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北马新闻

|
发布: 11:39pm 16/08/2023

槟州

比例

女性代表

女州议员

女性增补议席

槟州

比例

女性代表

女州议员

女性增补议席

达不到30%女性代表目标 槟州女州议员比例更低了

报道/陈云清

(槟城16日讯)正当推高人民代议士的声浪不绝于耳时,立法议会的女性议员代表,不只达不到30%女性代表的目标,还比上一届的更低。

在2018年第14届的州选举,全槟40个州议席当中,6个议席由女性中选,占了总数的15%;而在刚过去的第15届州选,只有4名女候选人中选,在州议会内只占了议席的10%,比例不增反减。

ADVERTISEMENT

第15届的槟州立法议会只有4名女性州议员,在州议会内只占了议席的10%,比例比上届还低,左起:王丽丽、陈汇萍、彭心慈及林秀琴。(档案照)

包括在刚出炉的新届槟州行政议员阵容,10人里只有1位女性,同样只占10%,反观上届的行政议会则有2名女性行政议员。

今届4名中选的槟州女性州议员是来自希盟行动党的林秀琴、王丽丽、陈汇萍以及彭心慈,其中林秀琴受委出任行政议员,掌管社会发展、福利及非伊斯兰事务。

上届槟州行政议会的2名女性行政议员是章瑛以及诺丽拉,她们俩在今届州选中没获得党的委托上阵竞选。

章瑛在任时力推

有关增加女性议员在州议会的比例,章瑛在任时,与团队曾力推“女性增补议席”(TWOAS),通过委任方式增补议员人数,以达成设下的30%女性比例目标。

他们甚至在2021年杪分发“女性增补议席”白皮书给各选区州议员,以期为在州议会上提交州宪法修正案,以及非选区附加议员(Non-Constituency Supplementary Members)法案而作出的准备。

无论如何,“女性增补议席”倡议至今未有明显进度,槟州首长曹观友今年7月出席一项活动受询及时,仅表示槟州可以重新探讨在州议会“增补女性州议席”一事,以达到30%的女性议员比例。

这项倡议精神是,若槟州民选女议员未达30%(即全槟40名州议员当中少于12名女性议员),就会委任非选区附加女性议员。

规定政党30%女候选人 章瑛:可修改选举法令

章瑛接受星洲日报《大北马》社区报访问时说,若要推高女性代表比例,未来需要推动能够打造更好及更有利女性参政的生态,同时也需要改革,包括修改选举法令,规定政党必须要有30%的女性候选人。

章瑛:“若要推高女性议员比例,未来需要推动能够打造更好及更有利女性参政的生态,包括修改选举法令。”(档案照)

她指出,甚至有很多国家落实女性保留席,例如在槟州共有40个席位,30%就等于12个席位,而这12个席位只能让女性竞选。

“如此一来,各政党就会委派女性竞选席位,无论最终哪个政党胜出,肯定会有12名女性议员。”

落实更好家庭政策

她强调,这可成为大马政治的未来方向,以期能真正让女性,包括代表年长父母与年幼孩子,有更好的家庭政策。

章瑛也直言,没有任何政策或措施是完美的,所以,即便在州议会增加女性的代表(委任非选区附加女性议员),也需要阐明她们的角色功能,必须要能代表女性,所以她们须拥有相关资格,包括掌握性别醒觉意识。

“如果增加没有性别醒觉的女性代表,那么对于实质平等是没有帮助的。”

讲出女性特有诉求课题

对于女性从政意愿不高,章瑛说,这不只是大马,而是全球的现象;但鼓励女性从政还是很重要的,因为女性占人口的一半,女性有女性的难处,以及面对的社会与家庭问题,这和男性是不一样的。

“如果没有足够女性代表她们讲出女性特有的需求和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很难获得关注。”

她认为,很多男性不了解女性所面对的困难,甚至一些女性也不了解同性群体的难处,认为本身做得到,为何其他女性却办不到。

政治家庭背景带来优势

“一些女性没有看到整个环境对于女性参政所带来的障碍,也没有意识到是因为她们本身拥有一些特别条件,例如政治家庭背景,所以在政途上较有优势。”

“所以,如果真的认为女性在社会所扮演的角色重要,让母亲减少受到欺压、让女性在婚姻与家庭获得有利及公平地位,为了整个社会的福祉,需要有人来推动这些政策。”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