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7/09/2021
洪东凯|与冠病共存成常态

我们还要与冠病病毒共存多久?假如特效药没有面世,那可能会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冠病的可怕在于它的“速度”,包括传播范围和变种毒株,都让医疗界始料不及,当大家正专注研究一个变种毒株,甚至还未找到它的弱处时,另一个新变种毒株又悄悄地出现,冠状病毒让人类根本没有喘气的机会。

也因为冠病,马来西亚的政府从国盟执政,变成了巫统重拾政权。原任首相慕尤丁满足了人民的意愿,公开宣布辞职。既然一个首相辞职了,当然要有接任者,而且,执政党仍旧掌握多数国会议席,选择首相人选的权力自然落在他们手中。

君主宪法制国家的首相几乎不是人民投选,而是掌握多数议席者来决定的。倘若没有多数议席的政党联盟领袖能够当上首相,那么,槟城州立法议会的反对党领袖也具备当首长的资格了。

首相易人后,槟首长曹观友最近成了新目标,民政党前天发文告,质问行动党和希盟槟州成员党领袖有没有考虑撤换抗疫表现欠佳的槟首长,然后推选更适合人选带领槟城人走出疫情?

民政党是针对曹观友吗?表面上看来像是,相反的,民政党要为曹观友凝聚力量,拉拢曹观友的政治团伙,把那些对首长座位虎视眈眈的人士拒于门外。

跟随联邦政府的脚步一起抗疫有错吗?槟城州不像东马砂沙两州般拥有政治自主权,抗疫资源尤其冠病疫苗来自联邦,难道要成为“打架鸡”,整天与联邦政府吵吵闹闹,处处针对马华,指责首相的不是、哪个部长的无能,才能突显自己的槟首长身份吗?

槟岛和威省市政厅在抗疫方面倒是相当积极,任何出现确诊的菜市场、商店等,几乎都逃不过马上被关闭的命运,毕竟这些是人群聚集的地方,任何失策都会造成病毒扩散,关闭公共场所可以减少人流走动,是阻断传播链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与冠病病毒共存已经成了生活常态,政府有一套偶尔让人混淆的防疫措施,但是,我们不能完全依赖政府,自己还是要做好本份,许多病例也是因为患者本身不遵守SOP,尤其是不好好戴口罩而染疫了,这是咎由自取,岂能责怪政府抗疫不力呢?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