才 | 升旗山上的初恋红豆冰

当年跟老婆拍拖,经常一起上升旗山吃红豆冰。

山上卖红豆冰的是老婆的远亲,每次上山,嘴巴甜一点打个招呼,我俩就有免费的红豆冰吃。

ADVERTISEMENT

那时山上卖的红豆冰只是红豆多一点,上面的冰淇淋也比较大团,充其量比山下卖的大份罢了!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升旗山顶的温度还很低,凉风习习,每天到了傍晚天气就会转冷,夜晚更加冷了。在冷风之中吃红豆冰很是刺激。

我俩结婚生子,在3个儿子年纪还小的时候,我喜欢带他们从植物园旁的吉普车山径步行上山。只要他们能够和我上到山顶,就有红豆冰吃。

这时的我不好意思再让人请客了,毕竟那么多人,而红豆冰的配料更丰富和更大份,价钱也更高。

我的甜蜜史令我在为升旗上亲戚的红豆冰写新闻时,冠给他们一个“初恋红豆冰”的甜蜜又回味无穷的名字。

阿牛的电影《初恋红豆冰》于2010年才上画,我大儿子今年33岁了,我没有抄袭他。只是,当初我为升旗山的红豆冰取了这个名字时,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到了阿牛的电影出炉,人们才对山上的红豆冰惊艳不已。

对我来说,升旗山是一个怀旧之地。想当初刚出道当记者,就与其他年轻记者上山搞派对,还在山上别墅留宿,留下好一些惊悚的鬼故事。

早年升旗山区有一名通讯记者,负责山上的社团新闻。不过,有时候山崩和山林大火,还是要我们山下的记者出动。

记得有一天晚上野火狂烧升旗山山林,我的一名廿岁出头的女记者同事立刻冲上山上采访新闻,过后兴致勃勃的大谈上山的事。她后来成为首个登上喜玛拉雅山巅的马来西亚女性。我一直怀疑是这次的登山经验造就了她。

她喜欢旅行,出门在外总是很容易在酒店房间遇鬼。我们都是主内弟兄姐妹,她跟我说:“牧师的解释是她的灵里肮脏!”

我是真正有几次好兄弟接触经验者,可是身边的朋友告诉我留宿升旗山别墅接获鬼电话,睡觉被鬼抬出门外。我却没有这样的升旗山经验。

昨天上午在升旗山顶采访首长主持缆车站完成提升工程的新闻,在炎热的天气下吃了午餐下山。同行的记者说她热到不停的流汗。

升旗山的气候变热已是超迢廿年的事了,如今的升旗山不能再以凉风习习来吸引游客,山下的风景又灰蒙蒙一片。

如果要开发升旗山旅游业,我想初恋红豆冰会有吸引有情人和食客的作用。对于少不更事的年轻人嘛!或许升旗山的午夜凶铃故事,或升旗山贞子会引发他们的好奇心上山一游。

(作者为本报特约记者)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