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7/08/2021
郭丽云 – 昨夜星辰昨夜风
作者: 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昨夜风兼雨,今日丝丝情,何有君心似我心,灵犀一点通?

有那么一个人,娶了恩人的敌对党派某者之女,背负了忘恩负义的骂名;有那么一份爱,相敬如宾却无法携手终老;有那么一个遗憾,赶不及在妻子临终前会上一面,只能把泪水滴入《锦瑟》一诗,唱出了几代人的惘然。他,是晚唐诗坛最耀眼却又最朦胧的那颗星──李商隐。

教古诗词,晚唐诗人代表必谈李商隐,然而我却对其有所亏欠,因一直没能把他的形象立体化,没能用最全面的诠释开解他内心囚禁了千年的枷锁。

李商隐与杜牧齐名,因为要与李白和杜甫区分,故世称小李杜。这“小”字没有贬义,但从际遇上来看,着实有点委屈。两人如果不是遇上了唐朝末年宦官争权,被以牛僧孺及李德裕为首的牛李党争所累,一生就不会那么坎坷潦倒。在屈服于现实生活与超然的傲骨当中游移已是两难,还因为模糊没有选边站的立场而被两派党员猜疑,屡遭排挤。他们如果活在现代,早已在键盘侠客的五指山下粉身碎骨。

李商隐先是受属于牛党的令狐楚所看重与栽培,令狐楚去世后,李商隐为着生活,转为投靠属于李党的王茂元。王茂元极其赏识李商隐,把女儿嫁予他。李商隐与王氏婚后倒也感情甚笃,以至于我们都自然地把《无题》《夜雨寄北》等诗句与王氏作了连贯。

对诗词颇有研究的中国红学家周汝昌,对李商隐有怜惜之评:“玉谿一生经历,有难言之痛,至苦之情,郁结中怀,发为诗句,忧伤要眇,往复低徊,感染于人者至深。”其实,他的难言与至苦,那些他没有说出来的话,或寄寓诗句而无人能懂的心事,皆被后人冠之“朦胧飘渺”以形容。

所幸,李商隐有其信仰寄托,求仙学道,诗歌多有道家仪式之描写,道家思想之传达。赏读其诗,后人为小李找到了王氏以外的凄美情爱。民国时期的女作家苏雪林在其《李义山恋爱事迹考》中说小李到玉阳山求学,爱上了山上修行的公主婢女宋华阳,婢女的另一个身分是道姑,故两人的感情不为世道所容。后人从诗里的只字片言去揣测,显然至今没有一个所以然,因为“宋华阳”之说亦有否定之评断,使得这一层感情也朦胧起来。

倚窗而坐的一隅,是为网课而临时腾出的工作台。 近来天凉,无需空调与风扇,夜里更是寒意来袭。卧看牵牛织女星以来的这段日子,月朦胧,雨纷纷,夜里蛙声虫鸣不及犬吠清晰,中元刚过。

李商隐写过一首《中元作》“绛节飘飖宫国来,中元朝拜上清回。羊权须得金条脱,温峤终虚玉镜台。曾省惊眠闻雨过,不知迷路为花开。有娀未抵瀛洲远,青雀如何鸩鸟媒。”大唐时期,中元节,皇家大设道场,祭祀先祖并抚慰万灵。多数人相信,此诗里,李商隐于道场所见者,即是宋华阳,然而,宋华阳或许只是李商隐众多道场书写上,个人情感的朦胧化身之一。

读不懂李商隐,才谓之朦胧,因为朦胧,仰望星空,才有那隔层纱,爱恨交织的暧昧。有人爱他,有人骂他。爱其者,未必懂他;骂其者,则肯定不懂他。昨夜星辰昨夜风,似有李商隐积压满怀的凉意,明明要取暖送暖的他,却让人罗衾不耐。

李商隐45岁终,未知天命。即便我们活过了50岁,一生澄明,可能也不及终其一生朦胧的美。一生天霁月明,能有几人?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