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4/09/2021
郭丽云|此心安处是吾乡
文/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举凡认识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者,几乎没有人不爱他。他一生行走路上,随遇而安却又不凡,高处能饮,低处能吟,所经历处,他乡是故乡。

初中课本收录了苏东坡咏西湖之诗《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西湖美得赛西施,而西湖十景之首乃“苏堤春晓”,长堤卧波,旧称苏公堤,是苏东坡任杭州知府时所筑。苏东坡两次到杭州,第一次是任杭州通判,两次杭州就任的期间,还辗转外调徐州,贬谪黄州、汝州,然后回京。

回想当年自己到中国杭州旅游时,已是傍晚入夜,西湖静谧。清晨醒来,从湖面上遥望苏堤上的人来人往,心中情怀暗生的,是那文化穿越,遥想苏公当年杭州的潇洒与豪迈,那是他羁旅人生最开心的时光。他诗云:“前生我已到杭州,到处长如到旧游”,说自己前生就已到过杭州,今世仿佛旧地重游,也说自己的家乡比不上杭州美景: “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 天下西湖三十六,杭州西湖最明秀,人们因着苏东坡爱杭州山水,也认为那是他心中的第二故乡。

离开杭州时,我有诸多不舍,苏东坡当年应该亦如是。第二次从杭州离开后,苏东坡又继续颠沛流离徙走颍州,扬州,回京,再到定州,然后贬谪惠州与儋州,最后到了常州。在常州,生命来到尽头的苏东坡,写了一首六言的绝命诗《自题金山画像》,金山画像是当时著名画家李公麟所绘,按苏东坡门生黄庭坚所言,那是最像恩师的画像。苏东坡观画,细数一生功业,回顾有感而诗:“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

苏东坡一生如无根的浮萍,如无绳索牵系的孤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两句,即是感慨,亦是自我肯定,撇开其他外调的所在不说,黄州惠州儋州这三地皆是贬谪之处,能在有职名无实权的岗位上去造福百姓,让当地人以东坡到处一“游”为傲,若说不是功业,谁也不认同。

贬谪黄州,是他文学创作最高光的时期,他的前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这二赋一词就是这时写就,给黄州戴上了一顶文学冠冕。

到惠州,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诗,俨然就是惠州岭南风物荔枝的千古广告文案。他的遗风功勋一直到清代还延续,清代诗人江逢辰诗云:“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说自苏东坡贬谪惠州,天下人再不敢小觑这南蛮之地。

去儋州,那是比惠州更南,离京城更远的一个荒凉之地,然而习惯了奔走的苏东坡还是豁达地写诗:“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说自己被贬当地,也不会恨,因为奇绝见闻,冠其一生耳闻目睹,心似屈原,虽九死其尤未悔。苏东坡给当地影响最大的是文教事业,他开坛讲学授业,很多人慕名前往拜师。

苏东坡每到一个地方,都把它们当家。最后,他到了常州,用了仅有的积蓄买了一个房子安居,谁料这房子是不肖子私自转卖的百年老宅,苏东坡同情房子原主人,一个素昧平生的老妪,把房子无偿归还而向老妪借居。在这里,伟人之光黯然,在别人的家里隐没。

苏东坡至死,无处安家,却能处处为家。前阵子因着一些事情而心慌烦闷忧郁,我就想读苏东坡,读他怎么大写“安”字。中秋刚过,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千里”两字,在疫情下,别有共鸣。

清风拂吹
郭丽云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天前
2星期前
2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