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3/12/2020
情牵中马征文大赛2020公开组季军 | 吴胜宏 – 圆一个愿
作者: 吴胜宏

1999年,阿嬤为了照顾患有失智症阿公,从此没有再回中国的家乡,阿公阿嬤就第一次在我家住了三个月,因为阿公无法自理,房间弥漫一股味道,阿嫲必须帮忙阿公清理身体,但她已没力气扶起阿公,所以任务便落在我身上。那时任性的我,是百般的不愿意,常借故迟回家,但阿嬤都会等到我回来。

有天,一向很健康的阿嬤在毫无征兆下中风了,为了方便照顾阿嬤,大人们决定把阿公暂时安置在安老院,两星期后,阿嬤走了,大家都措手不及,因为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阿公会比阿嬤早走。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戴孝,只是任谁也想不到第二次会是那么的快。

就在阿嬤下葬的前一天,安老院打来说阿公快不行了,交代我们尽快接阿公回家,结果大伙在阿嬤葬礼结束后接阿公回家,回家后不到一个小时,阿公也走了。

阿公阿嬤一起走了,我很懊恼为什么会那样对待阿嬤,帮忙扶起阿公,只需要五分钟,但阿嬤却每天都与阿公同房睡觉也毫无怨言,或许你会说,那时的我还小,但那时我16岁了,还小吗?我无法原谅我自己,这也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那天起,我默默向自己定了一个承诺,那就是长大以后一定要去阿公阿嬤中国的家乡探亲,了却他们的心愿。

阿公阿嬤去世过后的那几年,每当午夜梦回,我都有种说不出的痛,甚至不自觉的落泪,而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这个承诺,间中好几次安排寻根之旅,但无奈的是时间一直无法配合。

直到2018年年尾,我再次提出这想法,出乎意料的很快取得共识,买了2019年三月飞往中国广州的机票,虽然满心期待,但对于从未见过面的中国亲人,多少还会有所顾虑及忐忑。

然而,在我们抵达中国普宁后,与中国亲人第一次见面时,启程前的顾虑就已被他们的热情磨灭得烟消云散。

“等了那么多年,你们终于来了!”白发苍苍的老姑,长得跟我已故老小姑很相似,她见到我们后,紧紧握住我们的手,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让我不禁落泪。

幸运的是,中国亲人带我们踏足阿公的故居,让我们感受阿公阿嫲年轻时在故乡的气息,而该故居很快就会因发展而被拆除,离开普宁的前一晚,我们在老四婶的家聚餐,他们为我们准备丰盛的晚餐,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团圆饭:这么多年以后,我们终于回到中国,与中国亲人团圆。

我相信是阿公阿嬤的庇佑,让我们如愿回乡探亲,也让我从此对于亲情有了新的诠释及定义:即使相隔十万八千里,但是血缘关系不会因此而切断。

中国探亲后的一个冥想,我见到了阿嫲,笑脸如嫣的她告诉我,放下心中的遗憾,别忘了回家的路。

自此,每当想起阿公阿嬤时,我心是释然的。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