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才道三四
12:00am 30/09/2022
邱武才|年纪越大,责任越大(二)
文/邱武才(本报槟州业务促进主任)

2013年的12月28日上午7时15分,父亲因心脏出现状况而离世;母亲则于2015年6月18日突发中风,行动不便,生活上也无法自理。

那两年,是我人生中最具有挑战及考验的日子。而今,若你问我是如何挺过来的,坦白讲,我还真的是无从想象。

ADVERTISEMENT

父亲离世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她的三餐都由我来张罗,那时我的收入约2000令吉,而家里水电费、房贷、车贷、保险和日常用品等开销都落在我肩上了,也因此了解当年父亲的沉重负担,而这种磨难是不能随意告诉他人,特别是母亲。

那期间,我上班前就先给母亲买好早餐,待她醒后享用,午餐她就自行到家楼下打包。有时候,我就两餐当三餐解决,自己可以吃少点,但母亲的三餐必须照料好,不能让母亲挨饿。

2015年,母亲中风了,那画面至今仍历历在目。事发那天,我下班后小睡片刻,朦胧间听到门外有锁头敲打声,当时已觉得有点不对劲,迷迷糊糊地抱着枕头走出客厅望看门口是谁在敲,原来是母亲要进来,我就趋前帮忙开门,接着,母亲看似冒着冷汗,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直接走进房间了。

当时我还不以为意,锁好门就走进母亲房间,依偎在母亲床旁,一边跟她说话,但她没有回应我。突然,她不停地扫床,我还以为床铺上有肮脏,她要弄干净,而她维持这动作至少有五分钟。

我开始觉得不对劲,问她啥也不回应,眼神也尖锐对望。

当时刚好哥哥在附近,就决定载送母亲去医院检查,往医院途中,我望向坐在后方的母亲,内心不断祈祷:“妈妈,你可别有事,我就剩下你而已。老天爷,你可要保佑她平安无事。”

经过医生诊断后,确定母亲是中风,也因此其进食、言语或行动能力,将无法正常运作了。那一刻,我告诉自己必须放下工作和活动,好好照顾家里的至宝。

那段日子,我上班前就去医院探望母亲,下班后再去一趟,直到护士提醒说可以回去休息了,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母亲住院治疗1个月半,无论大小事,从起床洗漱,到说话喝水也需有人照料。经过一段时间的耐心调理后,听到母亲说出第一句话时,那一刻的内心激动与感恩,绝非笔墨所能形容。

小时候,父母亲承担起我们一切,成为我们的避风港,也是遮风挡雨的大树;我们长大了,父母亲老了,是时候转换我们成为他们的避风港,守护他们到百年归老。

这就是“年纪越大,责任越大!”

打开全文
邱武才
才道三四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