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北马新闻
6:30pm 04/09/2021
活老活好·质量可期
退休村梦·珍爱老宝
报道:陈云清/图片:本报档案照/受访者提供
(大北马)退休村梦~~活老活好
在照护年长一辈群体时,无论是内在或外在,都需要被呵护。

老龄化社会的议题在大马渐受关注,老年群体的需求及养老课题,也成为一些银发族团体或关爱老人组织所积极讨论的议题。

根据大马统计局(DOSM)对2010至2040年的人口预测,马来西亚很有可能在2030年成为老龄化国家,年龄60岁和以上者的人数将占总人口的逾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而马来西亚老龄化研究所西蒂艾侬副教授曾在报章上发表指,随着我国已经进入老人社会,估计2060年大马就会成为超老国,65岁以上的老人将超过20%总人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可见,大家都在关心“老”,而“老”又代表着什么呢?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还是依旧可继续编织梦想、行走天涯?

如何解读都好,只要年长一辈对自己的老年生活模式有所主张与选择,就应被尊重,让老年生涯活好、活有尊严、活出高质量。

纵观大马社会,现有设施支持条件是否足够应付和满足高龄群体的需要?我们要如何引领及告诉他们,其实,你们可以继续追梦、继续你们的日常。

前提是,大马的政府、我们的社区,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了吗?

李爱玲:先吸收经验等时机成熟
(大北马)退休村梦~~活老活好
李爱玲对于退休村概念抱有很大的愿景,希望能让退休人士享有优质退休生活模式,同时期待在政府支持下,建设可造福大众的退休村。

从事老人护理与疗养服务的Elder Elite首席执行员李爱玲(38岁),对于该如何让退休人士享有优质退休生活模式,常多加思考。

其中,概念,一直在她脑海盘旋,也曾经认真构思过,只是,天时、地利与人和,成了很大的挑战因素。

在经营疗养院及Elder Elite(专为老人服务的在线购物平台)的同时,她曾和疗养院集团首席执行员谈论过计划,然而因疫情对经济所带来的冲击,目前唯有先吸收经验,装备好自己,待时机成熟时再进一步行动。

他们的愿景是建设可造福大众的,收费大众化且能被接受的范围,而不仅是给负担得起高收费的群体。也因为这样的愿景,让的规划更显得不简单。

或10年后才落实

在考量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下,李爱玲预期,他们规划中的,或10年后才落实。

她在接受星洲日报《大北马》社区报记者线上访问时说,若想现在就着手筹建,也是可以的,就寻求投资,而人力及技术方面已有,只是,目前符合天时条件了吗?

“我们须研究大马人对概念的接纳程度。一些年长者仍无法接受入住疗养院或安老院的安排,他们会认为,自己有能力养大孩子,为何孩子却没能力照顾他们?”

让长者感觉被需要
照顾内在与心情
(大北马)退休村梦~~活老活好
年老了,还是可以随心所欲,进行自身所喜欢的兴趣,甚至是付出心力回馈社会,活得老,也活得好。

 年老了,还是可以随心所欲,进行自身所喜欢的兴趣,甚至是付出心力回馈社会,活得老,也活得好。

李爱玲认同,我们不能让长辈觉得他们是需要依赖别人、觉得自己毫无价值,或是把老年人归类为无法自行打理生活;我们反而应该让老一辈觉得他们是被需要的,如此他们会活得更开心。

她强调,老年人也是独立的群体,我们不需要凡事为他们安排,反而可以设立一个平台,让退休者,尤其是拥有专业知识的群体,在能力范围内,继续奉献他们的力量。

“例如,退休的医生,他们还是可以运用本身的专业知识替人看病;瑜珈老师,纵然已经超过60岁,只要对方有心又有力,可以开班授课。”

李爱玲目前打理3家疗养院,她非常明白,给予老人家的照护,往往只能顾到外在,他们的内在与心情,不易照顾到。

“所以,若要做得非常全面化,需注入很多的心思与规划,也需要相当规模的人力与财力。”

应对未来老龄化社会
大马政府还没准备好
(大北马)退休村梦~~活老活好
在应对老龄化社会方面,政府与社区是否已做好足够的准备,备受关注。

李爱玲是金融系毕业的,当年在进行财务规划时,也想起自己的年老生活会是怎样的面貌,当时只是很简单地想到需要有地方住,生病的话,则需要有人照顾。

种种对于老年生活的怀想,也开启了她投入经营疗养院的行业,虽然曾想过计划,但那是个很庞大、需聚集各个领域资源的项目,因此决定先从疗养院开始,从中吸收经验。

之后,她也开始经营Elder Elite网站,一个提供老年人相关产品和服务的在线购物平台,让乐龄人士在享受黄金岁月之际,也能从网站中获取正确资讯。

在应对未来的老龄化社会,李爱玲坦言,相比邻国如新加坡,大马政府确实还没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她说,新加坡的一些政府组屋,其中一半是租赁给退休人士,剩余的则是出售给年轻家庭,让整个社区有老有少,可相互帮忙,这概念相当好。

她说,在上述政府组屋租赁计划下,退休人士可以把原本拥有的屋子卖掉,然后租住政府组屋,同时一次过缴付15年或30年或45年的租金。

“退休人士卖掉自身房屋,将售屋部分所得支付租金后,自己还拥有一笔钱作为生活开销。”

而且,上述组屋设施大厅,让长者可进行一些休闲活动、互动聊天,愉悦自在过日子。

李爱玲说,这样的社区形式若要在大马落实,必须有政府的支持才能进行,由私人界去推动并不容易,而且花费也相当高。

看中潜能
私人机构进军

在大马,还是很新颖的概念,但也有不少私人机构看到其潜能而开始进军计划。

李爱玲说,槟城浮罗山背有“长者综合生活村”(Eden at Botanica.CT),而霹雳怡保则有Green Acres综合休闲绿林,吉隆坡和柔佛州亦有类似的计划。

“大家显然看到这个行业的潜能,尤其退休人士群体越来越多,且人们也相当注重养身及保健。”

不过,她强调,要做到相当全面的,即照顾到退休人士所需要的医疗、健康饮食、安全居住环境及行动自主,需注入很多的人力与资源。

计划需政府支持

“以目前的生活经济水平,或许只有少部分人可以负担具有一定规模的,可见,这计划需要政府的支持。”

她说,私人界可以提供医护人员、物理治疗师、营养师等,但聘请这些专业人士,需耗一笔经费。

李爱玲说,基本上可分为两部分,第一种是提供辅助生活(Assisted Living)给退休人士,这部分的群体仍能自由活动,只是需要有人替他们整理房子、提供膳食或是安排出游、休闲、运动等。

“而另一种的,则是提供医疗护理给有需要的长者。”

她说,可以提供很多不同的配套,无论是日间照护、长期照护、医疗护理等,甚至是退休人士欲到当义工也没问题。

退休村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