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清风拂吹
12:00am 31/12/2021
清风拂吹 | 郭丽云 – 直为斩楼兰
文/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举头有千里相思,低头是万般乡愁,简单词组淡淡的忧,静夜思来竟是绵延千古的离愁别绪。“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句诵读中,小小孩的朗朗声是唐朝诗人李白闪亮登场的音效。

读唐诗,没人不认识诗仙李白。贺知章称其“谪仙人”,意即天上贬谪下凡的神仙。杜甫写诗赞誉其“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曾经,有学生在文学常识简答题中,全部答案都写上“李白”,李白在他笔下横跨了几千年文学史,学生说因为他只知道李白。每次帮孩子洗头发冲水时,指令抬头与俯首,他们就会自己诵起《静夜思》的第三第四句。不管是人还是诗,李白的浪漫、想象、豪迈、飘逸,他的喜怒哀乐确实透过诗作陪许多人成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终于有一天,孩子开口问:什么是“思故乡”?我阐其义而意不尽。思乡情怀,只有离家在外或有家无以回返的游子方能深刻体会个中感受。从床沿迁人骚客个体的乡愁,到边塞战士戍边的群体哀思,李白给了我们共情,也笔绘了立体画面,从南到北,贯西彻东。

李白有《塞下曲》组诗六首,其一为“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首二联四句的雪寒无花春不至,只有柳依依的环境描写,就是塞外戍守边疆战士耐着酷寒的哀况。柳,谐音“留”,为“依依不舍”之意象。是哪家的儿子,又是哪户的丈夫与父亲,愿意戎马一生活在击鼓则进,鸣金则退的战场牺牲恐惧中?于是,“斩楼兰”成了最终目标,想象着平定以后的日子,就是唯一动力。李白的家国气概化作了笔下铿锵,他的另一首边塞诗《出自蓟北门行》一样掷地有声说出“挥刃斩楼兰”,表明自己也有建功立业的豪情万丈。

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出使西域,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陆路交通后,“楼兰”被史学家司马迁载入《史记》,成了楼兰最早的文献记载。楼兰古国,这丝绸之路的咽喉,在汉朝与匈奴长期的征伐中,从“不两属,无以自安”,到向汉匈两面称臣,当中着实也有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地理枢纽之无奈。后来亲匈奴,楼兰王却招来汉朝的傅介子诛杀,楼兰城归汉朝所有,更名鄯善国,公元四世纪后被鲜卑拓跋族的北魏所灭。

ADVERTISEMENT

汉之“楼兰”,在唐代诗人笔下,意象扩大成“边境之敌”,“斩楼兰”于是成了“杀敌凯旋”的代称。

真正的楼兰古国,因着附近的孔雀河改道,致使该国赖以维生的水源罗布泊干涸,逐渐成了死国,湮没在漫漫荒漠黄沙中。我国却在岁末迎来豪雨成灾,洪水泛滥,黄泥掩道。水,载舟覆舟的过之与不及间,隳城毁国,人世沧桑。

李白已殁,地理上的楼兰已矣,在这多灾多难的这一年里,我们心中是否更添哀愁地筑起了不晓得何以灭的楼兰?

新一年即临,愿我们得以举头见家乡月圆,低头感故乡土温,挟着李白未了的心愿,彼此携手破楼兰,再续诗样的未来,重生。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清风拂吹
郭丽云
斩楼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