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北马头条
12:05am 23/01/2022
疫情影响订单下降 红包印刷少而精致
报道、摄影/陈嘉盈
部分照片:受访者提供

(双溪大年22日讯)商业客户减,今年的红包封套订单下降至少两成!

每逢年关,许多商家都会印刷自家红包封送客户作为回馈,过去2年遇上疫情,红包封印刷计划一再喊停或是缩减,如今即使已可以跨州,经济活动逐步开放,但社交活动依然受到控制,加上疫情形势未明朗化,商家对于这笔“送礼”开销还是十分谨慎,印刷厂红包印刷生意大不如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年的红包封套订单下降至少两成。

红包印刷是少了,但其精致细腻程度更胜往年。有的商家甚至愿意砸钱加工烫金,或许,是想趁经济重新开放后大展拳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庄俊隆:印刷高峰期仍少20%

闪电印务有限公司总裁庄俊隆说,如今已进入红包印刷的高峰期,该厂每日印刷百万个红包,但这个数量仍比疫情前减少了20%。

庄俊隆说,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能够在2022年农历新年拿到实体红包。

“我们的客户群主要是中小型企业,因担心疫情反复,红包封送不出,因此缩减了红包印刷数量。如果是相比2021疫情年,则是没有太大差异。2017年开始至疫情爆发之前,每年有10%左右的增长幅度。

ADVERTISEMENT

“虽说人们生活已渐恢复正常,但商业活动仍未完全活跃起来,商家明显有顾虑。据我了解,某些银行的红包封印刷量也是大大缩减。毕竟红包封套也不是商家的必送商品。

“尽管如此,今年整体的红包封市场表现,还是比预期要好得多。我本来认为会跌得更惨,想着大家可能不敢接触红包,毕竟是实体物。比如名片印刷,去年的总销量跌了70%,但红包封只是微跌。”

最受欢迎的红包封设计毫无疑问的是虎年图样。

他说,有的商家甚至肯砸钱加工烫金,可能大家(商家)都想趁经济重新开放后大展拳脚。

虎年图样设计最受欢迎

庄俊隆说,今年纸价涨30至40%,红包封总印刷成本也随之涨了10%。

“从商业角度看,红包封纸的成本占20至30%,如果纸价格涨了40%,相等于成本高了12%。比如一个红包封的成本价是10仙,3仙是纸,纸涨30%,等于涨0.9仙,整体成本涨了12%左右。

ADVERTISEMENT

有的商家会选择印制扑克牌送客户。

“今年最受欢迎的设计还是虎年图样、生肖虎的吉语等。其实每年都会以生肖为设计主题,毕竟红包有其季节性,如果款式设计过于普通,或派剩的同款红包存放到隔年再派,或会显得很没有诚意。

“酒店业、购物商场、私企和政党的订单量都很均衡。不管是红包封还是月历,都是很普遍的季节性礼物。来自政党的红包封订单可能比较少,但月历订单突然暴增。

庄俊隆带记者到印刷间参观红包封印刷过程。

“最大的订单一般来自银行和保险业,商家都倾向于向本地印刷厂下单,因为比较整个印刷过程包括货运问题,中国订的不一定便宜过大马。”

他说,中小企业都是少量订单,有3000、5000或1万等,因为他们的顾客群比较有限;银行和保险业都是上百万的订单。

闪电印务每日生产百万个红包。

青包订单比红包多3倍

90年代开始被大力推广的马来青包封比红包订单多出3倍!食物可以融合,却没想到“红包封”也能看到三大民族的融合。

ADVERTISEMENT

庄俊隆说,青包封是在90年代推广,至2011和2012年开始流行起来,现在不是只流行,其订单量甚至比红包封多出3倍。

“因为有此需求,银行业会在马来新年时要求大量印制青包。这种情况恐怕只在马来西亚出现。从食物可以看到三大民族的融合,没想到红包封也能变成青包封。”

设计师为客户绞尽脑汁做出令人满意的成品。

电子红包无法成为新趋势

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能够在2022年农历新年“逗得利是”(拿到实体红包),因此相信电子红包仍无法成为今年过年的新趋势!

庄俊隆说,派红包是华人新年的传统习俗,承载着长辈给予晚辈的祝福,无论大人或小孩,收到实体红包,都会感觉愉快、充满活力及正能量,因此不认为电子红包会成为趋势。

“我小时候会将父母或爷爷奶奶给的红包钱当成吉祥物,存放到荷包里,希望在新的一年能够给我带来好运气。”

ADVERTISEMENT

郑国良说,该厂的红包封订单相较于鼎盛时期减少了一半。

郑国良:红包封订单少一半

恩卡乐印刷与包装工厂董事经理郑国良说,相较于鼎盛时期,该厂的红包封订单减少了一半。

“我们工厂为定制款为主,过去几年,红包已经非我们工厂主要的产品。加上海外邮购的便利,中国的红包封设计精致又多样,倘若是要求订购少量的客户,都向中国订购。因此,我们今年的红包封产量并不多。红包封客户主要为私企。”

他说,过去一年,印刷原材料涨幅不停,加上限电课题,相信中国印刷厂也深受影响,因此,制作复制产品,即使在中国价格也不便宜。

这个彩图加烫金图案的红包封是恩卡乐印刷厂的设计。

“如果大量订制,对中小型企业而言,也是一笔成本。消费者若少量订购作为己用,还尚能负担。我想在过去2年疫情下的生活,紧迫、催促和‘瞬息万变、朝令夕改’的脚步,已经压得不少人家忘记‘仪式感’这巧思。

生产包装礼盒为主

ADVERTISEMENT

“相较于其他海外印刷商,恩卡乐的规模较小,加上生产线非以红包封为主,在种种条件限制下,价格较难于竞争。我们工厂在过去的季节性产品,为包装礼盒为主,即一个大礼盒内,可置放多样不一样的产品,让商家作为优惠配套。

款式新颖的新年包装礼盒是市场的新宠。

“过去2年在封锁与开放、疫情控制不稳定的情况下,许多客户在佳节前期,保持观望态度,时间迫近,才匆忙下单,有时会造成生产线的‘堵塞’,但作为供应商,我们还是尽量配合,毕竟商家与供应商是唇齿相依的。”

他说,本地商家比较务实,一般都延用比较简单的设计。

郑国良与妻子陈美娟还是喜欢见面派红包。

电子红包不会取代纸质红包

他认为,电子红包不会成为一种“新年俗”或取代纸质红包。

“我还是较为传统,喜欢见面派发红包。‘红包’对我而言,是祝福、是长辈赋予后辈的一个鼓励和疼爱。新一年新开始,虽然红包内是钱财,但其意义大于祝福财源广进,而是万事如意。”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疫情影响
订单
红包
红包封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