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用欣看世界
12:00am 22/01/2022
用欣看世界 | 陈婉欣 – 烫发迎新年
文/陈婉欣(前旅游顾问)

一月的春风吹得好猛,晨风的凉意让人心情特好,孩子们兴奋地跳起来。隔了一年没和家人团聚过年,我们也特别向往新年的到来。

过年前要做什么呢?我们买新年饼,洗车修车,当然要去美发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想想上次烫发,是两年前的事吧,现在孩子都1岁了,我决定奖励自己,电个美发过好年。和美发师约好时间,我带着轻松的心情,抛开妈妈的身分,全心全意地期待新发型让我焕然一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美发师先修剪头发,再涂一层药水在头发上,那浓浓的化学味在空中化开,唤醒我和母亲上美发廊的回忆。

第一次和母亲去美发廊,大概是中学时期。美发廊落在巴士站的楼上,每次都得挤开人群上楼梯,还未踏进店,就被刺鼻的药水味刺激到连打喷嚏。母亲和那里的美发师相熟,只要打一声招呼,他们就懂母亲的要求。美发师个个浓妆打扮,眼皮夹着厚厚的假睫毛,满头膨到像快熟面的卷发,衣装时髦大胆,我说不上喜欢,但真心觉得他们很有勇气,也很有性格。

母亲和理发师交代我的发型后,就会闭目任由美发师洗头,看母亲的头被洗得晃来晃去,却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还想,原来被人洗头那么过瘾!

ADVERTISEMENT

我战战兢兢地坐在镜子前,把眼镜放下,乖乖地翻阅眼前的《风采》杂志。当冷冷的洗发液湿透发丝,我合上杂志,闭目期待。接下来,我就感受到美发师出力地搓洗,力度越来越大,我默默地忍受,更要命的是当她用上塑胶刷子猛刷时,我根本是痛得全身在抖。

那时,我还是个中学生,胆量小,当我痛得无可忍受,终于发出蚊子般的声音,请美发师轻一些就好。说了好像没差,我感受我的头皮就像马桶,不停地被猛刷,深怕少刷一些会肮脏。我只好再而三地提醒,美发师却笑着说:“人人都要大力洗头才爽,你怎么那么怕痛?”

当头发洗好剪好了,我坐在一旁的沙发等母亲,硬邦邦的身体才终于放松下来。被洗头一点都不舒服,我还严重怀疑头皮是否有被刷伤。后来,我想了想才明白,母亲每星期光顾美发廊一次,平日忙家务流汗,汗水累积那么多天,头皮一定痒透了,难怪美发师那么使劲,母亲还那么享受。

毕业后,也许长大了一些,我想换个发型,去了美发廊做离子烫(直发)。过程中,我同样感受到煎熬的皮肉痛,忍到眼泪快掉出来了。好不容易完成后,满头被烫得像清汤挂面,心里惊讶得说不出话,还被吓说,“你的落发问题很严重!再不去顾,就会脱得秃头了。介绍你这个,每天勤力涂一涂头皮,就会好起来!”此后,我对美发廊还真有阴影。

所幸,后来我遇到对的美发师,每年都固定去电发,总算挽回一些自信。

在美发廊坐了将近4小时,我开怀地感谢美发师,让我顶着新发型过好年!生了二胎,随着年纪的渐进,新陈代谢不如以前,身材日渐膨胀,借新发型增添一点自信,心情快乐很重要的!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用欣看世界
陈婉欣
烫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