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9/06/2020
裁缝学徒立壮志‧跨州创业闯出一片天
玻王储端姑赛费祖丁(左四起)及王储妃端姑莱拉杜莎琳莅临“第十四届全国西装裁剪公开赛暨时装表演”,为活动增添不少色彩。
玻王储端姑赛费祖丁(左四起)及王储妃端姑莱拉杜莎琳莅临“第十四届全国西装裁剪公开赛暨时装表演”,为活动增添不少色彩。

这是一个从裁缝学徒开始,走上成功之路的故事。

玻璃市加央是OZ Homme奥兹西服有限公司的发源地,谁都没想过,身为加央女婿的公司创办人黄荻耀在创业时,只是一名年仅21岁的黄毛小子,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并非玻州人,而是在半岛的另一端─柔佛麻坡土生土长的孩子。

黄荻耀秉持“从寂寂无名到英雄豪杰”的理念,创造今天的裁缝事业。
黄荻耀秉持“从寂寂无名到英雄豪杰”的理念,创造今天的裁缝事业。

故事的开端要追溯回到1994年。

中学毕业后,黄荻耀为了达成儿时梦想─当个著名的裁缝师,隻身到吉隆坡学裁缝,学成2年后,他抱著尝试的心态返回家乡和家人商量,表达想创业开裁缝店的心愿,可是资金不足,且胆子也不够大,于是决定在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小地方开业。

很幸运的,他的小心愿得到家人的支持与认同,甚至得到疼爱他的婆婆在资金上的支持,就这样拿著仅有的4000令吉,胆粗粗地来到陌生地方,一切从零开始……

他在加央大街觅得一间租金和地点皆合意老店铺,可是手上的创业资金有限,唯有回收别人丢弃的物品再循环利用,一来节省开销,二来可达到环保理念,而且还可将他的创意点子发挥得淋漓尽致,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时光飞逝,25年后再回忆那些年,他依旧历历在目,并笑著说:“OZ Homme裡的一板一木,一钉一线都是我亲自动手弄上去的,不假手于人。”,由此可见,他对细节的要求很高,务求尽善尽美,方能赢得客户的满意和认可。

OZ Homme从此在加央开枝散叶,更是黄荻耀迈向创造自家品牌的裁缝帝国目标的好开始!

每件衣服的尺寸、针线,都是靠裁缝师的专业巧手裁缝出来。
每件衣服的尺寸、针线,都是靠裁缝师的专业巧手裁缝出来。

西服风格前卫

黄荻耀坦言,加央有不少老字号裁缝店,那个年代的人们也较为保守,而OZ Homme所裁剪、缝製的西服风格则稍微前卫、大胆,花花绿绿的布料、紧身窄脚的裤子,初期进驻加央,对OZ Homme或多或少是一大考验。

他回顾创业之路的点滴,感慨地说:“创业讲究凡事都应该亲力亲为,认真做事,尤其是刚起步的企业家,更应多接触各界人士,扩大圈子,才不会埋没才华,让更多人看到自己,见识也更广。” 

他认为,做裁缝业这一行,更应多留意顾客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有好手艺,那么就不担心市场推销,无论到何处,顾客群都会跟在身后。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感情甚笃的黄氏兄弟得根(右)和荻耀拼出一片天。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感情甚笃的黄氏兄弟得根(右)和荻耀拼出一片天。

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与黄荻耀感情甚笃的哥哥黄得根也于2000年迁至加央,与他一起打拼。

黄得根说,那时OZ Homme的生意已逐渐平稳,不过要打响知名度,仍须再花一番精力和心思,才能在众多的裁缝店之中突围而出。

“我们兄弟俩必须有共同的目标,不管做任何决定,大家的想法和理念都必须是一致的,不然这艘船就不能前进。试想想,一个要往左边走,一个要往右边走,久而久之,就会走散了。”

他认为,更重要的是,他们当时都很年轻,有著一股不怕失败的勇气,胆量很大,加上彼此之间的默契与共识,从跌倒中学习,换来今天的成绩。

黄荻耀与伦敦萨维尔街著名的Maurice Sedwell首席裁缝兼总经理安德鲁,在台湾2017年世界洋服同业联盟第37届年会参展的OZ Homme亚盟西装裁剪赛冠军作品旁合照。
黄荻耀与伦敦萨维尔街著名的Maurice Sedwell首席裁缝兼总经理安德鲁,在台湾2017年世界洋服同业联盟第37届年会参展的OZ Homme亚盟西装裁剪赛冠军作品旁合照。

座右铭:从寂寂无名到英雄豪杰

“From zero to hero”(从寂寂无名到英雄豪杰)是黄荻耀的座右铭。

今天,他不仅仅是一间裁缝店的小老闆,他和黄得根2人联手打拼的事业版图,已扩大至吉打亚罗士打和吉隆坡。哥哥得根主要精力放在亚罗士打分行,弟弟荻耀负责吉隆坡分行,加央总行则交由经理吴添光打理。

儘管黄氏兄弟忙于开拓新市场,但他俩仍不忘初衷,依旧亲力亲为,吉玻和吉隆坡三地奔波,旨在把事业里程碑推向另一高峰。

黄荻耀在特殊情况之下依然会回到裁剪台,拿起剪刀、布尺、画粉笔等工具,为客户量身订做一套衣服。
黄荻耀在特殊情况之下依然会回到裁剪台,拿起剪刀、布尺、画粉笔等工具,为客户量身订做一套衣服。

OZ Homme自1994年开业,初期只有区区2名员工,黄荻耀和他们都得身兼多职,直到2000年才增至6人。目前,除了亚罗士打分行的门市生意,位于加央的总行和吉隆坡分行也各有生产线,旗下3间店面的人手已增至百馀人。

儘管黄氏兄弟已华丽转身,投入扮演市场开拓和公关的角色,但在特殊情况之下,他们依然会回到裁剪台,拿起剪刀、布尺、画粉笔等工具,为客户量身订做一套衣服。

黄得根认为,合身的衣服有加分帮助,能凸显个人的专业形象。
黄得根认为,合身的衣服有加分帮助,能凸显个人的专业形象。

黄得根感叹,很多年轻人都不理解,裁缝这行业是自人类会穿衣服和裤子以来已存在至今的古老行业,甚至可说是千古流传的一门手艺。

他认为,当一名出色裁缝师必须掌握许多技巧,特别是基本功更是关键─制定的洋服面料、裁剪以及手工,三不能缺一。

他坦言,栽培更多年轻人接班,更是他们想为裁缝业所贡献的心血。所以,他们在拓展商业的同时,也不计肤色、种族,旨在为对裁缝有兴趣的青少年提供学习平台,从零开始,走向更光明的前程。

OZ Homme扩充生意后,开始设立生产线。
OZ Homme扩充生意后,开始设立生产线。

“我们鼓励OZ Homme的年轻裁缝师参赛,在国内及国际舞台得过不少奖项,有一定知名度。每个成功都有一个开始,勇于才能找到成功之路,最重要的是起步之路是自己走的,踏著别人的脚步就找不到自己的方向须做出自己的特色,做出自己的信仰,就会闯出一片天。”

值得一提的是,黄氏兄弟也在缝业公会出一份力。

黄得根是大马裁缝联合总会总秘书,并刚卸下吉玻缝业公会主席职,去年在韩国“2018年第27届亚洲洋服同业联盟大会”上获颁终身成就奖,黄荻耀则得到贡献奖银奖,双双为国争光。他俩的优秀表现可见一斑。

黄得根获颁终身成就奖,与黄荻耀分享荣耀。
黄得根获颁终身成就奖,与黄荻耀分享荣耀。

冀政府留在裁缝人才

投身缝业廿馀年,黄荻耀也感慨大马裁缝业缺乏推广,让社会人士误以为这一行发展逐渐走下坡,是夕阳行业,导致年轻人外流,宁可往海外去深造,选修裁缝科系。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环顾四周,不少裁缝业界人士已衝出大马市场,走向亚盟,站在国际舞台上扬名立万,其中大马籍国际时尚设计界的Zang Toi冼书瀛就是最好的例子。

黄得根在韩国“2018年第27届亚洲洋服同业联盟大会”上获颁终身成就奖。
黄得根在韩国“2018年第27届亚洲洋服同业联盟大会”上获颁终身成就奖。

黄荻耀说,全球无人不认识来自大马的鞋王Jimmy Choo周仰杰,他也希望大马裁缝界有名气可媲美周仰杰的裁缝大师,当然这有赖于政府与私人界的鼎力配合,在正确的轨道上推动裁缝业。

“如果政府能与大马缝业联合总会互相配合,借助彼此的力量,资源整合,为我国的裁缝业提供更好的发挥平台,相信能留住人才,让大马裁缝业发展得更美好。”

端姑赛费祖丁(后中)与小王子端姑阿里布特拉到访定制校服,吴添光(左二)与职员招待后合照。
端姑赛费祖丁(后中)与小王子端姑阿里布特拉到访定制校服,吴添光(左二)与职员招待后合照。

获玻璃市和吉打王室青睐

裁缝师在外国有一个“专业人士”的高尚标籤,因为每件衣服的尺寸、针线,都是靠裁缝师的专业巧手裁缝出来,是独一无二的,不似商舖摆卖的现成品,随时会撞衫,也无法凸显出个人风格。

这一点,就足以让OZ Homme赢得玻璃市、吉打王室的青睐。

玻州王储端姑赛费祖丁约20年前发现一名贴身保镖的制服笔挺,特别合身,询问之下发现是出自黄荻耀之手,于是安排黄荻耀入宫量身定制衣服。

玻王储曾和黄氏兄弟开玩笑说:“有3个人能‘随意摆佈’他们,那就是理髮师、医生和裁缝师。”。黄荻耀说,当然这只是个玩笑,不过这也印证了裁缝师的专业地位,受人尊重。

黄得根(右)与助手尤斯里登门为吉打州前大臣拿督斯里慕克力量身。
黄得根(右)与助手尤斯里登门为吉打州前大臣拿督斯里慕克力量身。

询及为何能成为吉玻王室的御用裁缝师之一,黄氏兄弟异口同声说,他们卖的不只是手艺,也包括贴心服务的好口碑。

他俩坦言,给王室裁缝衣服初期,显得战战兢兢,毕竟王室的身份高贵,他们对王室的品味也从零开始掌握,一步一脚印,才走到今天,要裁缝王室的官服、宴会服、马来装、西装裤、便服、峇迪等已得心应手。

“更重要的是,玻璃市王室从来不会特别要求最贵的布料,不过我们也不会掉以轻心,一定会为王室裁剪出符合王室身份地位的服装。”

玻州小王子端姑阿里布特拉身上穿的西服出自黄荻耀之手。
玻州小王子端姑阿里布特拉身上穿的西服出自黄荻耀之手。

“我们不只对王室成员贴心,举凡是我们的顾客都会得到我们团队的良好服务,更重要的是,穿在每一名顾客身上的衣服都是符合顾客的要求,确保合身、品质达标,才能留住顾客的心,甚至为我们做‘免费’的宣传,把我们介绍给身边的人。”

正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黄得根以警察做例子,合身的制服有加分帮助,能凸显警察的个人专业形象,人们也敬之三分。

所以,除了王室成员,很多政府部门如警队、移民局、消防局、关税局,以及私人结构如云顶、吉打建筑、大马国能TNB等上市公司也是OZ Homme的忠实顾客。

黄荻耀(左)和黄得根领奖后,最感谢背后永远给予他们支持的伟大女人─妈妈谢亚美。
黄荻耀(左)和黄得根领奖后,最感谢背后永远给予他们支持的伟大女人─妈妈谢亚美。

企业大奖认可裁缝业贡献

得到《星洲日报》企业大奖,是黄氏兄弟出乎意料的荣耀。

他们认为,这项大奖不只是对他俩的肯定,也是对裁缝业的认可,让年轻人看到裁缝业的前景是无可限量的,吸引他们加入裁缝业。

黄得根(右六)及黄荻耀(左四)与亲友分享得奖的喜悦。
黄得根(右六)及黄荻耀(左四)与亲友分享得奖的喜悦。

黄荻耀语重心长地说:“以前,人们都认为书念不成才会去当‘裁缝仔’,其实每个行业都会出状元,最重要的是要用心去做。孰不知,在国外,连工程师都转行,改当裁缝师呢!”。

他说,台湾的裁缝师若得奖,甚至还可得到总统召见呢!因为那是一大荣耀。

他打趣说:“现在的工程师不少,但是裁缝师却不多。所以,可以预见裁缝业的前景有多好啊。”。

布料优劣是裁缝一套衣服的关键之一。
布料优劣是裁缝一套衣服的关键之一。
西装少不了领带、领结配件。
西装少不了领带、领结配件。
OZ Homme加央总行。
OZ Homme加央总行。
OZ Homme亚罗士打分行。
OZ Homme亚罗士打分行。
OZ Homme吉隆坡分行。
OZ Homme吉隆坡分行。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