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星星之言
4:59pm 19/11/2022
周新才|希望不要历史重演!

希望不要历史重演! //

文/周新才

ADVERTISEMENT

那天有一个咖啡之友告诉我,投票不知投谁好,只能叮、咚、啶了,啶到谁就选谁!

如果是前3届大选,他心里是很肯定的,手中两票绝对是选同一个政党的候选人。

这也就是说,过去3届大选他投选的政党,已经不是他绝对的选择,不管他今天投票是否吃回头草,他肯定已经在怀疑自己过去的决定兼怀疑人生。

为何会闹到这个地步?想2008年政治大海啸那一届大选,整间咖啡店的人都乐开怀,每个人都很兴奋,因为他们心目中一致的候选人都中选了。

最叫他们开心的是,在咖啡店隔两家店屋小巷嘛嘛档喝茶的友族,老早就跑到咖啡店来拉票,他们竟然与一大票咖啡之友人同此心,心目中的投票对象是同一阵营的候选人。

当然,那时的咖啡之友之中还有很少数的异议分子。只是,这些人早已不容于这家咖啡店,与人争执又人孤势单,早就被人骂跑了,严重点的,甚至是被人喊打喊杀吓跑的。

后来,我看到推翻了原有执政阵营上台的新政府人士得意忘形,开始在专栏里批评新政府人士,引来朋友的不满,由于我坚持那么做,甚至有朋友与我一言不合差点打架。

后来我发现,对我的文章越不满的朋友,最后越不满他们的政治偶像,那个每晚都追群众大会的最大粉丝,变心得最早。

那个最早变心唱《负心的人》的大粉丝,是做大生意的人,虽然他不是老板,可是商场来往的朋友不乏大商家,因而最早一叶知秋地纠正态度。

我曾经在专栏透露,我曾在喝酒时与一个酒友起争执,最后我直接告诉他,他当年支持上台的反对党后来又被他很兴奋地推翻了。不就是因为太过宠这个政党吗?政府需要监督,也需要鞭策,宠他就是害他,难道还要重演这样的历史吗?

我还告诉他台湾的例子是10年,10年之内被宠的政党就变质了。

而,他过去支持的政党本身大致上还是不错的,只是似乎变得无能罢了!不应该是他们口口声声的走狗!最后谁是走狗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个朋友已经逝世,若他还在世,我一定会问他,是否也会叮咚啶来,叮咚啶去的不知投谁的票好?

我过去的专栏要表达的是,若是觉得作为公众人物的从政者有问题,就应该拿出来谈。即使是批评错了又怎么样?不是说人民是老板吗?让他自我辩护好了。

至于为何只批评执政党不批评反对党,或少批评反对党,那是因为反对党已不在位,不再有让我们集中火力去批评的份量。

一个人今天是好人,难保他经得起各种诱惑明天还是好人。一个坏人上台,若人民不奴颜婢膝,当正自己是老板,伙计要乱来也很难。

不管谁上台,希望不要历史重演!

(作者为本报特约记者)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