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北马新闻

|
发布: 2:26am 30/11/2023

关门

停业

萎缩

角头

捕鱼业

贤记船廊

关门

停业

萎缩

角头

捕鱼业

贤记船廊

捕鱼业逐年萎缩 工人难请 贤记船廊 撑不过 关门

报道、摄影/李发联

(吉辇28日讯)仅剩的2座船廊之一,经不起捕渔业的及船只的逐年减少,工人难请,吊船维修与洗船服务越来越难维持,虽然贤记船廊屹立了半世纪,业主决定,结束多年的服务。

老字号的贤记船廊,设备齐全,提供周全的吊船,维修服务,随著该船廊结业,服务也将成历史。(档案照)

贤记船廊主要是提供木船清洗,油漆、修补损坏船身木板、吊修引擎等服务,该船廊负责维修的3名头手工匠总年龄已超过200岁,来到退休年龄,加上维修船只逐年减少,成本高涨,业者做了停业的决定。

ADVERTISEMENT

林锦汉:第三代接手做了40年

贤记船廊东主林锦汉(53岁)受访时说,他本打算去年就停业,过后延长一年,今年看到依旧走下坡,只好决定歇业。

林锦汉说,贤记船廊传到他手已第三代,他也做了约40年,最鼎盛年代在上世纪的1980-2000年代,当时角头双拖筐脚网船发展蓬勃,全盛期有约500艘船,再加上其他绫网船只,每天船廊预约维修、清洗的船只停满船廊,工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贤记船廊在面对渔业的萎缩,无法续走下去,决定收业,工人在进行最后清理工作。

“2000年过后,政府开始管制双拖筐脚船船只的执照,船主一旦逝世,不能转让其他人,只能过户给孩子,一旦孩子没接班,有关执照就被回收,在种种的限制及执法严格,令年轻人不愿出海捕鱼。”

林锦汉说,其顾客以木船为主,包括双拖筐脚网船及绫网船,渔民在使用船只一年会清洗一至两次、油漆及保养工作,以维持船只的寿命,船只每天在海上航行,船底常会黏附许多贝类寄生物等,若不清洗船身会损坏,船身也要常髹漆保养。

双拖筐脚网船执照严格 年轻人不接班

角头渔村以前提供类似服务的船廊有5至6家,随着贤记船廊停业,也只剩一家,双拖筐脚网船受管制后的打击最大,现角头的筐脚双拖网船少了一半,不及200艘,还有木船的定制成本太高,一艘全新木制双筐脚船加上引擎及网具等需要20多万令吉。由于筐脚双拖网约束条件太多,执照难更新,令许多年轻人却步不接班,船只也大量减少。

角头的筐脚双拖网船执照受诸多限制,令船只大幅减少,也影响了船廊生意。

林锦汉说,现在还苦撑的双拖筐脚网船渔民,许多年龄都是50岁以上的中年人,相信再过10年,他们也都会退休,其船廊的业务也是迟早收档。

一个月修不到10艘船

以前渔获量丰富,现在海产歉收,今年特别严重,船只维修费也一直在提高,目前渔民每年花在维修、保养船只的费用约1万元,渔民普遍都不大修船只,只作小幅度维修,因为都认为再捕多几年就会退休了,不愿再花大笔钱维修,船廊生意也越做越少。

他说,以前船廊总是排满船,现在一个月维修不到10艘船,已难再支撑,不如早一点收业再改行。

贤记船廊有设立轨道,拉动船只进入船廊纳维修、清洗、油漆等工作。

他指出,船廊业的萎缩不只发生在角头渔村,古楼、高渊港口等沿海各大渔村,同样面对捕渔业萎缩的问题。

木制渔船成本太高,一些绫网船也改用玻璃纤维小船,其维修保养费相对来得低。一般船廊很少能做到玻璃纤维船小船的生意。

林锦汉感叹世局的不断变化,渔村的特种服务行业也无法生存。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